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鸢鸢相报txt百度云 姜鸢也尉迟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0-09-16 22:13:29   编辑:冷残影
  • 鸢鸢相报

    鸢鸢相报这本书奇幻无比,奇异之处溢于言表,简介以人神秘之感,吸引了读者兴趣,请作者谈栖再接再励。

    谈栖 状态:连载中 类型:豪门总裁
    立即阅读

《鸢鸢相报》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鸢也尉迟的豪门总裁小说正在火热上线中,内容精彩绝伦,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书中精彩段落节选:人间妖精女主VS温润腹黑男主三年后,她重新回到晋城,已经有了显赫的家世,如胶似漆的爱人和一对可爱的双胞胎。端着红酒游走在宴会里,她笑靥如花,一转身,却被他按在无人的柱子后。他是夜空里的昏星,是她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妄想,现在在她耳边狠声说:“你终于回来了!”她嘴唇被咬破个口子,满眼是不服输的桀骜:“尉先生,要我提醒你吗?我们早就离婚了。”——————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鸢鸢相报》 第009章 我以为我有资格 免费试读

尉迟低下头靠近她的唇,没有完全贴上去,若即若离,但彼此的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他低声道:“没感觉裙子穿着有哪里不舒服吗?”

鸢也微微紧绷:“什么?”

“标签没有剪掉。”尉迟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微微收紧臂弯,鸢也立即就感觉到皮肤被纸片硌到,她顿了顿,然后说:“还好标签是在里面,要不然就丢脸了。”

“我帮你剪掉。”

不等鸢也回答,他就拉开她背后的拉链,微凉的手探了进去。

鸢也有些敏感地躲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他咬住了嘴唇,随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席卷。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上了床都是一个德行?

尉迟平时几乎称得上温文儒雅,说是个商人,看起来更像是个满腹诗书的教授,再戴个眼镜就能以假乱真,怎么看怎么君子,但在床上却凶狠得像野蛮人。

哪怕是接吻,他也会故意把她的嘴唇咬破。

鸢也其实不想跟他这样,他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没说清楚,特别是那对母子,她甚至提了离婚,今天你来我往的撩拨不过是都不想落下风的挑衅。

但尉迟从来就不是会尊重她意思的人,他抱起她转身压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按了哪个按钮,所有窗帘立即降下,挡住了外面的人窥视里面的人的可能性。

然后不由分说,开始侵略。

女人永远反抗不了男人。

三个月没有同房,起初鸢也有些不适应,身体微微颤抖,可不知怎的,他好像更兴奋了。

等到他尽兴,鸢也已经累得抬不起眼皮,还好他的办公室里有个小隔间,有一张床可以躺着。

尉迟将被子盖在她身上,然后进了淋浴间冲洗。

鸢也本来要睡过去了,忽然听到一阵手机铃声,她皱了皱眉,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睡意去了大半。

手机不是她的,是尉迟的。

来电的人,叫白清卿。

是春阳路14号的那位白小姐吗?

她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挂断。

尉迟从淋浴间走出来,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间,周身热气未散,烟雾缭绕,眉眼愈发俊美,看到鸢也趴在被子上看手机,他道:“我以为你很累。”

鸢也放下手机,嘴角微翘:“哪有尉总累,白天忙着开疆拓土,晚上也忙着‘开疆拓土’。”

就是不知道白小姐那娇娇弱弱的身子,经不经得住他的折腾?

这么想着,她突然觉得有点犯恶心。

尉迟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眉头一皱:“少跟顾久混在一起,别学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腔调。”说话荤素不忌,是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吗?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现在才怕他带坏我,太晚了。”鸢也伸手拿起水壶,倒了杯温水喝,压压不适感。

晋城年纪相仿的名门子女里,跟她合得来的没几个,顾久最对她的脾气,而且跟她可是有革命感情的。

尉迟走近她:“你以为我不知道,周渊是他帮你找来的,在我的头上动土,他的胆子倒是不小。”

眉心一动,鸢也立即说:“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别拉无关的人下水。”

尉迟修长的手指将她的下巴抬起来,指腹揩过她的唇边的水渍,他黑眸深邃:“你很在乎他?”

鸢也对上他的眼睛,只觉得有点危险,立即避开,掀被子下床:“没别的事,我先回家了。”

脚还没着地,尉迟就低头吻住她的唇,同时把她往床上压,鸢也双手推开他:“喂!你——”

他一手擒住她两只手腕,另一只手扯掉浴巾丢在床边。

鸢也真的想不明白他今天哪来的兴致?

手滑到她的腹部,鸢也敏感地一缩,他碰到她那道四五厘米长的疤,在她耳边问:“怎么来的?”

“你以前不是问过吗?阑尾手术。”鸢也皱眉。

尉迟掰过她的脸和她接吻。

不过这次他没能折腾她太久,因为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尉迟百忙中瞥了一眼,本是不想理的,但看到那个闪烁的名字,脸色微微一变,立即放开鸢也起身。

他离开得又快又干脆,鸢也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下床接了电话。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一边穿衣一边低声安抚:“别担心,我马上到……别哭,有我在,阿庭一定没事。”

身上属于另一个人的余温散去后,鸢也第一次感受到立冬的寒冷。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毫不留情离开,要赶赴到另一个女人身边的男人,他还是她最喜欢的模样,但不知为什么,在她眼前越来越模糊。

尉迟挂了电话,往前翻来电记录,十几分钟前白清卿就打过电话来,但是被挂断了。

当时他还在洗澡,能碰他手机的,只有鸢也。

他抬眸,不复迷情的眼睛冷得结冰:“谁准你挂我的电话?”

鸢也笑:“我以为我有资格。”

我以为就凭我是你合法妻子的身份,是有资格挂掉一个来找你的第三者的电话。

原来没有吗?

尉迟盯着她看了片刻,拿起外套,快步出门。

握住门把时,他停下脚步,沉冷的声音穿来:“清卿不会在我工作时间打电话给我,除非是阿庭出事,阿庭有先天性白血病……”

门“咔嚓”一声关上。

鸢也独自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好一会儿,她才眨了下眼睛,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她手背上。

低头一看,是一滴泪水。

难怪呢,就说怎么刚才看他越来越朦胧。

太丢脸了,居然被他看到哭的样子。

鸢也抬起手捂住脸,轻声叹气:“有什么意思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