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头诡事免费阅读 《剃头诡事》最新章节 1、借尸保命

  • 时间:
点击阅读

剃头诡事》 小说介绍

《剃头诡事》是作者湘西鬼王所著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剃头诡事》精彩节选:天涯头条热帖:我是民间剃头匠人,说说这行里不为人知的禁忌与手段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剃头这行里的门道,也很少有人知道剃头匠自古以来便是有专门官职的,一曰“礼官”。一曰“髡(kun)刑官”。前者主责帝王公爵的发型仪表,后者则是断发为刑的刽子手。剃头削发有很多门道规矩,此行中的高手甚至能看面断脉,知人疾病生死。这点与寻阴阳定龙脉的地师何其相似?世间万物皆有其脉,山有山脉、水有水脉、地有地脉。而...

《剃头诡事》小说试读 1、借尸保命


我和师父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剃头,当时我九岁。

我生下来时摸骨的瞎子就说我是个阴命,活不过十八岁。

瞎子并没有瞎说,除了自幼体弱多病,围绕在我身上的怪事也不少,比如说狗只要看到我就会一阵狂吠。而七岁时村子发大水,我莫名其妙的往洪水里走,幸亏爷爷发现及时将我抢了回来,当他抱起我时一条巨大的白色无鳞怪鱼在爷爷身前的河水中一跃而出,满嘴森森白牙就像尖刀,跌落水中后翻翻滚滚逆流游去。

诸如此类怪事多的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而我的家族似乎也被我“夺了运道”,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困难险阻重重,甚至连家禽都不能饲养,我曾经亲眼见过一只黄鼠狼,在我家院子前来回翻腾了十几圈,最终还是掉头离开了。

但幸运的是我有足够爱我的家人,他们并没有因此产生抛弃我的念头,所以我的童年生活还是充满爱的。

但是并没有挨到老头说的年限,九岁时我整个人的状态便以不好,整日嗜睡、茶饭不思,到后来瘦的脱了形,经常陷入昏迷状态,去医院也查不出病情。

在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父母已经将老衣之物放在我的床下,按照规矩找来剃头匠人给我剃阴头。

“剃阴头”是我们村子里的传统,在人将死未死之前将头发梳理整齐,成年男子还要理清胡须,示意整整齐齐的上路,而乡村剃阴头的匠人就相当于现在的入殓师。

我们村子里剃阴头的师父叫廖凡,二十多岁在我们村里定居,住了二十七年,当他为我剃头那天正是四十七岁的生日,所以师父觉得我与他冥冥之中缘分注定,日后才会收我为徒。

当时村子里没人知道廖凡的本事,大家只知道他是个剃头匠。

总而言之那天他来到我家给我剃头时忽然对我爷爷道:“杨叔,串子命不该绝,他的病我有把握能治。”

我是家里独子,可想而知家人听到这句话兴奋成了啥样,我娘当场就给廖凡跪下了,他赶紧扶起我娘道:“嫂子,平日多得你家照顾,就算是回报你们,但我也没多大本事,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说串子的病能不能好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爷爷毫不犹豫道:“廖师傅,只要这孩子能活,怎么安排我全听你的。”

廖凡没二话,抱起我道:“我带孩子去个地方,他能不能好,明天早上就能知道,您几位放心,我觉得问题不大。”

说罢便抱着我出了院子,走出后不久我看到两个双肩隐约冒着黑气,身影模糊的人走进我家院子……

没想到的是廖凡将我带上了青龙山山腰处的一座灰瓦大屋里。

这座灰瓦大屋十分邪门,屋门两边各有一个浑身涂满红漆,真人大小的夜叉雕像,也不知屋子建于何年,何人所建,但屋子里怪事频发,经常有一些山里野物死在屋前空地,其中不乏狼、熊这类猛兽,曾经有一任村长提议拆了山中大屋,结果晚上一家吃饭时村长当着家人面将自己舌头嚼碎咽下了肚子。

于是这间屋子就成了村里人的禁地,无论大人小孩,决不允许靠近屋子一公里以内的区域。

我其实有知觉,但精神倦怠,动弹不得,进屋后廖凡将我放在布满灰尘的大桌上,接着在我脑门贴了一张黄纸,又将三根银针插入我的脑门里。

随即他点了一支蜡烛放在地下,说也奇怪,银针入脑我的精神头忽然就足了些,整个人意识也清明许多,廖凡看出我的状态有所好转笑道:“串子你的病其实就是魂魄不稳,我用灵符和银针稳住你的七窍魂魄,暂时可保无虞。”

我艰难的道:“廖叔,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他道:“看你样子魂差必勾性命,所以老屋子是不能待了,这里是一处赶尸客栈,尸、鬼不同道,罗刹爷的地盘儿阴鬼不得入内,我是借尸气暂保你的性命,不过想要继续活着就得看你造化了。”

我忽然福至心灵道:“廖叔,求你救救我。”

他嘿嘿笑了一声道:“到这份上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别多想,好好休息吧。”

一直捱到天色放亮,他将贴在我额头上的符箓扯下,烧成灰调和清盐水喂我喝下,说也奇怪一碗灰水服下我浑身发软,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廖凡笑道:“知道饿了?”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从口袋取出两块黑黝黝的肉干递给我一块,这东西吃到嘴里寡淡无味,而且硬的和铁块一样,我扯着脖子吞下肚,立刻便有一股清凉之气在我腹中聚集升起,四肢百骸有了一些力气。

“廖叔,这是啥肉?”

廖凡道:“这叫阿魏,是一种中药。”后来我才知道阿魏是一种长在尸骨上的真菌,滋阴补气有奇效。

随后我是自己走着回家的,家里人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激动的热泪盈眶,我娘紧紧搂着我勒的我气都喘不匀实。

爷爷问道:“廖师傅,这孩子大医院都诊断不出病情,您是怎么治好的?”

廖凡道:“现在还不能说痊愈。”他拉着我爷爷站到院子门口道:“杨叔,你难道就没觉着屋子建的地儿有问题?”

“屋子?……能有什么问题?”爷爷不解的问道。

说到这儿就得解释一下我家屋子所在的位置,我家建在青龙山入口处一片隆起的高地,当年造房子时风水先生说此地:地势高远,立意雄浑,在其上盖房必然吸天之精气,聚地之华彩。

所以我们家是村子里地势最高的一处,推门就可俯瞰全村景貌,爷爷说他最得意的就是在此地建房,成了“人上人”。

廖凡下了高地指着隆起的高地道:“杨叔,风水上把这种平地隆起的地形称为坟头堡,阴鬼之物红白颜色看的最清,坟包之状看的最真,你把屋子建在一座坟头上这叫请鬼来,村子里一旦老人,勾魂的鬼差都从你家里过往,所以串子的病就是魂魄不稳,定了魂自然也就好了。”

爷爷听了大惊失色道:“可是风水先生说……”

廖凡笑道:“风水先生非不懂,而是得了人好处,故意撺掇你在此建屋的,不信你把屋子拆了,向下深挖六米便可知其中道理。”

“廖师傅,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相信就拆屋挖地,否则说了也没意思。”廖凡道。

爷爷思索良久,一拍大腿道:“倒霉了十几年,我也受够了,大不了这地儿我不要了。”

于是饱餐一顿后老爸便找来乡邻帮忙拆房子。

消息立刻轰动全村,帮忙的,看热闹的将我家围的满满当当,在众人的帮助下屋子很快被推倒,接着挖开地基,只见水泥下的黄土十分干燥呈土坷垃状,用手一搓便散成黄沙。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地下泥土怎会如此干燥,看热闹的村民也觉得古怪,纷纷往后退去。

干土容易挖掘,所以施工速度很快,没多一会儿一串串白森森的骨头便从土层下逐渐露出,当它的全貌被发掘而出时,村民们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声。

我家屋子底下居然埋着一条超级巨蟒的骸骨。

精彩推荐

凤知微祁烨 | 猛虎狂兵在都市 | 一夜恩宠:穆少,求抱 | 陈盈盈商航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