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新书《穿越八零:农家军妻太纨绔》柳叶宫珏澜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

  • 时间:
点击阅读

穿越八零:农家军妻太纨绔》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穿越八零:农家军妻太纨绔》是荷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叶宫珏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前世是个孤儿,被组织养大,成为一名顶尖杀手,枪法精湛无人能及。  穿越后,成了一枚小村姑,除了爱她的便宜老爸外,还有一大家子的极品亲戚。  换了芯的小村姑,欺负她的排排站,老娘一个一个来收拾。  他,某部队军官,在执行一次任务中受伤,机缘巧合下被某小村姑救起。  柳叶看着昏迷不醒的某男,张大嘴巴,世上竟有如此长的英俊的男人。  本以为此事到此为至,却没想到某男要以身相许!  小剧场【入伍篇】  父亲因病去世后,当初无意中救下的某男非要她去当兵。  开玩笑,前世都当够了,这世还来?打死也不干。  在找了N次工作碰壁后,某男出现了,手上拿着一只烤鸭,“想吃?”  柳叶摸着早就饿瘪的肚皮,舔了舔唇猛点头。  某男笑的贱兮兮,“随我入伍,就给你吃,并且你‘以后’的伙食都归我管了。”  为了不被饿死,柳叶只好屈服,从此开始她的军旅生涯!  小剧场【萌宝篇】  清晨,宫爷跟柳叶正准备进行深入交流,门怦的一声被人推开,宫爷眼疾手快拿被子将自己跟老婆包裹的严严实实。  宫萌宝背着小手,走到床边,撇撇嘴,嫌弃道,“爸爸,妈妈,太阳都晒屁股了,你们还没起床。”  柳叶恨不得挖个...

《穿越八零:农家军妻太纨绔》小说试读 1、将床板拍塌

Y国高速公路上。

两辆黑色的轿车一前一后急驶而过,像一阵旋风一样,所到之处,扬起灰尘!

前面的车子开的快要飞起来,后面紧跟着的车子速度也不慢。

刘叶脚底狠狠的踩着油门,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面的车子。

今天晚上她一定要将前面的人给解决了,完成这个任务,她就可以休息三个月了。

嘴角扬了扬,下星期一是她跟宫珏结婚的日子,三个月的假期刚好可以度蜜月。

嗯,三个月的时间够他们玩大半个地球了。

正想着,见前面的车子拐了个弯。

刘叶没有松油门,甚至将油门一踩到底,一个漂亮的漂移转弯跟了上去。

同时,左手紧握着方向盘,右手拿着枪伸出车窗外,朝前面车子的轮胎打去。

前面的车子像是老头子一样,吭哧吭哧喘了会气停了下来!

刘叶满意的勾了勾唇,她对于她的车技和枪技可是很有自信的。

整个组织她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刘叶将车停下,下车,拿着枪一步一步靠近前面的车子。

风将她黑色的长发扬起,一身皮衣的刘叶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一样,身上散发的冷气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下车,不然我打爆你的头!”刘叶将枪从车窗伸进去,抵在男人的太阳穴上。

男人转头看了眼刘叶,朝她怪异的笑了笑。

突然,车里冒出一股青烟。

等刘叶发现是炸弹时震惊的睁大眼睛,转身就跑。

可已经来不及了,爆炸声响起!

车子炸的面目全非,包括只来得及跑了几步的刘叶。

身子被高高的抛起,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

看着漆黑的天空,刘叶嘴角苦涩的笑了笑。

她……终究没有命嫁给宫珏!

---

痛,头痛欲裂!

刘叶感觉她的头都要疼的炸开了。

她不是任务失败,被炸弹炸上天了嘛,怎么头会这样的痛。

闭着眼睛摸了摸身下,硬绑绑的,脚踢了踢,像是床。

可哪有床硬成这样的,她的席梦思床垫是最好的,躺在上面像是躺在棉花朵上一样柔软。

难道这不是床?!

头痛使刘叶懒的睁开眼睛,抬手在身下硬绑绑的像床一样的东西上狠拍了下。

吱,啪。

刘叶感觉全身都在痛。

“你个死女子,怎么将床板睡塌啦!”随着一阵暴吼,一个女人冲了进来。

刘叶忍着头疼,艰难的掀开眼皮,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她的面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只是这个女人……是乞丐嘛?

穿着一件对襟的粗布衣服,两条胳膊上打着扑丁,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此时正咧着一嘴的黄牙吼着她。

“你是死人啊,老娘说话你听不见吗?”女人瞪着一双牛眼,喷出来的臭气恶心的刘叶差点吐了。

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这个乞丐样的女人又是谁?

喷着一嘴的臭气不知道污染空气嘛?

孙香玲见她说了半天的话,枊叶却当她是空气,当下心里有些慌。

柳叶是被二蛋推到水塘里的,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晕过去了,她怕大伯哥骂她,只好让柳叶睡在家里,谁知道这死丫头竟然将床板给睡塌了。

孙香玲看着柳叶身下的床板心痛的眉毛都蹙在了一起。

刘叶现在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只见她此时睡在一堆木屑里。

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刚才稍微用力将床板给拍塌了。

难怪这个女人吼她。

“这里是哪里?”一开口,刘叶惊了下,这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分明不是她的。

她的声音清冷低沉,可这个声音……

“你脑子烧坏掉了,连二叔家也不认识了。”孙香玲听了刘叶的话,心里暗喜,如果这个死丫头脑子烧坏了,是不是将之前的事忘记了。

如果她不记得是二蛋将她推进水塘引起发烧的,是不是就不会告状了。

大伯哥一直将柳叶捧在心尖上,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养的比原先地主家的大小姐还要金贵。

对于这个死丫头,她是半只眼睛也看不上。

如果让大伯哥知道柳叶发烧是被二蛋推进水塘冻的,还不得揍二蛋。

她的儿子再皮她也不允许别人动一根毫毛。

刘叶身子一僵,一阵头痛欲裂,天旋地转后,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硬生生塞进脑海……

她……穿越了?

“我头疼,二婶。”刘叶从一堆的木屑中艰难的爬起来。

孙香玲终究心虚,虽然心疼木板床,但也没有再为难柳叶。

“你起来,让你二叔从院子里再拿个床板过来。”看了眼一地的木板,只能烧火做饭了。

---

刘叶靠在陈旧的木板床头,看向房顶上的松木横梁,心里哇凉哇凉的。

看电视剧小说,别人穿越都穿成了公主格格,她怎么就穿到了一个八零年代的小山村。

而且还是穷的响叮当的人家。

虽然前世她是个孤儿,可进了R组织后她就是一姐,现在却穿越到了这么一个落后残破的小山村,成为一枚小村姑,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叫她柳叶,跟她原先的名字谐音。

还真是有缘哪,可这样的缘分她一点也不想要。

抬起手看了眼,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这个鸡爪子是她的手吗。

再看了眼胳膊,跟竹竿差不多,严重的营养不良!

这也解释得通,为什么刚才她那一掌只将床板拍塌了。

按她之前的功力,这一掌绝对将床板拍成渣渣。

“柳叶,你没事吧?”随着声音,一个中年男人跑了进来,紧张的看着她。

孙香玲跟在柳国东的身后,警告的瞪着柳叶。

刘叶懒的理她,一个十岁的小屁孩将她推进水塘,她还不屑于去计较。

刘叶看着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想了下,这是她现在的父亲,柳国东,一个憨厚的农民。

“爸,我没事。”刘叶暗叹口气,想她以前是个孤儿,没想到穿过来有了个爸爸。

柳国东激动的将柳叶抱在怀里,热泪盈眶,“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从来没享受过父爱的刘叶身子一僵,男人身上的汗味不好闻,但她却不排斥。

伸出鸡爪子一样的手,轻轻拍了拍柳国东的背,然后抱住他的腰,“爸,我真的没事。”

柳国东愣了愣,自从柳叶她娘去了后,这孩子性格就变的内向腼腆,跟他这个父亲也不亲。

他只能尽他所能的对她好!

像今天这样主动伸手抱他还是第一次。

柳国东脸有些红,放开柳叶,不自在的说道,“没事就好,跟爸爸回家吧。”

“好。”

刘叶跳下床,差点摔倒在地,幸好柳国东及时扶住她。

“柳叶,你慢点,这炕离地面这么高,跳下来万一碰到头了咋整?”柳国东古怪的看了眼柳叶,这个女儿胆小如鼠,现在怎么感觉胆子变大了呢。

柳叶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刚才忘记了。

还以为她是刘叶呢。

这一跳对刘叶来说是小菜一碟。

可对于柳叶来说,却是要命。

如果刚才不是柳国东及时扶住她,这会脑袋一定撞到地上流血了。

柳叶朝柳国东憨憨的笑了笑,“爸爸,我发烧,头晕。”

刘叶差点被自己憨憨的笑容恶心到了。

柳国东一听,点点头,“爸爸背你回家。”说完转过身将背对着柳叶。

柳叶看着柳国东宽厚的背,心里暖了暖。

目前看来这个便宜老爸对她还不错,看来穿过来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身子一跳,跳到了柳国东的背上。

柳国东背着柳叶朝外走去。

“他大伯,晚上就在家里吃饭吧。”孙香玲跟在柳国东的身后没什么诚意的说道。

“不用了,柳叶还在发烧,我要背她到村卫生所看下。”柳国东头也不回的说道。

孙香玲撇撇嘴,一个丫头片子,宝贝的跟个金蛋蛋一样。

还不是要嫁到别人家去。

到时柳叶还能记得娘家这个爹?

柳国东背着柳叶去了卫生所,量了体温开了药,又将她给背回来。

“柳叶,你先睡会,爸爸去做饭,饭好了我叫你。”柳国东将柳叶放在炕上,就去厨房做饭去了。

柳叶打量了下屋里的摆设,一个大炕,一张桌子,一个长条凳子,一个破柜子,其他什么也没有了。

可真穷。

炕上的被子也是补丁叠着补丁,一股霉味。

柳叶蹙了蹙眉,从炕上下来,拉开破柜子,看到里面有个篮子,找到剪刀拿出来,三两下就将被子给拆了。

虽然她没拆过被子,但按着上面的线拆是没错的。

这被子实在是太脏了,破她不怕,但脏……她实在是不想盖到身上。

柳国东正在厨房做饭,就见柳叶抱着被子出来。

只见她将被子扔到地上,然后走向井边打水。

柳国东见柳叶是想洗被子,忙跑出厨房阻止,“柳叶啊,你咋把被子给拆了?”

柳叶拿着绳子绑着桶吊到井里,很快就提上来一桶水,倒进院子里的大盆子里,然后将被子扔了进去。

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这才回答柳国东的话,“爸,被子脏了,我给洗下。”

“可是爸爸不会缝被子,现在正是农忙,你二婶跟小婶正忙着。”就算不忙估计也不想帮他缝被子。

这被子还是他求村里的张大娘给缝的。

柳叶身子一僵,她也不会缝被子。

精彩推荐

晚安,夏少良 | 宫逸米菲 | 爱难说出口 | 皇甫风段如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