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要狠狠爱全本资源下载APP 白浩然夏灵灵完整未删减版

  • 时间:
点击阅读

总裁你要狠狠爱》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白浩然夏灵灵的小说叫做《总裁你要狠狠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杰杰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夏灵灵在婚前献出了宝贵的第一次,可男人却没有半点的印象,只当她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而夏灵灵却因为这样,被深爱的丈夫当成了肮脏的对象,在白家举步维艰……...

《总裁你要狠狠爱》小说试读 第四章 正面挑衅

白皓然正满意的看着报纸上关于周年酒会的事,完全没有注意办公室里面多了一个人。

“你就是这样招待你的小妻子的,老大,你也太没水准了吧,玩这些小把戏。”白沐阳看着嘴角满是笑意的白皓然讽刺道。

“你来做什么。”白皓然将报纸放在一边拿过文件看也不看白沐阳一眼。

“大伯母让你带你媳妇回家吃饭去,怕你不肯听电话专门让我来给你说一声。”

白沐阳是白皓然的堂弟,才从国外留学回来,过几日便要到白氏来上班,白沐阳氏个很随性的人,不喜欢受拘束可是也不介意受拘束,因为母亲早逝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是白皓然的母亲带大的,而白沐阳的父亲在妻子过世后便一直流连于各国的风景名胜,一年到头是难得见到人影。

“知道了。”白皓然随意的应和道,而看他的意思,根本就没有最终要带夏灵灵一起回家的打算。

“看你那样,得了,我好事做到底,帮你去接人。”白沐阳怎么都觉得不妥,白皓然的性情他是再清楚不过,更何况白皓然心里的那个人对他而言是多么的重要,他心里也是知道的,他和白皓然一起长大,两人比亲兄弟还亲,关于白皓然那个诡异的梦境,他大概是最清楚内情的人了。

白皓然根本就不理白沐阳的决定,自顾自的工作,显然是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白沐阳耸耸肩,懒得自讨没趣,就离开了办公室,幸而他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德行。

当夏灵灵看见很不客气的在客厅里东摸西望的白沐阳时有点莫名其妙,夏灵灵看见白沐阳的第一感觉便是,如此美人,真是可惜了。

“你找谁?”夏灵灵看着客厅里穿着白色休闲装,长的高高大大却一副小白脸模样的白沐阳问道。

“找你,我叫白沐阳。”

白沐阳......夏灵灵在嘴里轻轻念道,她听说过的,是白皓然的堂弟,不是说一直在国外的吗?

“我不认识你。”夏灵灵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白沐阳觉得有点好笑,这姑娘对自己好像有点戒备。

白沐阳一副调笑的模样看着夏灵灵,“不是给你说了我叫白沐阳了。”

“我知道。”

“知道你还说不认识我。”

这让夏灵灵哑口无言了,这不是自己套自己吗。

“得,不逗你了,大伯母让你们回家吃饭,我来接你。”

“皓然呢......”夏灵灵其实很想问,为什么皓然不来和他一起回去。

“他工作忙。”这个问题问的白沐阳略微尴尬,轻描淡写的答了一句作数。

他总不能直接说,他那个缺德的老哥根本不把新婚娇妻放在眼里心里吧?还不得让新嫂子给拎着拖布轰出去?

“哦......”夏灵灵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旋即对着白沐阳释怀的笑了笑,“谢谢你来接我,走吧。”

白母看见夏灵灵是和白沐阳一起回来的心里不由又愁了起来,白皓然这样对夏灵灵她心里都看不过去。更可况是夏灵灵自己呢?

可是夏灵灵却从来不向自己抱怨她儿子怎样怎样的对她不好,这让她越发觉得夏灵灵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至少白家的人都这么认为。

白皓然晚上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忽略夏灵灵,但也没多亲近,吃饭的时候两人也是坐在一起的,让夏灵灵受宠若惊的是白皓然替她挡酒,这一切都让夏灵灵很是不解,不过看在白父白母眼里却很是欣慰,难道自家儿子开窍了。

“少自作多情,我只是不想吃个饭都不安宁。”

带着掩饰不住自己惊讶的夏灵灵上了楼进了卧室之后,看着她眼底的惊讶和一丝丝喜悦,白皓然嗤笑一声,难不成这**女人以为他爱上她了么?

夏灵灵躺在床上背对着白皓然,这席话无疑对她是雪上加霜的感觉,她现在深刻体会到了同床异梦这四个字 。

正当夏灵灵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一股气息压抑上来,夏灵灵只感觉脖子上痒痒的感觉,转过身便看见白皓然裸着上身欺了上来,邪魅的看着自己,让夏灵灵有种幻觉……

“不要……不要……”

夏灵灵的声音此时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自己现在面对的是浑身充满了仇恨欲望的白浩然,一个真正的男人。

手已经被死死的压住,夏灵灵哪里还有丝毫反抗的余力,只能任由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

已经达到了男人欲望边缘的白浩然此时在夏灵灵的反抗之下,显得更加的主动起来,不顾对方的反抗,白浩然直接起身将夏灵灵死死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啊……啊……”

在白浩然的巨大攻势下,夏灵灵哪里还能反抗?只能很顺从的跟随着他的节奏不断的让自己身体变得轻飘飘起来,似乎神仙一般的让大脑的思维变得飘了起来……

白浩然没有丝毫要留情的意思,只是用自己拿男人强壮的身体不断的冲击着夏灵灵的较弱身躯……

感觉到身上的男人只有纯粹的欲望,毫无半点爱意,夏灵灵木然的放弃了反抗,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肆虐。

当白皓然翻身谁去之后,夏灵灵则是失眠了,或者说是再次的失眠了,这样的生活和她梦想中的生活大相径庭,似乎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对于白皓然,是满心满腔的几乎喷薄而出的爱意,可是白皓然对她,却只剩下了应付长辈的最后一点耐心,就连两人之间最亲密的一切,也都不过是要在今晚做给白家长辈看的一场戏。

等待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只等到一场应付了事的逢场作戏?

就这样,夏灵灵几乎一夜未眠,脑袋里乱乱的,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路还应该怎么走下去。

白皓然听着身后压抑的细微啜泣声,心里更加烦乱。

他不该碰她的,不,应该说,他根本就不可能想要再碰她的!

可是,当清冷的月光笼罩着夏灵灵纤弱的背影,这个让他无比厌恶的妻子,却奇异的和梦中的一切缓缓重叠。

那一瞬,他无法克制的想要拥抱她,将她揉碎在自己怀中。

于是,他只能一边拥抱她,一边粗暴的对待她。

说不清是为了惩罚她对自己梦中人的亵渎,还是为了让自己分清楚他们的区别了。

夏灵灵第二天并没有同白皓然一起离开,白皓然让母亲晚点派车送夏灵灵回家,说是夏灵灵累坏了,这些夏灵灵都听在耳里,而白母是乐的合不拢嘴了,直说好。

面对婆婆的喜悦,夏灵灵站在楼上,看着白皓然开车离去的方向,轻声的笑了笑。

这一切都不过是白皓然安排好的,都不过是为了利用她来减轻自己的困扰,这个男人很不好对付呢,不过没关系,都冲着她来吧。

她早上透过穿衣镜,看到了白皓然神情里的一丝懊恼。

很显然,昨晚的一切,并不只是白皓然摆脱困扰的计划,昨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白皓然的掌控,所以,才会让这个男人觉得懊恼。懊恼于怎么会受到她的影响。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再赌一次吧。

夏灵灵始终相信爱情没那么简单没那么一帆风顺,太容易得来的爱情会幸福的不真实,她爱他,所以她选择义无反顾。

“哥,你如果没想要和她过一辈子就不该这样对她。”白沐阳坐在白皓然的车里,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

“我对她不好么?我是囚禁她了,还是打骂她了,再不然是不给她钱花了?”白皓然说的异常的理所当然。

“她是个女孩子,以后还要嫁人的。”白沐阳比谁都清楚,按照白皓然的性格,他现在绝对是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摆脱这场婚姻。

可是既然如此,他就不该让夏灵灵在这场婚姻泥沼里越陷越深,越上越狠。

“沐阳,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可是却无法忠诚的女人,值得同情么?”

白皓然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对于白沐阳的话根本是不置可否。那女人的演技还真不错,连沐阳都会为她说话了。

面对白皓然简直就是带了冰碴子的冷声反问,白沐阳也只能沉默以对。从小到大,这个老哥,似乎是他们这群富家子弟里唯一的一个异类。

面对感情和婚姻,他近乎古板和偏执的坚持着彼此忠诚和那句守身如玉的古老名言。这甚至 还一度让他们这些狐朋狗友暗中揣测,白皓然到底……行不行……

如今夏灵灵却是在最不恰当的时候闯进来,老哥好不容易找到有可能和那个诡异的梦境有关的女人,怎么能接受这种不堪的局面?

诶……只能是但愿她自求多福了……

夏灵灵一直睡到很晚才起来,她很累,晚上白母亲自送她回的别墅,还炖了汤给带了回去。夏灵灵心里清楚,之所以会被婆婆如此宠爱,更多的是因为,她这个妻子,得不到自己丈夫的宠爱吧。

当接到自称柳茜的女人来电相邀的时候,夏灵灵有些疑惑,她从不认识一个叫柳茜的女人,可是,这柳茜的声音,又莫名其妙的有些熟悉。

看见柳茜的时候夏灵灵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了,不就是当晚在酒会的那个蓝衣女子吗,呵呵......她这是想要正面挑衅了吗,当晚还不够出风头吗?

夏家的人,有夏家的傲骨,她愿意为了白皓然放低自己,不代表,她会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更何况,眼前的人,还是她最不想看见的存在。

“你叫夏灵灵对吧。”两人相对而坐,柳茜仰着下颌,有些不屑的看着夏灵灵。

“你应该调查的很清楚了,还用确认吗?”看似柔弱的夏灵灵,此时,没有白皓然眼中那样的懦弱,有的,只是出身名门世家的优雅高贵,“柳小姐,我觉得你叫我白太太比较适合。”

一阵见血的回答,让柳茜脸瞬间一阵青一阵白的,她以为夏灵灵应该是很好欺负的,看来是她太轻敌了。

“夏小姐,你该看清事实,做女人不能太死皮赖脸了,要给自己留点自尊。”

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比真正鲜血淋漓的战场要残酷的多,断手断脚算什么,一刀刀一剑剑戳在心上,才是最痛苦的。

“柳小姐,我似乎提醒过你,你现在称呼我白太太比较合适,而且,小姐这个称呼,我自愧不如,双手奉送。”夏灵灵对于柳茜的挑衅只是温柔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受到了对方赞赏,“另外,我不得不说,一个敢于大庭广众之下和别人的丈夫卿卿我我的人,没资格提醒我,该如何给自己留点自尊。”

“你......你......皓然根本就不爱你,你不要再缠着他了。”做小三这种事,除了美貌之外,最需要的职业素质就是不要脸,自尊那种东西,早八百年就被柳茜踩到了脚底下。

可是这时候被夏灵灵端着一副贵妇人的架子说出这种话,也的确够让柳茜觉得一口气上不来的。

“柳小姐说笑了,我丈夫和我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夏灵灵波澜不惊的看着开始乱了阵脚的柳茜,心里一阵悲凉。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他不爱她,只有她,还在这场婚姻里挣扎。

“你到底还要不要脸?!”柳茜完全压制不住火气,高声骂了一句。

“柳小姐又说笑了,我维护我的婚姻何错之有?更何况,不要脸这种事,我是断然不敢和柳小姐争第一的,你说对吗?”

面对柳茜的咄咄相逼,夏灵灵也毫不相让,字字句句既不损了自己的身份,又能将柳茜骂的一文不值,看着这个第三者在自己面前气得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夏灵灵终于觉得心口的闷气稍微消散了一些,真感谢这种自己撞上来的出气筒。

“敬酒不吃吃罚酒!”柳茜说着拿起桌上地咖啡向夏灵灵泼去。

幸亏夏灵灵躲得快,一杯咖啡都被泼在了奶白色的真皮沙发上,见到柳茜竟然还要拿另一杯冰水来泼自己,夏灵灵心中冷笑,直接一巴掌抽在了柳茜扭曲的脸上。

“那不是柳茜吗。”

“就是她,Su的那个模特。”

“夏灵灵你在做什么。”白皓然刚刚见了客,从包间里出来便看见这一幕,见到柳茜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再见到夏灵灵毫发无伤,直直的看着自己,直接走上前问也不问便一个耳光落在了夏灵灵的脸上。

“皓然。”柳茜得了救,马上捂着脸委屈的缩进白皓然的怀里,白皓然的行为,更让她坚信,她早晚能赶走夏灵灵,坐上白家少夫人的宝座。

夏灵灵只觉得脸上**辣的,她不疼,她只是怪自己笨得被人算计而已。柳茜想要在她面前立威,今天这场面,足够让她自豪一阵子的了。

看着白皓然搂着柳茜,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样子,夏灵灵生硬的扯了扯嘴角,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准备离开,他不会信她,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

“茜茜,没事吧。”白皓然温柔的关心落在夏灵灵耳里,后面再说了什么她没有听见了。

夏灵灵像一具行尸走肉般的游走在大街上。

值得吗,值得吗,值得吗,她无数次的问自己,可答案还是值得。她有时候真的恨透了自己的懦弱,爱的那么卑微。

慕容岚从酒店出来,,刚刚才应付走一个被家人安排和他相亲的女人,家人似乎察觉到他有心要想办法促使夏灵灵离婚的事情,相亲的邀约一个接着一个,他不来,他们就用骗的用威胁的甚至是用求的让他来,他都快被逼疯了。

长叹了一口气,一抬头,夏灵灵失魂落魄的样子便闯进了视线之中。

“灵灵小心。”慕容岚看着夏灵灵完全没注意是红灯就冲出了马路,一颗心几乎从胸腔里跳了出来,电光火石之际才险险的将夏灵灵从鬼门关拽了回来。

“慕容学长,你怎么在这里。”夏灵灵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吓了一跳,回神过后,就见到慕容岚煞白的脸色。

“我要是没在这里,你就从夏灵灵变成夏幽灵了!”惊魂未定的慕容岚嗔怪的说了一句,擦去额上的冷汗。

“嘿嘿,谢谢学长。”夏灵灵强忍着难过笑嘻嘻的说,天知道她笑得有多难看。

“你这脸是怎么了?!”慕容岚这才发现夏灵灵脸上被掌掴的痕迹,刚刚缓和一些的脸色又有发黑的倾向,小心翼翼的伸手抚着那鲜红的巴掌印,惊怒的问道。

“没事啦,不小心碰的。”

慕容岚大概能猜出是什么事来了,眼中的恨意积聚起来,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死死地攥着,他真的,真的很想把那个**扒皮拆骨,让他也尝尝他给灵灵的这种痛苦!

可是,在见到夏灵灵那副强颜欢笑的样子,慕容岚闭了闭眼,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灵灵,不是那个不值一提的**,要找他算账,有的是时间。

“灵灵,你下午没事吧。”

“没有,怎么了。”

“不介意陪我吧,我最近郁闷透了,整天被我**着相亲。”慕容岚收敛了怒火,对着夏灵灵像个孩子似的抱怨道。

“呵呵,学长你也不小了啦,该娶老婆了。”

“你嫁给我。”慕容岚嬉皮笑脸的说道,本来就长着一张桃花脸,这一笑更是倾城了,这个男人的回头率和白皓然有的一拼了。心里蓦地一疼,夏灵灵暗自苦笑,又是白皓然,她总是能想到白皓然,不知不觉那个男人早已在自己心里生根发芽无处不在了。

“学长你又拿我说笑了。”

“我说的是真的。”

“学长我们去干嘛。”夏灵灵知道慕容岚喜欢自己,她不想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便转移了话题。

“跟我走就是了。”慕容岚淡然一笑,随意的牵起了夏灵灵的手上了公交车,夏灵灵也没注意。

她是有多久没有坐公交车了,应该是毕业以后吧,慕容岚没有大少爷脾气,没有公子哥作风,这是她一直很欣赏的,记得以前读书的时候好几次慕容岚陪着她和子莹一起挤公交,还特有绅士风范。

海边,慕容岚带她去的地方是海边,夏灵灵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起来,所有的不开心都暂时让他休息去,慕容岚看着穿着白色蕾丝及膝长裙的夏灵灵,长发被吹的异常凌乱却不失美感,仿佛从笼中飞出的小鸟一般肆意的奔跑在沙滩上。

感觉到身后一直追逐着自己的目光,夏灵灵垂下眼睑,无声叹息。

如果没有遇见白皓然,她会很爱他,只是在遇见慕容岚之前她便遇上白皓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慕容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幸福很简单,只要夏灵灵开心就好。

夏灵灵回到家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想要快点去洗个热水澡,浑身都是海水的味道。

刚进家门便看见白皓然坐在客厅,正拿着报纸在看,看见夏灵灵回来,瞥了一眼夏灵灵后目光又继续回到报纸上了,夏灵灵吐了吐舌头,提着鞋子小心翼翼的跑上楼去洗澡了。

白皓然看着夏灵灵的身影,今天的事,她好像当没发生似的。

夏灵灵和慕容岚一起去海边,白皓然是知道的,他甚至怀疑两人有染,不然为什么每次夏灵灵一不高兴慕容岚就会陪在她身边,之后便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白皓然开始真正怀疑夏灵灵嫁给自己的目的了,是爱,是金钱,是地位,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精彩推荐

战廷深聂相思 | 残王痴情,盛宠不良妃 | 我要离婚那一年 | 小妻生猛:大师,破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