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谋杀物语》小说在线阅读 方涵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 时间:
点击阅读

谋杀物语》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方涵的书名叫《谋杀物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黑眼圈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世间无鬼,痕迹学,能解释一切灵异案件。一个被警校开除的隐没奇才,揭秘灵异大案和血腥案件的内幕:鬼叫餐案、演艺圈养小鬼、降头术杀人案、鬼“月抛”、色魔案……黑岩首本以痕迹学解读灵异案件的大作、黑岩最专业的刑侦推理作品。...

《谋杀物语》小说试读 第001章 鬼叫餐


在读我的故事前,我必须声明三件事。

第一,我不是你们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我学心理学的朋友甚至认为我存在反社会人格障碍,我写的每一件事,不能用传统的善恶观来评判,所以,不要用你们的道德观念来绑架我。

第二,我不信鬼神,更不拜鬼神,虽然我经历的一切诡异可怕,但是,都跟鬼神无关。

第三,涉及一些敏感信息,人和地方,我都用化名。

我叫方涵,曾经在京市某著名公安警校学过几年刑侦,专攻痕迹学。后来被人陷害,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原因被开除了学籍。我至今还记得,陷害我的人目送我离开警校时候得意的表情。再后来,我亲眼看见那人和我警校的女朋友一起从宾馆里出来。

从那之后,我换了联系方式,在社会上混迹多年。

如果不是有特殊的目的,我不愿意上警校,因为那种无能的地方,容不下我。至于什么是特殊的目的,后续会提到。

离开警校后,我认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一般观念里的恶人。

我要讲的故事,从一件大家在网上随手一搜就能找到的案件开始:鬼叫餐。

案子实际发生在1998年冬天,而不是网络上流传的1989年,发生地点是大陆之外的港区。网络版本众多,我要说的,都是你们不知道的。

那年,我已经离开警校多年,我派了四个人到港区帮我绑一个人回来。

这个人,跟我爸一起蹲过监狱,我爸死后,我一直在找他。数年没有消息,这一次,我终于在港区发现了他的踪迹。

我没想到的是,我派去找人的四个兄弟,到港区没多久便音讯全无。整整一个星期之后,四人其中之一的老九才直接找上门来,他带来了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

他告诉我,兄弟几个都死了。

我惊讶地问怎么死的,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就吐出两个字来:中邪。

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老九低着头,连声音都阴冷了许多。

没来得及多问,老九转身跑了,他告诉我,事情应该很快就会被报道出来,他只是先报个信。

但事实是,这案子在当时没有被大肆报道,却见诸于像天涯这样刚建立起来的论坛,作为小道消息存在。

我派人找过老九,但没找到。两天之后,我接到通知,以案件相关人员的身份赴港协助调查,我这才详细地了解了整个案件的过程。

四天之前,港区警方发现了四具男尸,死者包括两天前给我报信的老九。他们都死在了这么一栋老式公寓里。一开始我并不相信,因为老九在两天前还和我见过面,但看到尸体之后,我确定了。

正值冬天,尸体腐化的程度并不是很厉害,身上的尸斑分布严重,那是尸斑进入浸润期之后才会呈现的形态,考虑低温对尸斑形成的影响,他们的死亡时间,在一周之前。警方没有告诉我他们的死因,但是我一看尸斑的颜色,就大致推测出来了。

这几具尸体上的尸斑,全部呈现鲜红色分布。一般而言,尸斑呈暗紫红色,而在一氧化碳中毒的情况下,碳氧血红蛋白将呈鲜红色,通过尸斑表现出来。老九等几人,应该是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

尸体上没有任何伤口,没有出血,但是后来听说,案发现场的墙上,发现了很多密密麻麻的血手印,血液是死者自己的,指纹,也是死者自己的。

报警的是一家餐厅的老板,他给警方提供的信息令人不寒而栗。

一周之前,这家餐厅陆续地接到了同一个号码打来的订餐电话。一开始是餐厅的配送员去给订餐的人送餐,但是送餐的时候,主人家并没有把门全部打开,而是开一条门缝,把钞票从门缝里递出来,再把外卖拿回去,之后门就关上了。

原本没什么问题,可是当天晚上,老板在清点钞票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冥币。

老板怒斥伙计,问是谁搞的恶作剧,但无人承认。老板心肠不坏,想着就这样过去。可是,第二天晚上,同样的事情发生了,老板又在钞票里发现了冥币。

问起原因,终于有伙计说起给那家人送餐时,主人只开门缝的诡异反应。

第三天,餐厅依旧接到了订餐电话,老板决定亲自送餐。老板到了那栋老式公寓之后,门果然只打开了一个门缝,一只瘦巴巴的手从门缝里伸了出来,手上还夹着一张钞票。

据老板说,那楼道很阴森,看到那只瘦巴巴的手,他就有些害怕了。接过钞票,递过食物,老板反复地确认钞票没问题之后,赶紧离开了那个地方。但是,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再次发生了:那天晚上,老板在清点钞票的时候,又发现了一张冥纸。

老板又惊又怕,报了警。警方很快就赶到那栋老式公寓,撞开门之后,警方在出租公寓里的麻将桌上,发现了四具尸体。法医对四具尸体进行了解剖,鉴定发现,尸体的死亡时间和我推测的一样,已经一周了。

法医在四具尸体的肚子里,发现了很多新鲜的食物,有米饭,有面条,而这些食物的残留物,竟然都是那三天餐厅送出来的食物。人死后,消化系统的功能也会迅速停止,法医根据食物消化分解的程度,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食物没有被消化,说明这是死者在死后摄入到食道和胃里的。

一时之间,警方和知情者,全被震惊了,媒体也捕捉到消息,鬼叫餐的传闻,在港区闹得沸沸扬扬。

还有一些事情,港区的警方一时之间也不敢公开。据说,在法医鉴定得出死者已经死了的那几天,隔壁邻居总会在半夜的时候,听到麻将碰撞的声音。而居住在公寓对面的人,还在夜里看到四道黑影映在窗户上,看那动作,就是在打麻将。

甚至于,警方在餐厅老板收到的冥币上,发现了死者的指纹。餐厅已经暂时关门了,有算命先生说死人用的钱和活人的不一样,所以收到的钞票才会变成冥币。这让餐厅上下吓破了胆,所有人都烧香拜佛,祈求平安。

这四个人,是我派到港区来的,港区的警方确认死者身份之后,立刻通过京市的警方,把我送到了港区。和我随行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警察,叫陈凡,他显然不愿意来港区,一路上,抱怨连天,对我的态度也不好。

到港区的那天,我在警局里坐了整整一天,除了见了老九等四个人的尸体,就是接受港区警方的询问了。

我并没有把我在前两天还看到老九的事情告诉警方,案件已经这么诡异,我再给他们这个消息,我担心警方在处理某些涉及灵异的案件草草了事。我派他们来找人,他们却死了,这件事,很可能和我要找的人有关系,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我隐瞒了下来。

我早就想好了托辞,我对警方说,这四个人是我拜托来港区购物的。警方没问出什么,暂时让我离开警局,等待随时传唤了。

负责看守我的,是和我随行的陈凡。陈凡在京市一个支队的办事,混的还不错,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他。当天晚上,我和陈凡就住在立案警局附近的招待所里。我跟陈凡说,想出去溜达一下,抽根烟。陈凡懒得管我,但还是把我的身份证和钱包都扣下,才放我出去。

我跑出宾馆之后,确定陈凡没有跟上来,才给罗峰打了个电话。罗峰是我的好兄弟,我在离开警校的那几年和他相识。他是某帮的话事人,在港区一带吃的开,近几年在大陆活动,还在京市开了公司,京市警方关注了他很久,但是因为缺少证据,一直没有办法。

我给罗峰打电话的时候,罗峰正在粤市办事,粤市离港区很近。他听说我被弄到港区来了,马上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告诉他,我派到港区的四个人,被人杀了。

罗峰火气冲天,问是谁干的,还说他要派人解决,声音大到电话的听筒都呲了声。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让罗峰尽快到港区来,顺便多带几个兄弟。

挂断电话之后,我找了一下方位,去了涉案的那家餐厅。餐厅就在新界北,离警局和我们住的宾馆都不是很远,餐厅叫朝阳记(后改名潮涌记)。茶餐厅的位置并不偏,还不是很晚,但是茶餐厅正门的行人却寥寥无几。仔细观察,还会发现行人每当要经过朝阳记的时候,都会故意绕道走,甚至爬人行护栏。

我像个异类一样,走近了朝阳记,和传闻中一样,朝阳记暂停了营业,大门之上,到处都贴着黄色的咒符。

我听到有奇怪的声音,所以绕到了朝阳记的后门。果然,奇怪的声响,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精彩推荐

最后是我开了口 |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 伐天仙尊 | 萌宝天降:总裁爹地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