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亡狼调
《亡狼调》牧遥燕锦全文免费试读

亡狼调芜深

主角:牧遥燕锦
流荒沧山,我初见燕锦,叫嚣着将他扑倒,说自己就是被关押在山里的怪物,他则淡然反问:“你是怪物,那我是谁?”往后千千万万年,他比杜康酒解忧,比王位重要,这只孤苦无依的纸鸢等着我带他归家。世间一曲亡狼调,闻者不丧命,不得停歇。我身为雪狼,活了千万年,都在亲身演绎这支曲子。爱恨,别离,责任,或死,方休。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3-24 18:00: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夜半,我爬上流荒最高的树,看着悬在天边的圆月,突生惆怅,要是化作狼身嚎两嗓子,会不会舒服一点?可惜是不能的,一旦化形,就要一个月后才能变作人,后日就要册封了,这样做是万万不能的。

我仰仰头,大叫一声,鸟雀飞走,惊下一树枯叶。

身边的树枝一沉,我侧脸看去,见着洛前川的脸,他穿一身的绛紫,笑的灿烂,我偏头,自掌心忽变现‘不渡’,不渡是一支玉笛,白润的如同月亮一样皎洁,是阿爹交给我的,说是很难得很难得的法器。

洛前川见了只惊呼一声,歪了歪身子,“阿遥,你想干嘛?”

我白他一眼,执了玉笛放在唇边,轻吸一口气,慢慢的吹了起来,吹的是流荒的谣曲,一首很简单的曲子,从小到大,我就学了这么一首,别的都不会,外人只传不渡有魔音,听了都会死的死伤的伤,其实非也,那也要看是吹的什么曲子了,厉害的我还尚且不会。

不渡的外观很漂亮,通体透明清亮,笛身首末各缠了一圈黑色的细丝线。

洛前川跟着调子唱了两句,不算的好听,他却唱的有劲:“青青柳木须,长河戏水鲤,须木柳青青,鲤水戏河长,辗转流荒四季风,一场终空空......”

不知道吹了多少遍,连洛前川都唱累了,我才垂了手,看着手中的笛子,一筹莫展,阵阵酒味传来,侧脸一看,他已喝的烂醉,靠在树干上,朝我挥挥手:“你吹,你继续吹嘛。”我收起笛子,推了他一把:“你喝酒作什么啊,娘亲说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遥,你可有听过人间的一句话?”

“什么话?”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我摇摇头,“不曾听过,我连人间都没去过。”说起这个便有些沮丧,越想去越去不得,偏偏还听着这么多关于人间的美好,当真是磨死人了。

洛前川摇头晃脑:“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阿遥,咱们流荒虽没有什么杜康酒,但咱们的木酿很好啊,什么梨木酿,桃木酿.....对了!什么时候去南池的雾止崖砍一段崖树枝来,崖木酿!嘿嘿,你去砍,我来酿酒,到时候分你一半。”

我瞥他一眼,夺了他怀里的酒壶,凑上前用力的闻了一闻,刺鼻的很,反问:“这有何用?你喝它作什么?还真能解忧不成?”

他又抢回去,灌了一口,吼道:“你个不识货的东西!酒是这世上最能解愁散忧的东西,阿遥,你有何愁何忧?怎的吹了一夜的荒曲,还吹的悲兮兮的。”

吹了一夜悲兮兮的荒曲?抬眼瞥天际,当真是圆月不见,日上山头。

我指了指远处对他说:“我愁的可多了呢!我愁明天就要被册封狼姬了,待我父亲老到回归天海的那一日,我就成这流荒之主,要做的事情可多了。愁我不能去凡间看一看玩一玩,愁我无法将燕锦光明正大的带出来,愁翻覆之乱的到来,燕锦就要去平乱了,南池说,他一旦没有价值就会被杀,洛前川你说,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

他呵呵笑了几声,把酒壶倒过来,挂在树枝上,压弯的树枝摇晃了两下,他又忽然一挥手,把酒壶打落,摔在地上,碎得四分五裂,他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笑道:“我看你就是怕吧!阿遥,你怕你不能胜任狼姬,不能在将来担下整个流荒,你怕你不能去凡间,至于什么燕锦我不是很清楚,莫不是情窦初开?”

我抬脚把他踹了下去,洛前川翻个身,站在树底下抬头看我,手指头朝着我抖了两下,“你啊你!这幅德行,日后嫁不出去可怎得了?怕是你爹娘要愁死!”

“你还说我?你还敢说我!洛前川,不晓得是哪个胆小的在一百多年前逃婚!”我飞身下树,洛前川赶忙用了法术蹿离的好远去。

他这桩事情当年闹得流荒人尽皆知,也算是出名了的。

喜酒好玩的洛前川,是流荒大长老的长子,去年一千岁的时候,长老和阿爹给他和虎族的女子配了婚,哪想成婚那日,他竟不见了!十几年前回来,说是去人间游历了一番,结果被大长老绑着去虎族赔罪,他装傻,而那本该成为他娘子的姑娘,又哭的狼狈,一干人在旁边看着尴尬,若不是阿爹当时挡下大长老手里的那柄大斧头,今日怕是看不见洛前川了。

……

在狼山殿浑浑噩噩的待了一天,看着身边的妖婢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真的有股莫名的感觉滋扰我不得安坐,说不太清楚是什么滋味,反正我知道,不能再这么待下去了。

我挠了挠头,回房里换了身紫色的衣裳,使了隐身咒,穿墙走了。

一路向北就是沧山了,虽然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燕锦,但就是忍不住要看看,路过一家酒坊的时候,想着洛前川的那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就顺了一壶酒,一路避开那些巡逻的侍卫,匆匆的到了沧山,一路走进去,瞧见那湖面还是风平浪静的,好像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挨着湖边坐下来,照旧脱了鞋将脚伸下去,酒壶被我抱在怀里,起了酒盖,一股子酒味蔓延开来,没能嗅出是什么味的,就是还好闻。

我捧着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缓了缓,慢慢的吞下去,滚烫的感觉穿喉入肚,咳了两嗓子,眉头一皱,又灌了一些,罢了抹抹嘴,望了眼湖面,还是那般平静地景象,遂开口,似自言自语又似对人说一般道:“燕锦你怎么不出来见我啊?你都好久没出来跟我说话了,燕锦啊,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带你出去?”

无人答话,我往下挪了一点,脚尖碰到岸边的石头,上边生了青苔,滑滑的,我摩挲着酒壶,上面一圈一圈的纹理在指腹间清晰,仰头,学着洛前川的样子举起酒壶往嘴里倒,对的还够准,只是撒了些,湿透了领口,我听见自己声音在湖里荡开来,“燕锦,我没有骗你,我很想把你带出去,带出沧山,可是我没办法,我阿爹不让!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姓牧,我是牧遥,明天开始就是流荒的狼姬了,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就是不知道怎么说,燕锦,你出来啊!你说要带我去人间的。”

委屈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我将酒壶砸进湖里,除了那么“噗通”一声,和那圈圈的涟漪,再没有其他的动静,我头直觉晕晕沉沉的厉害,看得模糊,“燕锦,你是不是在湖里?我来找你,你千万不要淹死啊,你等等。”

猛地跃身跳进湖水里,瞬间被寒冷的湖水包裹的难以呼吸,身子往下沉去,就看着深深的湖底闪了一道金光,燕锦从黑暗里朝我游来,他凝着眉,睁着眼。

真好,没淹死。

他揽了我的腰,缓缓的把我托起,露出水面的一刹那,我只觉得好像又重活了一次,紧接着就是不断的咳,肚子里好像有吐不完的水,夹杂着酒气,吐完后就没了力气,瘫在岸上匀匀的喘息。

燕锦微愠,凝着眉头看我,“喝不来酒还死命喝,不懂水性还敢跳湖,紧要关头会忘记法咒,阿遥,你阿爹怎放心日后把整个流荒都交给你?”

我爬坐起来,一手攀了他的衣袖,吸吸鼻子问:“燕锦,你是不是怪我不告诉你我是牧家的人?”

他将贴在我脸上的一缕湿发拨开,摇头否认:“沧山的结界是你阿爹设的,除了牧家至亲骨血,没人进的来,见你来去自如,又是这般年纪的姑娘,我便猜的出来,你大约就是狼帝那唯一的女儿,所以我从没有怪你,真的。”

我听的迷糊,磕上眼,一阵酒嗝上来,难受的蹙眉,只手抓牢了他的衣袖,含糊道:“洛前川骗我,何以解忧......是唯有燕锦嘛......”

    1. 阴阳小说

      阴阳小说完结排行榜

      如你喜欢阴阳小说,那么请将阴阳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秋米文学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阴阳小说。

    1. 废婿小说

      废婿小说完结大全

      秋米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废婿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废婿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废婿小说,就上秋米文学网。

    1. 强势归来小说

      好看的免费强势归来小说完本推荐

      秋米文学网强势归来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强势归来最新章节与强势归来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强势归来小说专题,强势归来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秋米文学网。

    1. 前妻有毒小说

      前妻有毒小说完结大全

      秋米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前妻有毒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前妻有毒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前妻有毒小说,就上秋米文学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泛舟北海中
      泛舟北海中

      亡狼调这本书,里面的故事情节完整,流畅,已经看了3遍了,还想从头在看一遍,有好多情节在脑海里生成的画面都催人泪下。

    • 拭抹陽光抱緊伱
      拭抹陽光抱緊伱

      总体来说亡狼调这本小说还是可以的。虽然有一些地方交待得不是很清楚,结局也略苍促,好在没有把空间讲得多神奇,也没将恶戚写得太蛮缠不休,比许多相似题材文好很多了!

    • 忆童年
      忆童年

      我是个老书虫,真心话,亡狼调这本书不管是文笔还是人物等,写的很好。

    • 彼岸花開花落的流年
      彼岸花開花落的流年

      作者芜深文笔写得很好!很活泼生动!感觉很温暖!值得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