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以北,南风过境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何以南叶析北完结版

  • 时间:
点击阅读

北城以北,南风过境》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北城以北,南风过境》是瑶汐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何以南叶析北,内容主要讲述:何以南从未想过,因为父亲如此讨厌男人的她,会用整个学生时代,爱了一个人。“你说北风冷,那我陪你等南风吧!”叶析北这辈子,身边没有缺过女人。各色各样的都有,可是让他许下这样承诺的,却只有何以南一个人。何以南,叶析北,一个该往北,一个该往南。他与她,似乎就是两条平行线一样,永远不可能相交……...

《北城以北,南风过境》小说试读 3.南北不会相交3

只有叶析北和何以南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那天天公作美,他们也不会……

记忆追溯到十年前,那年他十四岁,她十三岁。

那时何以南还是不懂人情世故,相信人性本善的清纯小姑娘。

叶析北也还是未经世事,莽莽撞撞,不相信人心险恶的高傲少年。

未经人事的两人——花儿和少年,心灵都像纯洁得像一张纸。当时谁都没有料到,两人都会在彼此心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青春是一本仓促的书,而书中不乏他们给彼此留下的印记。但,是不是惊鸿一瞥就不得而知了。

初见时,老天爷便下了一场倾盆大雨,似乎是在为两人的相遇而庆祝。

“下雨了,该怎么回去啊……”坐在图书馆座位上的一个少女,看着窗外的雨,不由得眉微微蹙起。

一直坐在少女附近的少年闻声抬眸。

少女蹙眉的样子,似乎也很美,堪比西施。

两人相比之下,西施似乎还美中不足。西施的美,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这一点没有任何人反对,少年也不例外。

那时的叶析北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从来不近女色的他,那一瞬间,竟突然好想看她笑的样子。

她笑起来的样子,应该都不止沉鱼落雁了,那应该是沉鲸鱼,落飞机了!

若是姐姐叶析琳当时在场的话,一定会欣慰至极的。

不过,我们叶大少爷是多么的高傲啊?这种搭讪的事情,他自然不是会做的,因而也就可怜了他的“尾巴”——胡说。

“小姐,是不是在为这场雨烦恼呢?”胡说故作自然地走到少女面前询问。

何以南仔细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挺面善的……似乎不像是一个坏人,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我这里正好有一把多余的伞,不知道小姐是否愿意赏脸接受我的好意。”

何以南看了看窗外,大雨一直都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是越下越大。

想着爷爷还在家里等着自己,何以南便接过了胡说手里的那把伞:“谢谢,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吗?我下次还你吧。”

倘若古代皇帝娶她做妃子,那么一定是六宫粉黛无颜色了!

如果说别人是一笑百媚生,那么这个女孩就是一笑千媚生了。

胡说完完全全忘记了自己是受人之托,只是讷讷地点了点头:“嗯,我就在初二(2)班。”

“好,那我下次就去学长你班上换咯。”何以南微微抿唇,大大方方的莞尔一笑。

“老大老大,说好的……”

胡说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温骤降,若是在不想办法,恐怕就可以和南北极媲美了。

“你小子……”叶析北瞬间感觉到,什么十几年的好友,什么死党,什么发小,算个鬼!关键时刻一点忙都帮不了,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确实,胡说没有办好事情。在何以南的心里,此刻好感度飙升的对象不是叶析北,而是胡说。

就冲这一点,叶析北能不气么?本来他是打算要胡说做“僚机”的啊!

坑队友!

坑队友!

坑队友!

叶析北恨恨地瞪了一眼胡说,心里暗暗骂着:你小子倒是人如其名!就知道胡说!

某北完全将以前胡说三寸不烂之舌为自己解围的事情抛在九霄云外去了。

既然……坑队友靠不住,那么他只有自己来了。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怎么会令我着迷?”图书馆门前的走廊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场景——向来以不近女色自居的叶析北在撩妹。

何以南根本就没有理会叶析北,权当是耳旁风。啊不,是连风都没有起!

向来她是讨厌男人的,特别反感异性。在她的意识里,

男人就是口是心非的衣冠禽兽;男人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男人就是以自我为中心,不为他人着想的自私者!

至于爷爷,对于何以南来说是一个例外。不过,也可以说不是一个例外。

在何以南的心里,与其说爷爷是人,倒不如说他不是人。

爷爷在何以南的心里就是神,在何以南的世界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伤心难过时,爷爷的肩膀怀抱随时欢迎她;委屈气愤时,爷爷总是不温不火地安抚她;受伤遇挫时,爷爷总是为她拭去眼角的泪花……

爷爷,爷爷,在平常人眼中不过是爸爸的爸爸罢了。

可是,在何以南这里却意义非凡。

至于刚才在书店里自己为什么会搭理那个男生,何以南也绝对奇怪。

不过她也是无奈之举,是太想回家见爷爷了。

本就厌恶异性的何以南,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搭讪,自然是不理会的。

从小到大,叶析北何时不是被众星捧月般宠着的?从来没有人敢忽视他,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是第一个!

叶析北皱了皱眉头,一把将何以南手中的伞抢过。

“你!快还给我!”何以南直勾勾地看着叶析北,眸子里是满满的怒意和厌恶。

“如果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把伞还给你。”

何以南仔细地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却没有从他脸上捕捉到半丝开玩笑的痕迹。

那么……这个人是神经病吧!

不过碍于这是在学校人多眼杂,她也不好大闹,更何况这还是别人的伞。

如果弄坏了的话,怕就是要和那个男生纠缠一段时间了,她可不想这样!

秉着息事宁人的想法,何以南厌烦地皱了皱眉,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何以南。”

“何以南?那么我们还真的是有缘呢。”叶析北听闻,轻声笑了一下。

何以南冷冷地瞥了一眼叶析北——谁跟你有缘啊?神经病!

“常言道,人如其名,那么我名字里有北,你名字里有南,我们就正好是一对。”

叶析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那天将平日里胡说撩妹的技巧通通用在了何以南的身上。

何以南愣了愣,微微启唇,语气依旧是淡淡的,不过其中却夹杂着几丝同情和怜悯:“有病去医院吧,别让家里人担心。”

而叶析北却丝毫不在意何以南的话中话:“哦?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何以南冷冷扫过叶析北一眼,直径绕过叶析北往前走。

这人,真的是有病!有病!

她是倒了上下八百辈子的血霉了,才会遇见这么个神经病吧!

或许,何以南当时心里想的也并没有错。

或许叶析北就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劫,遇见他可能就是她倒霉了吧。

人如其名……人如其名,或许就是如此。两个人本就该一个向北,一个向南。

可是却因为一场雨,两条原本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却“摆脱”了二维空间世界的束缚,在三维空间的世界里相交了。

这违背了常理的相遇,到底是福是祸,到底是彼此是彼此的恩赐还是劫,谁都不说清楚。

多年后,何以南回想起来觉得一句现在一句流行的话就足够形容了——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亦是劫。

对于这句话,当年西江镇有名的文科状元忍不住,与此句来了个对仗:

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欢喜也是愁。

此话不假,虽说对的有些不工整,可是却绝对是何以南的肺腑之言,经验之谈。

李白一生最爱的便是酒,他不论是欢喜还是愁都会举杯畅饮或“对影成三人”。

酒,是他的欢喜,亦是他的愁绪之源。

倘若把何以南比作李白,那么……叶析北便是酒了。他是她所有的欢喜,她此生最美的时光便是与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可,他却也是她的愁绪源头……

南和北,本来就是不相交的。

精彩推荐

豪门贵女 | 西门霸 | 白婉婉顾以盛 | 秦江昱陆思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