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天墨云之韵小说《恶魔总裁,不良妻》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 时间:
点击阅读

恶魔总裁,不良妻》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薛天墨云之韵的小说是《恶魔总裁,不良妻》,它的作者是海未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浩浩荡荡的传奇故事,从来没什么任性到死的决绝偏执,有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随遇而安,无可奈何,或许是命运可怜,他们终究还是相遇了。从一开始的相遇或许就注定了最后的相守,他的失忆,父母的阻挠,或许都变成了他们分别的借口,只是那刻骨铭心的爱情啊,就算是忘记了过去,忘记了你的模样,忘记了对方的名字,也无法放手。即使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与阻碍,那些深深的坚持啊,都无法忘却,他们为对方舍弃一切,最终也得到了一切,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恶魔总裁,不良妻》小说试读 第一章 西苍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也是类似的景色,那时她还不过一个女大学生,校园是她最多的归属,那时候相遇是一种遥遥无期的期望,却没想到,一个简简单单的擦肩而过,就注定了一世缘分。

在她的眼里薛天墨其实不过一个富家子弟,除了帅点,还有什么可取之处?要么说纨绔子弟呢,她从来很讨厌那种人。

对她来说,大概一份真挚的友情就难能可贵的多了,她还记得小时候自己生父温柔的微笑,不过后来大多只有继父的责备与打骂了,其实她很庆幸,自己还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活着,没有被困在痛苦的亲情里和无奈的绝望中。

薛天墨从来不会认真的去看那些女孩,他知道自己的命运,知道自己的归属,他曾以为自己不会爱上谁,直到遇见了她。

第一次相遇,他见她哭红了鼻子,他冷笑这样的女人一无是处有何可用?后来他再见她,她冲着胆子骂着一群小混混,只是为了一只流浪狗,他嘲笑她懦弱,却还是忍不住出手救了她,再后来,他见她,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究竟是什么呢?

记得那一次,他第一次代表公司出去谈合同,她却误闯进了他们的包间,一脸的局促不安,不断道着歉飞也似的逃离了那里,他离开的时候看到醉酒的她在舞台上疯狂的唱着歌,大概这就是这个懦弱的女人发泄自己的方式了。

他终究忍不住上台强行将她抱走,这大概是他和她的第一次际遇,却注定了永恒。

后来他们终究相爱了,从大学到毕业,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这样的爱情会如此坚持,不可打击。

薛天墨温柔的看着她“阿云,今天是你生日,我没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片天地唯一一件完全属于我的东西,在这儿,”说着,他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胸口“我早已经将它彻彻底底毫不保留的寄存在了你那里。”

云之韵低眸,水波微荡,神色黯淡,她记得今日薛父来找她时坚决的神色,他用一切换她离开,这大概就是父爱,可是难道自己是真的错了吗?自己与他不是真心相爱嘛?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定要分开,为什么自己的存在只会妨碍他?

“阿云,我爱你!”薛天墨单膝跪地,轻轻的亲吻她白皙的手背,“嫁给我,好吗?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可是为了你,哪怕是整个世界,我也会努力得到,只为你,也只会为你,如果这样,你愿意吗?”

云之韵沉默,愿意,她怎么会不愿意,可是她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在他的身边,一路相互扶持吗?还是说,离开是自己最好的选择你呢?

薛天墨看着跑神的云之韵,站了起来,将她拥在怀里“阿云,你究竟在犹豫什么呢?”

云之韵低眸,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天墨,再给我点时间好吗?让我在考虑考虑~”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发颤。

薛天墨担忧的看着她“阿云,你还好吗?我不会逼你的,我送你回家,你慢慢想好吗?”

云之韵点头,薛天墨横手便抱起了她,走到了车里,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眸色沉默,这其中不知酝酿了多少东西,似乎有失望,有担忧,有温柔,有执着,而最多的,还是那无法舍弃的眷念之爱。

一路无语,薛天墨停下车子,等着云之韵下了车,沉默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楼道的尽头,最后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抽了一根又一根烟,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望着楼上关掉的灯光,终究启动了车子离开。

云之韵望着他离开的模样,不言不语,沉浸在黑暗之中,低声哭泣。

第二日,云之韵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无数个未接电话,都是薛天墨的,当她犹豫很久打回去的时候,电话却无人接通了,她一时间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给薛父打了过去。

云之韵紧张的道“薛伯父……”

薛父的声音似乎很生气“你是知道天墨现在的状况了吧,他车祸很严重,失忆了,不记得你了,我会给你一大笔钱,你离开他,放他走,给他新的生活,行吗?”

云之韵一愣,手中的手机直直掉落在床上,眼泪无声滑下,是吗?他出了车祸,在昏迷前心里想着的都是她,她却不在,大概是她伤透了他的心,所以如今他醒了过来,也全然不记得她了。

“喂,喂你还在吗?”电话那头薛父的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云之韵接起电话,寒声道“好。”

这大概是她最坚决的一次,他们的一生大概就从此分离了,命运的终端还会重聚吗?他们之间,果真就结束了吗?

三年后,云之韵想,大概如今回去也没什么了吧。

只是没想到命运这样巧合,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竟然是薛天墨的公司。

“我们……见过吗?”薛天墨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云之韵,怀疑道。

云之韵哑然,半晌才道“怎么会见过呢?”

听说薛天墨已经订了婚,对方是任家大小姐,门当户对。

薛天墨似乎动摇了,这场关于利益的婚礼他突然想终止掉了,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那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女人吗?

任晓晓本事开心的来找薛天墨商量订婚典礼的,却没想薛天墨黑着一张脸,只留下一句“我不会娶你的,现在结束这场闹剧吧!”很快,各大新闻就报道出了这件事情,不出意料的,任晓晓找上了云之韵。

“云之韵小姐,咱们可以单独聊聊吗?”任晓晓冷笑道。

云之韵点头,随她进了附近的一间小屋“不知道任小姐有什么事情要单独找我?”

“难得你认得我还敢跟我过来,我告诉你你是没有机会的,别忘想飞上只有变凤凰,天墨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的。”任晓晓冷冷的道“我才是最爱他的,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他是我的一切,无论是做什么,我为了他,都愿意,而且,也只有我可以站在他的身边,帮他抵挡一切而你,不能,懂吗?”

云之韵强装出微笑“我不知道任小姐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我跟总裁本就没什么关系,也不有什么关系,您是不是想多了?”

任晓晓一巴掌甩了过来“认清自己就好!”说完转身就走。

云之韵愣了好半天,突然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待下去,便收拾收拾出了房门,正值深秋,金色的叶子落满小路,踩在上面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树叶清香,竟是让云之韵如此眷恋。

“叮铃铃……”手机响了,“喂,哪位?”“是云之韵小姐吗?”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并不熟悉,云之韵很确定这是自己不认识的人,“是我,你是?”云之韵问,“我是谁不重要,我的老板有事情找你!”“什么事?”一阵风吹过,云之韵打了一个激灵,敏感的问,“到西巷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不过去会怎样?你又不告诉我你的老板是谁?”云之韵有些生气。

手机那端沉默了一会,只吐出几个字,“和薛天墨有关。”便挂断了电话,车祸出的蹊跷,云之韵自然不会不知道,她想到车祸,手心不禁冒出一层冷汗,和薛天墨有关,这几个字在她脑子里来回响着,她停下脚步,跑到大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

“去西巷。”

西巷是一个高薪阶级一个地下商场,只是打着一个朴素的名号,干着大单的生意,云之韵也是在和楚岚闲聊时听过这个地方,不过两个人都不曾来过,这种地方,若不是这个电话,云烟一辈子都不想来到这种地方。

跨进看似简单的玻璃门,立刻迎上来一个男子,“可是云之韵小姐?”白净的脸上有几分善意,又有几分狡黠,“是我!”云之韵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个黑衣的壮汉围了上来,云之韵本能的想要推开围上来的人,可是那些都是八尺大汉哪是一个小女孩子能应付的了的?

不过云之韵还是拼命地挣扎着,出于无奈,有一个黑衣男子下手刀砍晕了云之韵,那个白净的主管摇摇头,在这里工作二十多年,这种场景他是司空见惯,总是有一些同情也只能留下一声叹息,帮不了什么,“你,抱起她,带到老板那里吧!她都晕过去了,动作轻点吧!”他随便指了指一个人,转身走开了。

曾经有一个将军历经战场,杀敌无数,有人问他,是不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看见杀人都麻木了,老将军苦笑着,“亲眼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面前就这样消殒,怎么可能没感觉?每一次都会心里难过,每一次!”这位西巷的主管便是这样一个人,深谙其中道理,他并不知道这个云之韵到底与雇主有什么矛盾,总之这个女孩才这么年轻。

不怪主管感叹,熟悉西巷的人都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啊,鬼门关,与地狱无异,不说活着出来的没几个,就算出来了,也被折磨得半死,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不过是干干的等死,这就是西巷,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个法律触及不到的死角,就这样收着钱,替人干着惨无人道的混账事。

“这就是云之韵?”五大三粗的壮汉,看看躺在地上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天人之姿,竟没有什么兴趣,“是啊,任小姐要求要让她……”一个喽啰坏笑着走到他们的头儿面前,小声的说了几句。“这样啊,那么,拖下去,赏给兄弟们了!”头儿摆摆手。

这时一个白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不可,这个人是薛天墨的女人,薛氏集团虽然和任氏集团不相上下,但是,以薛氏集团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此事还是先压下来,待兄弟们先去周旋再定下来。”说完很严肃的推了推鼻梁上金边的眼镜,“也好,先带下去吧。”领头的人想一想,点点头。

薛天墨回到书房,听到关门的声音也没在意,可是渐渐天色暗了下来,云之韵却还是没回来,他开始有些不安,是不是晕倒在路上了?是不是迷路了?是不是……他甩甩头,不敢往下想,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夏爵,你有叶水涵的联系方式是吧?”“嗯,怎么?”“把号码给我!快点。”薛天墨已经没有耐心了。

精彩推荐

穆少,好久不见 | 许灵依卓无言 | 鼎御乾坤 | 谭曌顾聆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