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久安言肆免费 《心痒难安,今夜放肆宠!》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点击阅读

心痒难安,今夜放肆宠!》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夏久安言肆的小说叫做《心痒难安,今夜放肆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晚风拂柳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夏久安倒追言肆,整个S城的人都知道,有人说她一往情深,有人说她攀权富贵。  她不以为然,依旧整天追在言肆的身后跑,像一个战士一样一路披荆斩棘,清除掉了一路的障碍,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在一起。  “她啊。”言肆看向她的表情淡淡的,在众人的注视的目光中轻描淡写的开口,“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用尽了所有力气去爱一个人的夏久安终于攒够了失望,离开之时眉目温柔,挂着淡笑,“我骗过所有人,没骗过你。你相信全世界,却从未相信过我。”  ……  消失了三年之后她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城市,抹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像一个落落大方、端庄优雅的名门小姐,也抹去了记忆里的那段故事,和那个人。  “安安。”言肆叫她,红了眼眶。  “别来无恙。”她轻笑,“言先生。”...

《心痒难安,今夜放肆宠!》小说试读 第1章 小骗子

华灯初上的S城像是落入了一卷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市中心的甲级写字楼顶楼,办公室的窗帘拉的死死的,室内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光线朦胧而又暧昧。

夏久安纤细的手臂挂在言肆的脖颈上,头微微后仰,精致的脸上尽是愉悦。

办公桌上的文件有些凌乱的摆在一旁,跟周围摆放的整齐有序的东西比起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暧昧的光线把影子映到了墙上,夏久安甚至能看到自己坐在他身上的姿势,顿时羞红了脸死死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旖旎的气息伴着男人喘息的声音,极致的愉悦感让她抓紧了男人的后背,闷哼出声。

“安安……”言肆的嗓音无疑是好听的,尤其是在他动情之时沙哑着嗓子,低声在她耳边呢喃她的名字时。

夏久安真的爱死了这样的言肆。

“嗯……”夏久安轻声应着他,开口却成了娇柔的喘息。

腰间被男人的大手扣住,动作有些发狠,低头在她精致的锁骨上留下一个暧昧的痕迹,“叫出来。”

感受到男人不悦的情绪,夏久安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对上他深邃的眼神,轻笑,“言少爷,这里可是办公室。”

她本就生的明艳,情动之时更是妩媚,半睁的眼眸中水波流转,长长的睫毛也映出了一片阴影,殷红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衣衫凌乱的在他眼前绽放。

“早就没人了。”言肆的嗓音低低的,对上她的眼神之后急促的吻了上去,话语间如同一个小孩一般。

外人都说言家公子从来都骄傲放肆,人如其名,而夏久安却觉得他有些时候像个小孩子一般,让人哭笑不得却又爱的更深。

外面的世界早已灯火通明,偌大的公司里只亮了这一盏灯,做的却是与工作无关之事……

“阿肆……”

安静的办公室里,言肆一步步攻城掠池,夏久安柔着嗓音一声声叫着他的名字,动情的嗓音像是能滴出水来,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颈,在他耳边流连低叹,“我爱你……”

这样的话对于言肆来说好像特别管用,只有那一瞬间的僵硬,接踵而至的是更加疯狂的掠夺。

三年来,夏久安对言肆来说就是个小骗子,满嘴跑火车,十句话只能信一句,在感情上连标点符号都不能信,在她说爱的时候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而在这样的时刻,这个字仿佛又特别管用,在她情动之时低柔的嗓音叫着他的名字说着‘爱’这个字的时候,他却像是着了魔。

大手握着她的腰往下按了按,将她颤抖的身子困在怀中,寻着殷红的唇吻了下去,将还未来得及发出来的声音堵了回去,喘息着回归平静。

……

“开车去。”言肆知道她要出去一趟,伸手拿起抽屉里的车钥匙扔向夏久安,理了理自己的衬衫,上面还带着夏久安难耐时抓起的痕迹,转身坐回了办公桌前。

全然一副禁欲BOSS的模样,伸手拿过桌上的文件放在面前,低头翻阅了起来。

昏黄的光线把他冷峻的轮廓也照出了柔和的感觉,夏久安整理好了自己的长裙,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接住了他扔来的钥匙。

面前的男人低头看着文件,眉头微微皱起,不知是遇上了什么问题,像是在认真思索。

若不是这房间里旖旎的气息还未散去,她都快认为刚才那一场激情是她一场春梦。

夏久安轻笑,起身拿起之前被随手扔到一旁的包包,向他打了个招呼,“我走啦~”

言肆没有回复,除了皱起了眉头,看不清他什么表情。

夏久安撇了撇嘴,自己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这个男人很是无趣,前一秒还像是要将她揉入骨血,下一秒又冷冽相对。

等她款款离开之后,言肆才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着那扇被她带上的门良久,突然生起了一股烦躁,起身拉开窗帘,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繁华的S城的夜景。

夏久安恐高,但是却又喜欢站在高处欣赏夜里的景色,所以他办公室里的落地窗前生生多出来一根栏杆,她说这样抓着才会有安全感。

偌大的写字楼里只有他的办公室里还留着一盏灯,鼻息间仿佛还萦绕着她的气息。

推开窗户通了通风,顺便也让自己清醒清醒。

夏久安跟他认识三年,纠缠了两年。他不是个善人,但也从不排斥夏久安的接近,只是很讨厌她把爱这个字挂在嘴边,对他说,对任何人都说,感情于她好像分文不值,像一个廉价的玩笑。

他怎么可能去爱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小骗子?

窗前站着身形修长的男人,黑暗中脸部的轮廓也放缓了下来,看着远处通明的灯火,思绪飘出去了好远。

又起风了。

精彩推荐

幽萘涵离君羽 | 村中有喜 | 男神要婚:霸爱小萌妻 | 我爱你,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