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墓图腾 墓图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点击阅读

墓图腾》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墓图腾》是六月雨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唐初,内容主要讲述:六块图腾,六个古墓,这些图腾究竟有何秘密,有何作用?它将几个人的命运紧紧相连,那它将牵出一段如何诡异的故事呢?...

《墓图腾》小说试读 第1章 死去的父亲打的电话?

有的人注定一生平平淡淡,无风无浪,有的人一出生就充满了坎坷和动荡。

而我就是那种充满坎坷动荡的命格。我的名字叫做唐初。唐朝的唐,初一的初,是不是以为是唐朝初年的缩写?

这名字是父亲取的,只因为当时他正在看着一个唐朝初年的唐三彩。

我的父亲是村里算是那年代很有文化的一个人,他叫做唐六,我爹在家排行老六,所以直接就起名唐六。

提起我父亲唐六,这里头十乡八里的没有几个不认识他,只因为我父亲是个远近闻名的风水先生。

很多人都请他去看过风水大穴,而且还真有人兴旺发达,所以,也因此我父亲名声大噪。

不过那也只是他明地的活计,后来时代发展,旧时候土葬那一套已经被取替,兴起了火葬,我父亲这行当就彻底收摊了。

后来没办法,我父亲也得另谋出路,跟着别人去打工,可是他发现生活过得特别不自由,很快就从工厂退了回来。

没了工作,生活便更加难开锅了,那时候我其实也算出世了,应该有五岁多,父亲和母亲经常吵架的事情,我如今还记忆犹新。

后来,我隐隐约约记得有一段时间,那日子是好过了一点点,当时也不知道父亲哪里来的钱。

很多我现在说的东西都是母亲讲给我听的。

我大概能记得的一些事情就是有很多奇怪的人来到我们的家中,他们似乎和我父亲商量什么,当时就算是我和母亲都给挡在门外。

我当时问母亲,他们究竟在做什么的时候,母亲回答也是迷迷糊糊,“你爹在和人谈生意呢。”

我记得这句话,谈生意。

而且在家中还经常出现的那一些奇奇怪怪的陶器和瓷器等等的东西。

我记得有一次好奇的我去碰了一件瓷器,差点没被父亲吊起来打。

我还是第一次被父亲训得哭起来,那一次我母亲当然又和父亲吵架了,为了我。

然后,那天晚上,我隐隐约约记得一个特别恐怖的梦,是的,以至于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害怕。

我隐隐约约记得我在梦中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站在我的床边,他的手拼命地想掐住我的咽喉,我那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但是自己却又不能动,嘴里想喊出些什么话来,却又喊不出来。然后,又不知道怎么样就醒了。

我感觉那个梦特别的恐怖,而我知道,我之所以会发这样的一个梦,很可能就跟我碰那个瓷器有关。

所以后来父亲的那些东西我也没敢再碰。

我父亲的离开是在十五岁那年。

那年,我已经成年,很多事情比原先小时候的自己看得清楚,明白。

我如今记忆犹新的就是那场大火。

那一天,是一年的七月十四。

鬼节。

阴森森的街道,而一如往昔的气氛不同,那天本来就是鬼过得节日。

那天并没有什么客人来,但是父亲早早的就对我们说,今天有什么客人要来,不要去打扰他。

所以我和母亲也很是识趣的,那天没敢去打扰他。

他一个人就坐在东厢房的一间房间里面发呆。

那天傍晚的时候,其实在那房间之中,早已经备好了一些饭和茶水,可是那一天就是没有人来。

后来我有些好奇,去那房间偷偷瞄了几眼,只见父亲独自一人坐在饭桌前发呆,那饭桌上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实际上却已经准备了两人的碗筷。

看样子他确实是要等一个人来,但是,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呢?我越发的感觉好奇,于是就在门外等着。

鬼节那天的气氛原本就有些不对,到了那天晚上更是觉得古怪。

原本的大街上,有的只有一些莹莹的火光,邻居那老式的黑白电视机里面播放着一些关于鬼节的传闻还有要人注意什么的事项。

那天晚上,虽然好奇的我等了很久,但是,过了晚间七八点的时候,居然还没有人来,要知道,过了七八点,那些饭菜早已经凉了。

我以为那时候父亲应该早早的退出来,但是,没有,他不仅没有退出来,依旧还直愣愣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当时我偷偷瞄向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不知道在望着什么地方,视线之处有些茫然,一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交点。

我当时尝试着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我只觉得他的视线竟然是在望着地面某个地方。

当然假如不是我当时一直留意着这个,或许我就不会那么快在后来清楚一些事情。

当然,这些自然是我后面要陈述的内容,这里就先卖个关子。

那天晚上,应该是过了很晚的时间,母亲这时候来到我旁边,她拉着我去房间,想要让我去睡觉,当时可以说,我也是有些困了,于是无可奈何地跟着母亲去卧室房间。

我那时候确实有困得很,一下子就进入了昏昏沉沉的梦乡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人之间我便听到了在外面传来的一些声响。

那些声响稀稀疏疏的,刚开始还是很小声,但是随即随着一个人的尖叫,一切都变了,一下子就仿佛地震一般。

那个尖叫的声音来自我的母亲,她拼命地嘶吼着,我终于从那梦境中醒来,那时候我还懵懵懂懂,走出房间之时,突然看到,在父亲所在的那间东厢房房间失火了。

我们的房间是那种四角围屋的布局,东厢房和西厢房对望,我所站着的位置就是西厢房的卧室,对面就是父亲所在的东厢房的房间。

熊熊大火就仿佛一条条火龙在东厢房上盘踞,我还仿佛记得母亲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样子,那时候,虽然我懵懵懂懂,还不知道发生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估计是被母亲的情绪所带动,竟然也莫名的带着一些伤感,哭了起来。

后来村里面来人了,很多人都围到了我们的房间之外,他们一个人一个人的拿着水桶,到我们的古井旁边去提水,然后一桶水,一桶水对着那房间泼洒。

当时的火势确实太大了,整个房间外围都已经被火烧焦了,上面很多东西都已经坍塌了下去,不经意的我终于想到父亲还在里头。

“爸爸……”

后来,我就看到我的父亲……

只不过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一具被烧焦的尸骨。

一具黑如油墨的尸体。

那时候的警察设备落后,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当时也就草草了结,并且给我父亲开了死亡证明,我的父亲在那一天就算已经死了。

当然,父亲的死还并不算是我坎坷人生转折的开始,我人生转折的开始是由一个电话开始的。

而那个电话是我父亲打来的。

你没有听错,死去的父亲打来的。

20岁那年的除夕,在和母亲张罗着年饭的时候,这一天本来就应该是欢欢喜喜的日子。

那天其实我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一如往日,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那天原本家里安静的小狗一反常态地吠叫着。

从大清晨的三四点钟,那条小狗不断地吠叫着,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人造访,然后径直的往屋外走去,可是等我到了屋外,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接到电话的时间应该是在十二点左右。

母亲早已经睡去,我那时候做完家务,洗了个澡,当时坐在床头边,正想着要睡觉。

“当、当、当……”客厅里的壁钟沉沉地敲了十二响。

“铃铃铃……”就在最后一声钟响结束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吓我一跳!电话**怎么这么大啊?差点给吓破胆。”

我没好气地走出房门,接起了话筒。

“喂?”朦朦胧胧间我接了电话。

“小……小初吗?……”话筒那端传来低沉却似乎很熟悉的声音。

这把熟悉的声音,我觉得好象是很熟的声音,可是不知怎地就是想不起来是哪一个……

“大半夜的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还有你哪位啊?”

“儿子,我是你爹……我是唐六。”

我首先听到这个的时候,还以为是恶作剧,大骂一句,“去你大爷的,我爹已经死去很多年了……”

“初啊,你忘了你最喜欢的拨浪鼓啦?”

这句话一出,当时见我整个脑袋就仿佛被炸了一样,嗡的一下,我慌忙将手中的电话丢了出去,然后整个身子退到了沙发的旁边。

我确实有一个拨浪鼓,那是小时候我爹给我买的,我每次一淘气就会喊一句,“初啊,你忘了你最喜欢的拨浪鼓啦?”

这句话我可是还记着的,所以现在一听这话,脑袋都几乎炸开了。

我心里嘀咕着——

鬼!

精彩推荐

职场风云 | 叶唯陆霆琛 | 浮华逝梦 | 顾心薇厉默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