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柒沉煞免费阅读 楼柒沉煞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 时间:
点击阅读

天降娇宠:爱妃快到碗里来》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楼柒沉煞的小说是《天降娇宠:爱妃快到碗里来》,是作者醉流酥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枪林弹雨拼搏十几年,楼柒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谁知一时贪玩驾机想飞越神秘黑三角,却被卷进了深海旋涡,然后…落在一个男人怀里。狂腻了,她现在要努力扮柔弱装装小白花,他却一步步撕开她的伪装,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汉子的本性。楼柒表示:这位帝君,你的人生太过跌宕起伏,太多腥风血雨,本姑娘不想玩啊,能不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某帝君却霸道宣称:本帝君的女人不许弱!想早早退休享福的彪悍女被一个霸道暴君拖入天下纷争,所以,这是一个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男强女强的故事。...

《天降娇宠:爱妃快到碗里来》小说试读 第6章 欺负人啊

此时,那女人把小皮靴脱了放在岸边,挽高了裤腿,站在水里,清澈的水面上露出小截雪白的小腿。

她的袖子也挽了起来,低着头聚精会神地看着水里。

“喂,楼柒,你捡了柴火,过来赏你条烤鱼吃!”鹰扬声叫着,举起了一条穿在树枝上的烤鱼,“我亲自给你烤的,快过来感谢我。”

楼柒没理会他,头都没抬,一直看着水里。

鹰嗤笑着对一旁也在烤鱼的侍卫道:“那女人一定不知道这条溪里的银雪鱼滑溜无比,还以为鱼儿会游到她面前让她伸手就抓住呢。”

刚才两名侍卫去抓鱼抓了半天都才抓到五条,而且一条鱼也不过几两重,还不够他们几个大男人吃的。

他的话音刚落,楼柒动了。

她只是快速的将手伸进水里,然后直起身子,手里一条大鱼正扑腾甩着水!

几个大男人都愣住了。

说好的滑溜无比呢?

说好的几两重呢?

那是好大一条银雪鱼啊!

楼柒动作潇洒地将那条鱼往岸边草地上一丢,任它扑腾去,自己又弯下腰看着水里,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她又迅速地出手了。再站直,又一条鱼被她牢牢抓在手里,银色鱼鳞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的光,还是比他们抓到的鱼大一倍。

鹰的下巴差点就掉了下来,手里的鱼都忘了,等到一阵烧焦味传来,他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把鱼从火上移开,但已经迟了,整条鱼都成了黑炭。抓鱼的侍卫有点哀怨地看着他,辛苦才抓了五条啊,就这么给他报废了一条!

水声轻响,楼柒已经上了岸,走向了坐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沉煞,伸出了手。“匕首借我。”

之前她刚见到他的时候满眼的惊艳和迷恋,竟然已经消失了,现在看着他,她的目光清澈得很。沉煞看着这个胆大无比的女人,沉默片刻,手探到腰间,取下匕首递了过去。

“谢啦!”

楼柒拿着那把匕首,抽出了鞘,吹了下响哨道:“看起来是好东西啊!”说完,拿着匕首就去杀鱼了。

鹰脚下一滑,差点没有摔倒。看着楼柒拿着匕首动作熟练地开膛去鳞,只觉得一排乌鸦嘎嘎嘎地从额前飞过。

那…那可是天下排名第一的神兵利器,以天山玄铁加了古兽精血制成的破杀!破杀一出,谁与争锋!不知道有多少人只想一睹破杀真颜,不知道有多少绝顶高手想要一握破杀!价值连城,举世无双,他家主子曾历经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破杀!现在竟然给这个女人拿去杀鱼了!!!杀…鱼了!!!

但是,这是他家主子自愿给的,这才叫惊悚!

“喂,楼柒,你知道这匕首是破杀吗?”

“破杀?一把匕首还有名字啊?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楼柒不以为意,动作利落地把两条鱼都杀了,把匕首洗干净,就那么随手放在一旁,然后又跑进了林子里,不一会用了一片大蕉叶包了一堆东西出来,去溪边洗净,把鱼也洗干净用树枝穿上了,对一名侍卫勾了勾手指:“帅哥,过来帮个忙。”

侍卫看了一眼鹰,跑过去了,帮她把两条鱼都拿了过来,而楼柒自己抱着那堆东西。等她放下,鹰他们才发现那是一些野果子和菌类,甚至还有小段的木头。

“你们的鱼烤好了吗?烤好了火借我哦。”楼柒才不管他们的目光,自己就忙活开了。她十三岁的时候就被那几个伙伴称为冒险美食家,这些东西几乎有很多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比如烤了之后再磨成粉就可以当香料的一种野生菌,再比如野生的木香树,树枝砍出点沫来也能当调料味,还有一些野生的小果子,比如木姜子之类的,芳香很浓烈,只要弄得好,那绝对可以在野外烹制出美味来。

不过以前她在现代的老林里要找这些东西要费挺大功夫,但是在这里她第一次去捡柴火的时候就发现了,物产简直不要太丰富!她找的这些是她认识的,但还有很多她不认识的菌类和果实,看来以后也可以慢慢摸索。

“不是烤鱼吗?你烤蘑菇做什么?”鹰在旁边一直看着,见她把那些蘑菇一串串烤干了,然后拿着那把破杀把干蘑菇切碎,塞进了鱼肚子,不由得嘴角直抽。先是杀鱼,现在是当切菜刀,他真要替破杀掬一把同情泪了。

接下来,她又挤了一些野果子的汁,滴到鱼上去。

“我说,你到底折腾个什么劲?这种石姜果很酸,你这么弄鱼还能吃吗?虽然这鱼不用钱,你也不要这么浪费!”

楼柒瞪了一眼在旁边絮絮叨叨的鹰,没好气地道:“关你什么事?这是我要吃的,能不能吃不劳您费心!”

这个鹰,自一开始就跟她不对付!说话还总给人添堵!

懒得理会他,她又拿了那把匕首从那一段木头上刮了些细木粉,一边烤着鱼一边往上洒。看起来是木头的粉末,但是洒在鱼身上被烤了一下之后就融入了鱼肉里,鱼的表皮上泛起了金黄的色泽。

另外三名侍卫拿着他们自己烤的鱼一边默默咬着,一边看着她的动作。

不一会,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开来,那是一种他们从未闻过的香,无法形容,但是却疯狂地勾着他们肚子里的馋虫,让他们觉得正在吃着的鱼简直是难以入口!

沉煞眉一动,将手里那条只咬了两口的鱼向鹰丢了过去,“你吃。”然后他看着楼柒。

楼柒无法忽略他的目光,但是,大爷,你是什么意思?她转开眼睛去,把鱼再翻了个面,欢喜地拿了起来,烤好,准备开吃!

“拿来。”

“啊?”楼柒的笑容僵在嘴边,看着那冷冷看着她的沉煞。

沉煞眼睛危险地微微一眯:“把鱼拿过来,再让我说第三遍试试。”

楼柒差点跳了起来,你大爷的!你不是有鱼吗?咦,他的鱼呢?目光四下滴溜溜地转,就见鹰举着只咬了两口的焦黑烤鱼对她示意。

太欺负人了……

楼柒对上沉煞那火光迸发的双眸,扁着嘴,拿着鱼走了过去,递上一条,用了相当温柔的商量语气:“我们一人一条?”

“一条吃不饱。”某人淡定地说着,大手将她两条鱼都夺了过去。

精彩推荐

林天秦若菲 | 一霎风雨半生寒 | 束手就擒吧,总裁大人 | 金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