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槿之血色年华》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张瑾辰小说阅读

  • 时间:
点击阅读

暮槿之血色年华》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暮槿之血色年华》是落羽不随风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瑾辰,内容主要讲述:一堆被车辆反复碾压的残肢断骨,一个远居深山的恶魔野人,几起毫无关联的离奇血案,冥冥之中织成一张大网,千丝万缕,牵扯出二十年前的一桩大案。我,张瑾辰,为了寻找父亲,无意中卷入案子之中,却让我在其中找到父亲的信息,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以木槿为名,必当拥有木槿花的意志,“温柔的坚持”。不就是成为侦探吗?我有脑洞和实力,又有对象和兄弟,还有什么案子能难得住我!  但是当我拨开云雾,站到阴谋的背后,才发现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暮槿之血色年华》小说试读 第一章 麻烦上身

“我叫张瑾辰,秦山大学大二学生,这是我的学生证,警察叔叔,我真的没骗你们,你们看到的就是我看到的,而且我学校还有重要的事情呢,能不能先让我走啊,我明天肯定去警察局报道配合你们。”

我递出学生证,语气有些着急,确实是学校有急事,但是我眼皮一抬,只见对方紧盯着我,眉头皱得越紧了,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摊上大事了。

这警察大叔长了一张国字脸,五官端正,嘴边一圈胡茬让他看起来更男人,有些不怒自威的意味,时间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但是他那略带疲态的眼睛和不再挺直的腰板,说明这个男人历尽了沧桑。

平常没有表情都是那么严肃,更何况此时他还在皱眉,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是在生气。

“呕,呕……”旁边传来一阵极不和谐的声音,我顿时感觉天要塌了,这两个家伙真是够了。

两个年轻的警察从刚来到这里时便开始不停地呕吐着,面对着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动作相当一致,虽然压低了声音,不过在这无人经过的路段还是有些突兀。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国字脸大叔冷声说道:“你是第一报案者,需要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完了之后我会带你回学校跟你们老师解释,死人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还比不上你学校的破事吗?要是再敢说不,小心老子扒了你。”

警察叔叔一副略带狰狞的表情冲我说道,接着转身去到那两个年轻人身边毫不客气地大声喝到:“丢人现眼的家伙,给我看好现场,要是有什么差错,你俩就等着卷铺盖走人吧!”

两人立即站得笔直,将那股子恶心劲给生生咽了回去,“是,马所长。”

紧接着,这位马所长便又拉着我来到他的警车旁,打开后备箱,将我那心爱的自行车毫不客气地扔了进去,这才打开车门把我也给押进车里。

“唉!”我叹了口气,心中想着,“今天是真是倒霉透顶,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小恶魔,换条路走就碰到了交通肇事逃逸,今天可是要交参赛作品的时候,这下又没办法交差了。”

苦着脸坐到车里,虽说以前坐过那么多次警车,不过这次的目的地却不一样,心中自然还是有些忐忑,马所长一声不吭地坐到驾驶座上,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怒气未消。

我透过窗外看了一眼案发现场,我敢确定我并不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至于为什么我能淡定面对这些,这和我不一般的童年有关,以后再跟你们说。

现场真的很惨,惨无人道,尸体是光着的,被碾得乱七八糟,身体的完整性遭到了很大程度的破坏,而且头骨已经被压碎,脑浆和血混在一起,一地的斑点,很明显是头骨被碾压,直接迸溅而出,而且尸体的一只手臂和一条大腿是直接被车碾碎,与身体分散,看上去就像是被人肢解过以后再放到路上来回用车碾压,而且,路上有一条长长的很难发现的黑红色血迹,应该是车拖着尸体在地上磨下的。

由于这里的路是柏油路,听说前阵子国道要改道,这才修了这么一条路,四周的绿化和路灯之类的也都是这两天才修建好,至于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那只能说是个巧合,其中缘由有些尴尬,就不提了。

回到正题,这起谋杀案件,凶手选择这种杀人方法,其中不免有泄愤的意思,死者被碾压之前已经没了意识,他可以随便选个荒山野岭的地方杀人抛尸不是很好吗?干嘛要这么费尽心思弄这么一出,这其中还有故事。

我前面说了,我不是第一个来到现场的人,是因为在死者头颅飞出去的七八米的地方,有一处很小的细节,在场的几个警察都没能发现,那就是在石子夹缝里,撒着一个小小的葱花,旁边还有一些白色的细丝。

这条柏油路是东西走向的,与城南路相交,在出城的地方有一家早点店,那家的葱花饼很不错,之前上学的时候每天都会去那里吃东西,而这么一大块地方,也就只有那一家店了。

那人应该是个骑行者,年纪还有些大了,要不就是他看到了这个场景,被吓得失了分寸,车子倒了,葱花饼掉在地上,磕掉了一个葱花,旁边的细丝应该是衣服擦破了留下的,他应该是没有过去,而是沿着原路返回去了。

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画面,按照我的推断而想象的场景。

无意中瞟了一下后视镜,才发现这位马所长竟然在观察我,透过镜子,我和他对视了一眼。

“小子,你有病吗?”这位警察叔叔突然开口,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才有病。”这话也就只敢在我心里说说,嘴上可还是很尊敬的,“没病,这些都是小场面而已,我就喜欢重口味。”

“哦,看样子,你这小小年纪,故事还不少嘛!”马所长这说话的口气一变,让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电影看的多了而已,再加上想象力丰富,经常会想我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我会在心里给自己暗示,反正死的不是我,就当是看电影了。”

这话也就是瞎侃而已,想当初第一次看到死人的时候,那些经历我都还历历在目,电影是一回事但当你真正碰到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再怎么心理暗示都没有用,现实就是现实,人死了就真的死了。

有些伤心事已经过去,曾经想要忘却,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再想起,但是,有时候就那么一瞬间,回忆狂涌,所有隐藏的伤口全部被揭开,那种滋味,钻心刻骨。

谁能想到,就在此刻,我又陷入了记忆漩涡,被卷入其中,深受其害。

我的失神被马所长看在眼里,他大笑一声,“小子,你不简单啊!”

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是越掩饰就越真实,不知不觉之间,我被自己给绕进去了,而马所长是神助攻。

精彩推荐

莫仁杰时湘 | 将军请温柔 | 盛宠成瘾:总裁蜜爱轻轻来 | 圣手回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