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都市狂拳》完结版精彩阅读 《都市狂拳》最新章节目录

2020-02-14 18:39:20   编辑:萌果果
  • 都市狂拳

    都市狂拳这本小说很好看,就是剧情进展有点慢。

    森凛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都市狂拳》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陈严赵婉玉的小说叫做《都市狂拳》,它的作者是森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是一个还债平民,英雄救美成共犯。自幼被练,长大健身迫入小队打比武。想打酱油,看看流星雨差点被人制成活标本。种种事情让一个普通打工仔渐渐开始“打工”,可是,最初的想法只是打工还债啊?“能不能放我回去好好当个打工仔,我不想当‘打工’的了!”一个平民的故事,一个“打工”的故事开始了。...

《都市狂拳》 第12章 再加筹码 免费试读

早上九点的人民医院。

今天是陈严住院的第六天,不出意外明天就可以出院,康复运动还在进行着。

“咚咚!”

正当他刚结束热身运动,敲门声响起,以为是常大山过来看他,因而很自然的说:“请进。”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进门的人是一位少女——赵婉玉,此时赵婉玉看到陈严的样子不禁双手一松,捂起脸,而那两袋东西就这样落在地上。

看着赵婉玉的样子,陈严才意识到自己上身此时处于半裸的状态。

慌忙穿上衣服。

“不好意思。”

陈严一脸尴尬的看着别开脸的赵婉玉,今天是星期六,时间上看应该是学校周末,不过他可没想到赵婉玉会在这个点上过来,这也让他意识到这段时间他过于放松。

“没……没事的……”

赵婉玉别着脸有些害羞的说:“这……这是……不可抗……所以……”

说到后面,声音连赵婉玉自己都快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毕竟现在她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着刚进门看到的画面——结实的肌肉,厚实的身体。

没见过男性身体的少女在看到那样的画面或多或少会显得尴尬,尤其是赵婉玉这样比较内向的少女,在看到那样具有冲击性的画面定然羞愧不已。

“其实你可以不必来的吧?”

陈严苦笑道:“要是我没猜错,恐怕你的父亲要是知道你来的话,肯定会为难你。”

想到那夜的事情,陈严内心苦涩不已,陷害的事情,像她这样的少女不大可能会认同,那么剩下的就是来自家人的压力,况且。在那夜赵维明的态度也足以看清一点点那人的想法。

“对不起……”

赵婉玉神色些许黯淡下来,在她的内心是不希望陷害无辜的人,尤其,陈严那时候是救她的恩人,以冤报德,这显然是昧良心的行为,可她,不得不听从父亲的话。

“……”

看到赵婉玉有些哀伤的神情,陈严也知道自己似乎说的有些过了,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以冤报德这样的行径确实令人发指。

四周的空气弥漫着不安与焦灼,沉闷的空气让陈严觉得有些压抑,可他也不知道应该和当下的高中生怎么聊天。

他的高中生涯似乎除了学业就是打工,没有和同龄人过多的交流。

只不过相较于这里的沉闷空气,屈衡那边就显得比较“热闹”。

赵维明丢下和那些商家商谈的时间专门上门拜访屈衡。

“衡老。”

赵维明一边擦着额头的虚汗,同时,他有些心虚的看着屈衡强笑道:“关于临安区的贸易这一块,我希望能够再次商谈一番,上次确实是我这边过于强势,若是可以的话,在各退一步的情况下,我希望能同您再次进行商谈。”

“哦?”

屈衡也对赵维明突然的态度有些好奇,距上次商谈也才半个月左右,此时赵维明突然上门拜访提出“再次商谈”的要求显然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赵维明强硬的态度,屈衡还记忆犹新呢!

向其他妥协什么的,这可太少见了。

赵家能有退让的想法,除了在三个月前李家三少爷打上赵家内院的那件事以外,这可是第二次。

这个分家家主有点意思,这就让屈衡对赵维明产生了兴趣。

这是屈衡的第一想法,不过,恐怕他没想到的是,之所以赵维明会这样做仅仅是出于对常大山的恐惧,那种能够正面“打”到你没脾气的人,难道他还能有反击的可能?没有!

主家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替分家出面,妥协,是赵维明能够想出的唯一办法。

“商谈的话,这段时间我可能没什么时间,若是赵老板有兴致的话,可以在下月初进行,届时屈某定然做好相应准备同赵老板相谈。”

虽不知这赵维明心里在盘算什么,不过别人都已经上门“下帖子”了,屈衡也不好拒绝,就算是赵维明只是区区分家家主,但终归是赵家的分家家主。

“那么,赵某就在下月初再登门拜访。”

正说着,赵维明想起一件事,他从公文包内取出一个橙色帖子递给屈衡微笑道:“这是赵某一位朋友开的新饭店,若是衡老不嫌弃的话可以收下带常小姐去吃顿饭。”

这帖子是饭店专门用来招待贵宾所用,“东顺楼”三字边沿烫着一缕金边,屈衡近来正愁着没地方能让自家小丫头去“尝鲜”,这次赵维明送上门的请帖都是给了他一个好机会。

“那屈某先多谢赵老板。”

屈衡收好帖子后让人送走赵维明。

赵维明离开的时候心里可是乐得开花,他没想到的事这一次的交谈会这么顺利,尤其是屈衡在收下请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来看,其心情定然不错,加上屈衡能够给出下周较为准确的商谈时间来看,可以说赵维明觉得这一次的行程可以用收获满满来形容。

此时,留在客厅的屈衡神色有些古怪,不过他倒可以当面问一个人。

“李二公子,可以继续我们的话题了。”

屈衡的声音显然透露出一股疑惑,至于李尚,其实在赵维明上门拜访的时候人就已经在这里,只不过为了避免他同赵维明撞上只能先请其避让。

“这次的事情,恐怕已经有些超出我的预料。”

李尚笑着说:“若是衡老有兴趣的话,在下倒是想请您耐着性子看完这次的戏,至于其中内容,我不大方便透露。”

其实,屈衡同赵维明谈话的内容他一字不落的听完,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推论,在他看来,这次赵维明之所以会上门,恐怕与常大山有关。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常大山居然会有失误的时候,但他转念一想,常年在沙场厮杀的人在这方面有些欠缺也是无可厚非。

这次倒也多亏了常大山的失误,能够看到一场绝对不容错过的好戏还不亏。

“对了。”

李尚还在盘算着那次赌局的事情,这一次他打算再加一码:“上次的赌局,我打算再加一点东西。”

说着,李尚从口袋内取出一封写着“绝密”的文件袋笑着说:“若衡老赢了,这里头的东西绝对能让您满意。”

看着李尚脸上自信的笑容,屈衡好奇道:“这里头是什么?”

“与你们常家有密切关系。”

说完李尚收回文件袋,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只不过赌局的内容我要再加一点,那就是这个赵维明会不会亲自上门给陈严道歉。”

上次设的赌局内容是“赵家分家家主的道歉陈严会不会接受”,而他想要从屈衡那边换来的筹码只有一个。

“我希望衡老那边能加强对我行踪的掩盖。”

李尚摇头叹息道:“李家那边的人再过一段恐怕会注意到我这边的消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坐上家主的位置,他们一旦找到我,恐怕会强行带走我。”

当年他逃出李家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想替自家大哥和三弟接手李家的舵盘,这段时间李家刺探的深度开始加深,若是再不想办法恐怕真会被那些人找到。

“可以是可以。”

屈衡有些无奈的说:“为何李二公子不愿意回李家呢?若是有您在的话,现在的李家恐怕再次崛起都是轻而易举。”

对于李尚的能力屈衡了解得很,当年李家大公子的“叛变”风波是李尚解决的,之后李家主家也没了声讨李大公子另立门户的想法,仍之发展。

至于之后的李三公子打上赵家主家府上一事也是由李尚解决,明明这两次事情在一时闹得风风火火,却都是在第二天彻底没了消息。

其他人不知道李家是怎么解决的,屈衡可清楚得很,当时他早就结实李尚,解决事情的过程也或多或少知道些。

“那个家,已经没了我的位子了”

李尚缓缓走到客厅门口,面无表情道:“若不是念在家族情义,这个李家,我早就想处理掉了。”

说完,李尚理了理衣领从后门离开屈衡宅子。

“……”

屈衡在看到李尚在门口时面无表情的脸庞不禁叹气起来:“好好的三兄弟,现在却都开始为自己而努力,看来,李家气数恐怕也要到头了。”

常家现在的情况虽然糟糕,但远比李家平稳,最少内乱上,常家至今都没有怎么出现过,除了常家这小女儿外。

回到自己家中的赵维明心里很是舒坦,虽说被人立了一个下马威,但他要是能和常家主家拉上关系,到时候他在李家的地位将会变得更加稳固,在外人看来李家主中庸之道,但那都是老东西们在坚持,和他这个新一代的李家人可没什么关系。

这时,因为承受不住同陈严在一起那压抑氛围而回家的赵婉玉刚进门就看到父亲坐在沙发上的后背。

不应该才对!

今天赵维明应该在傍晚才回来才对,可现在连中午都没到!

“哦?这是婉玉吗?”

听到脚步声的赵维明转过身看到自己女儿站在他身后,从她的衣着上看应该是出了门,且身上带着淡淡的消毒水的气息。

“婉玉,你是哪里受伤了吗?”

赵维明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悦道:“跟你说了在家里好好呆着,要是出了事情难道还指望我去帮你善后吗?况且你可是我的女儿!要是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就是败坏赵家的名声!”

在赵维明眼中,赵婉玉简直就是他赵维明的耻辱,毫无突出才华不说还尽给他惹麻烦。

“是……”

赵婉玉被自己父亲责怪的目光看的头都不敢抬一下,她只能选择默默回应。

“哼!”

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女儿赵维明冷哼一声示意她可以离开。

得到自己父亲允许的后,赵婉玉才如释重负般匆匆离开赵维明的视线。

在赵婉玉离开后赵维明才想到自己忘了问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去了哪儿,不过他倒不用担心,反正一直有人跟着她,想掌握这不争气女儿的行踪易如反掌。

“什么?”

在听完保镖的报告后赵维明切齿道:“这个蠢货,居然还私下背着我去找那个穷鬼?”

赵婉玉去医院见陈严的事情赵维明已经掌握,他倒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居然会背着自己做出这等丢赵家脸面之事情,若是被那些人知道的话定然会当成把柄,这种事情是绝不容发生的,尤其是他陷害陈严的事情,恐怕已经透过这个蠢货女儿告知了对方。

在他快要一步登天的时候,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女儿竟然给他下绊子。

他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陈严那边必须要让人去警告,至于自己这个蠢货女儿,他也要做好好教育一番,再这般纵容下去岂不是让他丢人丢到姥姥家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