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友自冥界来》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鹿小雨何岩小说全文

  • 时间:
点击阅读

我男友自冥界来》 小说介绍

主角叫鹿小雨何岩的书名叫《我男友自冥界来》,是作者语夜听澜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冥界有卷,名《大藏玄月经》,经中有云:冥界之主,永世永生,凡八万四千年一劫,传四部法脉,得其三昧者,为幽冥诸神,脱凡胎,制阴阳,号地师……” 鹿小雨脑子一片空白,她竟然捡到一个冥界来的男人……...

《我男友自冥界来》小说试读 02 魔咒

七年后,林港市步行街,爱弥儿咖啡厅。

晚上十一点半,鹿小雨唱完最后一首歌,匆匆忙忙的走出咖啡厅,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准备回学校。她在林港市南大艺术学院读书,上大二,每周末出来做驻唱歌手,赚点钱攒学费。学校每晚十二点关大门,所以她必须在关门前赶回去。

十月是林港的雨季,鹿小雨出门之前,外面下起了细雨,灯火通明的步行街上行人寥寥。鹿小雨停下来看看表,还有二十分钟,她舒了口气,加速向大路冲去。

南大艺术学院在东湖区,离步行街三公里左右,正常情况下,她二十分钟内绝对可以赶到。

就在鹿小雨的自行车即将冲上大路的瞬间,远处突然传来一个男人低沉而虚弱的声音,"丫头……"

鹿小雨像中了某种魔咒,下意识的捏下了车闸,吱的一声,自行车刹住了。她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年轻男人蜷缩在不远处的一座电话亭里,正看着自己。

这电话亭是步行街上的装饰,并不是真的能使用,问题是,那男人明明是在里面,门还是关着的,他如果真的说话,在外面的鹿小雨是听不到的--更何况,声音还那么小。

鹿小雨跟他对视了一眼,转头想继续走。

"你帮帮我……"那声音又一次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一愣,再次看着那男生,"你在跟我说话?"

这话,鹿小雨就像自言自语,她很确定,男生能看到她的动作,但是不可能听清她的话。

男生苍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点点头,"就是你……帮帮我……"

魔咒继续发力,鹿小雨来不及多想,莫名的应了一声哦,调转车头,骑到电话亭前,放下自行车,打开了电话亭的门,问他,"你怎么了?"

男生吃力的冲她一伸手,鹿小雨下意识的扶住他,把他搀了起来,她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很高大,脸色很难看,额头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疤,但是一眼看过去,似乎还很帅的样子。

男人靠着电话亭,勉强站稳,脸上冷汗如雨,"给我找个酒店……帮我开个房间……"

"啊?"鹿小雨一下子慌了,"开……开房?你……"

男人虚弱的眼神凝视着她的眼睛,用同样虚弱的声音对她说,"我身上没钱了……证件也没带……你帮帮我……我会报答你的……"

鹿小雨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被他的男**惑到了,还是被他那可怜样触动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母性,她只是略一沉思,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那……好吧。"

她竟然连他是什么人,是不是坏人都没来得及想,就答应了!

男人吃力的挤出一丝笑容,"谢了丫头……"

步行街上就有酒店,很贵的那种。

鹿小雨扶着男人出电话亭的时候,碰了一下他的右臂,男人疼的一声闷哼。鹿小雨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他的右臂像挂在肩膀上的异样,根本不能动。

"你的胳膊……"鹿小雨吃惊的问。

"断了",男人淡淡的说。

"那我先送你去医院!"鹿小雨说。

"不用!"男人摇头,"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魔咒威力不减,鹿小雨点了点头,此刻,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几分钟后,鹿小雨扶着男人走进了那家很贵的酒店,她扶着男人坐下,走到前台,拿出钱包里的身份证,"你好,给我一个标间。"

女服务员看了男人一眼,冲鹿小雨一笑,"我们有大床房。"

鹿小雨脸一红,"不用了,标间就可以了。"

女服务员一笑,"价格是一样的。"

鹿小雨把身份证一放,"标间,谢谢!"

女服务员没再坚持,"好的,请稍等。"

鹿小雨回头看了一下远处沙发上的年轻男子,他正在强忍着断臂之痛,根本没看自己这边。

标间,380!鹿小雨一晚上的歌算是白唱了。

正常来说,她是绝对舍不得在这样的地方住的,更不可能带着一个陌生男人来这里住。再过两个月,她就满十九岁了,这是她十八年零十个月来,第一次带着一个男人开房,还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如果不是魔咒,鹿小雨一定认为自己是疯了。

不过还好,男人还算绅士,进了房间之后,他只是咬着牙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和湿透了的外裤,然后就躺到床上,昏昏然的睡着了,被子都没顾上盖。整个过程,鹿小雨都靠在门边,远远地看着,大气都不敢出。

男人的呼吸声很重,这是受了重伤的表现。脱了外套才发现,他身上有很多血,他就那么穿着带血的衣服躺到了床上。

过了很久,鹿小雨这才敢把胸中这口紧张的气息,小心翼翼的吐了出来。

她默默的捡起地上的外套,下意识的闻了闻,雨水,汗水和血水混杂的味道很重,闻着很刺鼻,却也莫名的感触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感。她从柜子里拿了衣架,提着外套拿进卫生间晾上,然后回到卧室,抱起另一床被子,小心翼翼的给男人盖上,然后坐在另一张床上,看着男人发起呆来。

男人很年轻,或许该称他为男孩,他长得很帅气,即使睡着了,眉眼间也透着一股男人的英气。美中不足的是他的额头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疤,可即使这样,他也能算得上是个美男子。

鹿小雨脸一红,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

她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回学校是肯定来不及了。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同寝的三个女生都有男友,都在外面过夜过,唯独她没交男朋友。她从大一下半年开始在外做驻唱歌手,每晚都会回去住,就是不想让人误会自己。这下可好,明天回学校,那三个婆娘肯定会八卦之性大发,围着自己问长问短,明察秋毫了。

鹿小雨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对面床上的男人,这时她才冷静下来,这个那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断了一只胳膊?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什么连身份证都没有?万一他是逃犯怎么办?如果是逃犯中的**犯,那……

她懊恼不已,不明白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被他忽悠到酒店来了呢?

想到这,她觉得不能再呆在这里,得赶紧离开!

男人突然睁开眼睛,血红色的眼睛吓得鹿小雨一声惊呼,"啊!你……你干什么?"

"我渴了……"男人的声音依然虚弱。

"哦……"鹿小雨喘息着,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起身走到冰箱前,打开,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看了男人一眼,犹豫了一下,来到他身边递给他,"给你。"

男人用左手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半瓶。

鹿小雨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又咽了一口唾沫。

喝完了水,她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瓶子,心情又忐忑起来。

男人又睡着了。

魔咒又一次发威,鹿小雨突然觉得,这男人或许不是坏人,是啊,他那么帅,看上去眼神那么善良,怎么可能是坏人?

她又看了看表,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外面的雨又下起来了,越下越大。

"师父……小柔……"男人开始梦呓,"九头鸟……"

鹿小雨赶紧从床上坐起来,仔细看着男人,"你没事吧?"

男人依然在梦呓,"九头鸟……黑鬼……妈的……你们等着……"

鹿小雨心咚咚的跳着,她发现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对,苍白中泛着一股潮红,她凑过去,用手背一试他的额头,吃了一惊,"你发烧了!"

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精彩推荐

伍正直郁慕 | 帝妃难为 | 沈若之夏候宜 | 夜琉璃花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