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温暖帝爵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大尾巴狼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0-05-23 17:06:42   编辑:雾雨靡
  • 金牌前妻:总裁咱不约

    金牌前妻:总裁咱不约这本书很好看,情节一层层翻开,非常有条理,非常好看的一本豪门总裁书。

    大尾巴狼 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
    立即阅读

《金牌前妻:总裁咱不约》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温暖帝爵豪的书名叫《金牌前妻:总裁咱不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尾巴狼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为救家族,被结婚,被离婚,因“出轨”,净身出户。事后才知,背后的策划人,竟是她的豪门老公,那个帅到逆天,冷漠如冰,渣得没底的无良男人——帝爵豪!不过,离婚那天,她也相当不客气的摆了他一道!5年后,温暖华丽逆袭,成为国际知名品牌的金牌设计师,携一对萌宝归来。然而,回国的第一天便被前夫帝爵豪拉进酒店房间,成为他的解药。事后,“喏,九块九,现在的头牌都这个价,剩下的那一毛,算是小费!”温暖丢下十块钱后霸气侧漏的离开,却在匆匆忙忙赶到公司时才发现,她的顶头上司竟然是.........

《金牌前妻:总裁咱不约》 第15章 一巴掌恩断义绝 免费试读

洛秋云说着说着,掩面失声痛哭。她本来样子就柔弱,再这么一哭,更是让人听了心都疼得揪起来。

底下的记者们一边拍摄一边议论纷纷,大家都在声讨不要脸的温暖,字字诛心!

温暖站在大厅中间,想要张口申辩,却觉得满嘴苦涩如同嚼了一口黄连,想要逃跑,双腿却一动不动的钉在地上,沉重得像是灌了铅。

从记事起,她便知道自己是被温家从福利院捡来的,因为温仲勇时常会在她的面前耳提面命,让她惜福,长大了要懂得报恩。

妹妹温馨只比她小一岁,因为是父母亲生,从小便各种傲娇,冷傲得像个公主。

如果说这个家里还有谁有点人情味儿,那便是养母洛秋云。小时候,她偶尔会背着温仲勇塞给温暖一点儿零花钱,在抱着温馨哄的时候,也会用温柔悲悯的目光看温暖。

可是想不到,今天,这个家里唯一对温暖好的人,也会站出来泼她的脏水!

温暖望着楼梯上的养父养母,失望的泪水一颗颗滴落下来。

看来,自己所做的努力,根本就没有必要了!

楼梯上的温氏夫妇还在细数着温暖的种种不是,温暖的双耳却像是失聪了一样,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她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身,想要逃离。

这里一切都是冷的,就连空气里,都像是淬了冰,多呆一分钟,都会窒息。

不知道是不是站得太久的缘故,温暖的双腿好像有些不听使唤,一迈步,便往前栽去,发出“砰”的一声响,狼狈的摔到在地。

响声惊动了前面的记者和温氏夫妇,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转头来看。

温暖双手拄地,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正要去捡摔出去的墨镜,已经有人认出她来,大吼一声:“那不是温暖吗?”

很快,有人抬脚踩碎了地上的墨镜,有人冲过来抓下了温暖脸上的口罩,一张苍白素净的巴掌小脸呈现在众人面前,小巧精致的五官,卷翘的长睫毛,红肿的双眼,微粉的菱唇微微颤抖着,看上去似乎又委屈又可怜。

人们都止不住的愣了一下,尽管都在声讨温暖,可是真正见着本人的时候,却很难把这个看上去柔弱单纯的女孩子,跟那个没脸没皮,狠辣算计,连帝家都栽到她手里的“温暖”联系起来。

就在大家都愣神的功夫,温仲勇已经快步冲下楼梯,拨开人群,走到温暖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啪!”

声音清晰、响亮。

温暖的半边脸颊立刻肿了起来,白皙娇嫩的肌肤瞬间变得绯红,有好几处都隐隐的透着血丝,可见温仲勇的这一巴掌,下手有多狠!

温暖像是不知道疼似的,不哭不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温仲勇。

这一巴掌,她本来是能够避开的,却连头都没有偏一下,硬生生的受了。

谁让他是父亲?

哪怕是养父!

但是这一巴掌之后——

“爸,以后,我都不欠你了!”温暖开口,声音清冷。

“不要叫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今天,我专门召开记者会,就是要向大家宣布,我温家,从今天起,将你正式除名!你来得正好,我再亲口跟你说一遍,你再不是我温仲勇的女儿,我们之间,即刻起,断绝一切父女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恩断义绝!”

好一个恩断义绝!

温暖两眼含泪,扬声道:“好!”

她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包,拍了拍,挎在身上,转身就走。

既然温仲勇如此绝情,那一巴掌已经打断了彼此最后的那一丁点的亲情,那么她费尽心思得来的东西,再没有拿出来的必要!

“暖暖!”洛秋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带着一种天然的悲天悯人的味道。

尽管前一刻才被养母说了坏话,被指责抢了妹妹的婚事,可是温暖的脚步,还是不争气的停了下来。

洛秋云快步走到温暖面前,伸手轻轻抚上温暖红肿的脸颊,“你爸气急了的时候,下手难免重一些,还疼么?”

温暖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她可以像只刺猬一样竖起冷漠坚硬的盔甲抵挡温仲勇的无情,却独独对洛秋云的眼泪,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就像当初温家设计了帝爵豪,要她嫁过去的时候,她还曾经想要逃婚来着,洛秋云一通哭,她便乖乖的嫁了。

可是现在,就连养母都倒打一钉耙,指责她抢了妹妹的男人!

温暖的心又凉下来,默默地撇过脸去。

温仲勇怕洛秋云一时心软坏事,一把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斥责道:“她已经不是我们的女儿了,像这种没脸没皮的女人,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还跟她费什么话?”

洛秋云含着眼泪,欲言又止的:“可是......”

温仲勇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眉眼一立,“你忘了当初她是怎么跟温馨抢帝爵豪的了?你看看她嫁入豪门之后,可有回家来看过一趟?守着世界富豪前三甲的婆家,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娘家的公司濒临倒闭,却不肯出手帮助半点儿,哪家养的女儿会是这样?她除了丢脸还会什么?记住!从今往后,温暖已经不是我们的女儿了!”

望着温仲勇拼命撇清自己,拼命洗白的模样,温暖忽然笑了,轻声说道:“当初的确是我抢了温馨的婚事,可是怎么抢来的,你不清楚么?温总?”

温仲勇被呛得脸色一白,尤其是那一声温总,特别刺耳。他指着温暖,手指头颤抖着:“你看看,有她这么说话的吗?”

温暖唇角翘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既然养父再三强调她不是温家的女儿了,那么叫一声温总,有错?

洛秋云带了几分责备的看向温暖:“暖暖,你怎么可以这样跟你爸爸讲话?”

温仲勇顿时炸了毛:“我才没有这种女儿,撇清了最好!”

温暖无奈的看向洛秋云,这不是我不礼貌,是人家压根就不稀罕!

洛秋云左看看,右看看,感觉两面为难,干脆抿唇不说话了。

温暖清冷的眸子扫了一眼温仲勇夫妇,转身准备离开。

走出面前的这道大门,没有爱情,没有亲情,她就真真正正的成为一个人了。

身后传来洛秋云低低的啜泣声。

温暖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却没有听到养母留恋挽留的声音,反而是养父的低吼:“像这种连妹妹的男人都要抢,抢过手又不珍惜的女人,你为她伤心做什么?就当我们从来没有养过她,捡了一头白眼狼!”

温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她不知道温仲勇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泼她脏水,说她抢温馨的男人,难道养父还不死心,还要惦念着给温馨嫁入帝家搭桥铺路?

虽然她已经臭名昭著,不介意记者再添一笔,可是这样反反复复的污蔑实在是让人窝火!

温暖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松开,然后再握成拳,又松开。

最后,她选择不去计较。就当是看在养母的份上,忍让最后一次吧!

然而,就在温暖下定了决心,不去争辩,准备离开的时候,记者们却围住了她,一个看上去像卫道士一般的记者,满脸正义的模样,冲温暖喊道:“你必须给温家道歉!”

温暖向温仲勇看过去。

温仲勇一梗脖子,“对,道歉!”

温暖忽然轻轻笑了,笑容很美,很冷,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淡漠。

她开口,声音轻得似乎一阵清风都能吹散,但是,又一字一句都清晰的送进每个人的耳朵:“温总,看在过去二十年的养育情分上,我已经一再退让,你想为了温氏或是温馨洗白,该背的,不该背的黑锅,我都已经背了,为什么你非得咄咄逼人,不留余地呢?”

温仲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少在这儿信口雌黄!你这样的女人,没有谁还会再相信你!”

温暖素脸一扬,“温总,那么我们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好好的来回忆一下,当初我是怎么抢了自己妹妹的男人,破坏了她的好姻缘的!”

一听有爆料,记者们纷纷把摄像机对准了温暖。

温仲勇想要阻止,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只好在一边干着急。谁让他一时演戏太过,把温暖彻底激怒了呢?

“温总,当初想要攀上帝家,设计帝爵豪的,是你跟温馨吧?帝爵豪走错了房间,被众人撞破,是你故意的吧?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抢得到妹妹的好姻缘呢?”

温仲勇被问得哑口无言,一张老脸羞窘成了猪肝色。

其实,温仲勇是笃定了温暖孝顺,哪怕他把温暖冤成了窦娥,温暖也只会打碎牙往肚里咽,哪知道心底已经彻底寒凉的温暖,会毫不客气的彻底掀了他的老底!

“你明知道帝爵豪不会甘愿这段被设计的婚姻,为了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是毫不犹豫的把我嫁进了帝家!但是,你有没有问过,我会不会幸福?”

温暖忽然打开挎包,扬起手中的东西:“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