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蜜宠:谎妻,休想逃》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无限蜜宠:谎妻,休想逃》最新章节列表

  • 时间:
  • 浏览:0

无限蜜宠:谎妻,休想逃》 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无限蜜宠:谎妻,休想逃》是芜夭夭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谢长歌安广夏,内容主要讲述:他,霸道又毒舌,冷漠无情,杀伐果断……三年前,为了钱,她背叛了他,带着他的所有财产消失的无影无踪。三年后,为了钱,她把自己送给了他。原以为,等待她的是无止境的羞辱和折磨,却谁曾想到……恶魔般冷漠的他,先是逼婚,又是各种上演花式宠妻剧本。“老公,有人说我傍你这个大款。”“开记者会,告诉他们,是我傍的她。” “老公,这么多财产,我能劈腿小白脸吗?”我口水直流的看着自己的账户。 某男闻言,不怒反笑。“劈腿?呵……那待会别想合上。”...

《无限蜜宠:谎妻,休想逃》小说试读 第1章:脱吧

“谢长歌,我记得你很爱钱对吧。”

“当初为了钱,你不惜背叛我,现在为了钱,不惜出来卖,可真是......越来越**了!”

听到安广夏的话,谢长歌怔愣的看着安广夏的嘴,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像是不过置信那句话是从这张嘴吐露出来的。

“既然卖谁都是卖,那不如卖给我,毕竟我对你这张脸还算是有点兴趣。毕竟刚刚我可是花了一百万把你买下呢!”

看着谢长歌眼中的羞辱和不敢置信,安广夏只觉得畅快。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对这个女人心中还是有着留恋。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傻傻的捧出一颗心,再让人去糟蹋。直接用钱去买就好了,反正这个女人不就是喜欢钱吗?

想到这儿看着谢长歌的眼睛,更加深沉危险了。冷声说道。

“还是说你想继续回那个夜总店当你的小姐,伺候那些年岁可以当你爹的人。”

说道这话里隐隐带着一丝威胁,好像是已经盯住猎物的毒蛇一般。

谢长歌的唇抿的发白,半晌,好像是嗓子被什么卡住一般,艰难的吐出一个字眼。

“好。”

“呵......”

安广夏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心中的阴霾却更重,被关押在最深处的牢笼中的困兽终于挣脱了枷锁,正叫嚣着要将面前的人撕碎,以偿还她三年前送给他的一片荒凉。

可就算他的内心再怎么狂躁,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任然风轻云淡,带着浅浅的笑意,仿佛是再问候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脱吧。”

“脱吧。”耳朵里方法想起了回音。谢长歌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安广厦,不同于三年前还略带青涩的脸庞,现在的安广厦成熟,而又冰冷。

“.......”

谢长歌过了好一会也反应不过来,只能怔怔地站起来原地,看着面前这曾经最为熟悉,可是这一刻却又万般陌生的男人。

安广夏的眸中有一丝暗芒快速划过光,如同猎豹一般,猛然把人拽到放满东西的办公桌前!

哐当。

办公桌上的文件一扫而地,安广夏将人抵在办公桌上,随即倾身覆上,手紧紧的握住谢长歌的手腕,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是女人,眼神凛冽而已冰冷,看不出丝毫的情欲。

这样的姿势,谢长歌自然能够看清安广夏眼底的冰冷,也让谢长歌一下子从曾的经写些那美好的“梦”苏醒了过来。也因此,心痛得仿佛就要停止跳动,拼命忍住的眼泪也在此刻再也无法控制的溢了出来。

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珠子,眼前的一切变得朦胧,可是这一份朦胧中却始终有有一个身影。

脸上突然传来丝柔的触感,情不自禁的抬起头,就见安广夏拿着手帕,动作温柔的帮他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感受到脸上那温柔的触感,谢长歌错愕的看着安广夏,那一刻眼睛中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光,可是这份光却随着安广厦那冰冷的话而冰冻。

“现在可不是你哭的时候。”

安广夏凝视着谢长歌茫然的双眼,脸上带着谢长歌曾经最熟悉的温柔的笑意。

“我只喜欢床/伴在床上哭,记住了这一点,不然这钱你可就拿不到了。”

一句话,将谢长歌从天堂拉回了地狱,她抬手抹掉泪痕,眼里还带着水雾看向他,“这样你满意吗?”

安广夏嗤笑一声,嘲讽道:“三年没见,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呢,还是这么的贱!”

谢长歌撇过头,不想再看见这人无情的脸。如果可以她真的很像捂住自己的耳朵,蒙住自己的双眼,装作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

而她这样的动作更是助长了安广夏心中的暴戾。他不想看见对方离开的眸子里没有他的存在,就算是憎恨、惧怕无所谓。

于是安广夏一手捏住谢长歌的下巴,十分用力,缓缓的,将谢长歌的头扭了过来。

满意的看见那是漂亮的眼睛中又倒射出他的身影,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而谢长歌只觉得她的下巴那痛的好像就要掉了一般,可是施虐的人却对这行为很少满意,连笑都露了出来。

她被迫看向安广夏的双眼,那漆黑的瞳孔中,冷得仿佛淬了冰一般,刻骨的冰冷仿佛下一刻就会把她整个人都冰冻在这。

谢长歌看着这双眼,移不开视线。她想要在这双眸子中找到一丝一毫曾经的温度,可是......

这三年来,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若是她还能再看见这个人,他会是什么样子,而自己又会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

可是......

现在看到安广夏充满憎恨的双眼,她才发现原来这真的好难。

原来广夏他真的恨她到这个地步啊……

恨到连自己都变了一个样子。

可是就算是知道,也许她也会做出这个选择吧......

安广夏的手抚上叶洺的脖颈,轻轻挑开衬衣的纽扣,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和一小片白皙滑腻的肌肤……鼻尖轻轻的嗅着谢长歌,脖颈间若有若无的香气,带着一点**的味道。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谢长歌的耳边响起,却让她瞬间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我想看你,自己脱。”手指顺着脖子慢慢的往下滑落,眼中带着谢长歌想要逃脱的戏虐。

“我可没有兴致慢慢等你。脱,还是我把你送回去。”

谢长歌:“......”

谢长歌挪动微颤的指骨,褪下一件又一件单薄的衣衫。

“可以.......把窗帘.....”

安广夏看着谢长歌这样一副颤颤巍巍的样子玩味儿一笑,眼中满是戏谑。随即把她紧绷的身体牢牢地压在桌上。

“谢长歌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你只不过是我花钱买的一个女支而已。”

不容谢长歌来不及为这话有什么反应,只见安广夏直接扯开了她身上最后一层薄弱的阻碍,单手解去自己腰际的皮带,曲起她的单腿,竟直接马上就直奔主题......

“唔......疼......”

已经久未经人事的部位,被突然这么粗暴的对待,一下子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眼前发黑。

好疼!

可让她觉得更疼的是,身上驰骋的人绝情的话语,和憎恨的眼神。

手紧紧的扣住身下的办公桌,用力得指甲都快翻过来了,紧紧的抿住嘴不露出一丝的声音。偶尔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漏出零碎的声音,却让身上的人更加疯狂的动作。

每一次想要闭上眼睛,却只能迎来更加粗暴的动作,最后只能,空洞地瞪视办公室一角。

精彩推荐

近卫高手 | 叶念慈路景鹤 | 陆尔许临 | 苏凉梦楚子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