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非良女》大结局在线试读 《妾非良女》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点击阅读

妾非良女》 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琉璃的小说叫《妾非良女》,它的作者是谢忘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卑微之际,他一见钟情。  她沦落风尘,他死生不弃。  她肆意报仇,他静静等候。  她助他君临天下,他陪她赏人间繁华。  她一朝看尽红尘,他为她舍下富贵荣华。  无论是人是妖,是好是坏,我喜欢的就只是一个你罢了。...

《妾非良女》小说试读 第六章 哑药失声

项王眸子动了动,说道,“我自幼爱吃斋,本想着姑娘做的一手好菜,这才求了兰表姑,既然姑娘不愿意,自然不能强人所难。”

李婉柔垂着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令狐双却是脸色铁青,这丫头竟然连一句话也不肯说,他记得她的声音清脆悦耳,笑起来如银铃般一样。

他找了她十几年,想过他们重逢之后,她会对他没有任何印象,那他一定会重新追求她。

他想过她会认出他,百般否认,或是破口大骂,他一定会想办法化解她心里的怨恨。

他从未想过真有一日,他们终于重逢,他感觉到她的眼里除了一闪而过的悲伤,剩下的便只有疏离了,她甚至连和他说一句话也不愿意。

这让他心里既无力又绝望。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她,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本来充满了磁性,此刻特地的温柔起来,听在众人耳里早已酥了半边身子。“你都不记得了吗?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死后投胎,我在这红尘俗世找了你十几年,总算找到了,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偏偏琉璃一点反应都没有。

令狐双有一些急了。

项王上前一步,“国师是修道之人,怎么能这样毫无底线的逼迫将军府里的一个小丫头。”

令狐双混不在意,“我是修道的,又不是和尚,自然可以娶妻生子,今儿看中这位姑娘了,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倒是你,一个王爷,即便带了她回府,只怕连妾室的身份也给不了吧!”说完,他上前一步,抓了琉璃的手,“你真的一句话也不愿意和我说。”

琉璃只是挣扎着。

指尖触碰的温度让琉璃瑟瑟发抖。

拉扯之间,她好像记起了一些事情。

一个极美的山谷,一个梦幻般的亭台。

绿衣少女依在栏边,眼神弥漫,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令狐双一脸沉重的走了过来,“小丫头,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你也知道,仙魔大战,丹儿元神被毁,你可不可以”

若尘的眼睛里弥散着一层雾气,眨一眨眼,雾气就散的无影无踪,“不可以。”她仰着小脸截断了令狐双的话,“她和项哥哥同归于尽,害得项哥哥尸骨无存。我凭什么救她。”

令狐双柔声说道,“项阳不止是你义兄,也是我们的大师兄,他的死我一样难过,可是他堕入魔道,正邪有别,丹儿大义灭亲,除魔有功,你可不可以救救她,除了你,没有人能够救她。到时候,我会度一半修为给你,你正好成仙,咱们就可以长相厮守了。”

若尘忽然拉住了令狐双的衣袖,“我们的婚期到了,令狐双,我不想成仙,只想做你的妻子。你不要再管紫丹师姐了,我也忘了项哥哥,好不好。”

“好。”他沉声答道。

琉璃有些沦陷了,他们果然是未婚夫妻,她的表情有些迷离。

这时一个声音将琉璃拉回现实。

项王沉着脸阻拦道,“国师这是什么意思?”

琉璃看向了项王,眼前的男子眼底尽是关切,琉璃想起了刚刚记忆里所提及的项哥哥,她仔细的回忆,偏偏无法凝聚出一个影像。

他们是否会有关系,琉璃觉得并不重要,她感激的看了项王一眼。

这时,令狐双只是将另一只手一甩,项王顿时觉得一股强大的力气朝着自己袭来,他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子。

与此同时,李博文夫妻,李婉柔和太子也被这力量带的退出去好远。

国师脸色却有些凝重起来,他把手指换了个姿势,压在了琉璃的脉搏之上,只是一瞬,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红,他发出一声怒吼,“你体内有毒,是谁喂你吃了哑药,你告诉我,我去找他算账。”

他的声音很大,吓了众人一跳。

每个人的表情千变万化。

太子先叹了一句,“这样好的容貌,可惜了。”

琉璃听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还沉浸在哑药这个消息里无法自拔。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天生失语,从来没有想过是被人后天所毒害。

到底是谁,是谁害得她口不能言,是谁对她痛恨如此,她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众人。

赵雅兰先反应过来,她沉着声音说道,“绝无可能,我将军府如何会有哑药这种东西,国师是不是搞错了?”

国师脸色不好,“绝不会错,她嗓子损伤严重,显是刚出生就被灌了哑药。”

他扫向众人,目光里尽是疑虑。

李博文站在那里,无喜无悲。

李婉柔只是看着项王。

太子则看着李婉柔。

赵雅兰笑着说道,“那难怪呢,博文在外面捡了这丫头回来,就交给了张妈,若不是在外面被人下了药,便是张妈了。”

她盯着张妈说道,“你说,是不是你做的?”

张妈忙摇头,“夫人,不是我,我男人早死,孑然一身,琉璃就和我亲闺女一样,我如何会给她下毒。”

赵雅兰问道,“那会是谁?”

琉璃垂着头,只透过余光看向赵雅兰和李博文夫妻,琉璃似乎有一种错觉,赵雅兰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狠厉,她有一种直觉,这对夫妻一定知道自己的事,不然,以赵雅兰的身份从未踏足过厨房,如何会知晓自己是哪一个,她竟然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身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赵雅兰知道李博文抱到厨房的是一个哑女,所以她立刻通过这个特点判断了自己的身份。

琉璃苦不能言,即便再疑惑,她也无法提问。

不过即便她能说话,以她的身份又怎么能去质问赵雅兰的话,不过以卵击石罢了。

第一次,琉璃对自己的身份感觉到悲哀。

这样低贱的身份注定了就是任人宰割的命。

在这个将军府,不要说是将军和夫人,即便是厨房里的婆子都可以置自己和张妈于死地。

她知道经过今天的事情,再想平安的生活下去,已是绝无可能。

而眼前的国师,梦境里的令狐双不停的追查事情的真相,不知道为给自己带来什么。

火光电石之间,琉璃转过头去,对着张妈打了打手势。

张妈鼓起勇气说道,“琉璃说,人各有命,她已经习惯了口不能言的生活,过去的不想再探究,她卑贱的身份不值得各位爷,夫人,为她劳心劳力,请移步出厨房吧。”

赵雅兰看了李博文一眼,李博文出言道,“国师是永生之躯,不知饥饿,我们可是肉体凡胎,不如请太子协同国师移驾到大厅用饭吧!”

令狐双却一把抓了琉璃的手,对着赵雅兰说道,“李将军,兰郡主,今日在你们府上能够再次见到我梦寐以求的佳肴,我便特许为大小姐占上一卜,如何?”

李博文倒是面色如常,赵雅兰确是喜不自胜,连忙笑着对着国师说道,“哪有劳国师了。”

这国师占卜极准,整个京城的达官显贵无不想让这国师能为自己占上一卜,偏偏这国师惜字如金,今日主动提及,赵雅兰面上有光,也不在关注琉璃,只想着过后再说。

国师微微一笑,将琉璃拉到身边,轻轻的说道,“我等下占卜的时候,你陪着我如何?”

精彩推荐

张扬萧雅 | 夏婉婉林峰 | 刘岳沈梦晨 | 霍东沈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