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最是深情留不住全文免费阅读 黎曼心陆昭函大结局无弹窗

2020-11-22 12:12:08   编辑:素流年

《最是深情留不住》 小说介绍

由织筘倾心力著小说《最是深情留不住》,主要围绕黎曼心陆昭函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黎曼心陆昭函的小说讲述了:一次意外,她与他的命运纠缠在一起。她心里没他,他亦是利用着她。后来。她烦了,倦了,她平静地对他说:“还是离婚吧。”他漫不经心地吐了口烟圈,“不急。”最后。他将她锁在怀中,咬着她的唇,“别走,留下。”...

《最是深情留不住》 第11章 他的交易 免费试读

“董家?”

陈院长点头应道:“恩,他说他是董家的管家。”

董家人我只见过一次,就是在我七岁的时候,那时黎静华带着我打算最后一搏,可是我们连董家的门都没能靠近,只有一个中年管家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将我们赶走。

嫁入豪门无望,黎静华带着我离开了C城来到A城居住,开始了她寻找新目标的私生活。

她把我扔在孤儿院的时候,我身上什么信息都没留,以至于我到后来才明白,我为什么没去上幼儿园和小学,因为黎静华根本就没给我上过户口,后来我上的是孤儿院的集体户口。

陈院长曾想给我找领养人,我拒绝了,请求她留下我,在我拿到身份证后,我就出去打工,勤工俭学,挣得每一分钱都交给陈院长,用以报答她,为孤儿院出一份力。

对于我的过往,陈院长问过我,但是我没有说,因为我知道即使说了也无济于事。董家不认我,把我送过去也会被再扔掉,更不要说消失无踪的黎静华。

与其再次被扔,我宁愿就这么呆在孤儿院,起码这里能给我曾经没有的温暖。

对于这种只生不养的父母,我只当他们都死了。

现在董家又派人来询问我的事,我猜多半是因为前段时间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有关我和陆昭函结婚的事。

苗雪利用媒体夸大了各种信息,董家人想不知道都难。

“他问了你什么?”

陈院长说道:“就问了些你来孤儿院后的事,还有你的近况。”

我点点头,只希望董家人不要掺和到我的生活里。

“恩,知道了,不管他。”

陈院长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道:“曼心,我知道你心里藏了很多事,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不是一个人,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一定告诉我。”

“谢谢你陈院长,实在没办法我会向你寻求帮助的。”

陈院长听我这样说,只无奈摇头,她了解我的性格。

遇事不顺,我就喜欢呆在孤儿院,那是一种回家的感觉,在这里我可以抛开一切沉淀内心,之后再次重整旗鼓去面对。

孤儿院的孩子跟我一样被各种原因抛弃,所以我跟他们很容易走进。

“曼曼姐,陈院长找你。”

去了她的办公室,意外的见到了陆昭函。

在孤儿院过得太快乐,我都快忘了他的存在了。

陈院长对外界的事不关心,也不知陆昭函跟她怎么说的,她惊讶地拍了拍我的手,笑道,“你这孩子,结婚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你们先聊吧。”

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人,我往木质沙发上一坐,“来离婚?”

陆昭函不答,从兜里掏出烟被我一把抢过,“别在这里抽。”

他略带不满地把烟抢了回去,只是叼在嘴里,双腿随性地交叠,而后一副像是在说天气不错的语气说道,“苗雪下周结婚。”

我挑了挑眉,“所以呢?”

别说她结婚,就算她未婚先孕,我都不觉得有什么,总之我没什么想法。

“所以,你和我一起去。”

我冲他假笑了下,起身去饮水机旁接了杯水,靠在办公桌边慢慢饮着,“不去。”

陆昭函侧着身,与我谈起了交易,“陪我去,黎静华的债我来还。”

我嗤了一声,说得豪爽,不还是变相的让我替她还债嘛。

见我不为所动,陆昭函又加了报酬,“听陈院长说孤儿院要搬迁,这事我可以帮忙搞定。”

我收起了不以为然的心思,微微蹙起了眉头。

陈院长之前跟我提过这事,孤儿院本就是私立的,是她和过世的丈夫一手创办的,当初他们变卖家产选择了这里,对于陈院长来说,这里就是她的家,有着她和丈夫以及孩子们的美好回忆。

现在有个大买主看中这块地,想要买下来开发成商业街,陈院长一直没同意,双方就这么耗着。

最近孤儿院时不时遇到些麻烦事,停水断电或者附近出现可疑人士等等,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不难想是对方指使所为。

“怎么样?要陪我去参加吗?”

不知何时,陆昭函已经来到我跟前,他比我高出半个头,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我。

有陆昭函出马,这事自然会摆平,但是一想到那未知的婚礼,我心里就很不舒服。

“你说到做到?”

“自然。”

我心一横,算了,不就是被当工具人嘛,孤儿院才是最重要的。

“一言为定,如果你说话不算话……”

“不会。”

陆昭函拿过我手里的杯子,将剩下的水全喝掉,在我愣神之际,捧着我的脸,将他嘴里的水全渡给了我。

我不拒绝陆昭函吻我,因为我可以咬他,就像现在。

只是这家伙就跟铁做的一样,完全不觉疼痛,只一味地对我攻城略池,最后我只能投降。

等到我放软了身子,他才意犹未尽地退开,几不可闻的一声轻笑从他鼻间哼出,背过身极为潇洒地挥手向外走去,“两天后我来接你。”

我擦干净嘴巴,重新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地全喝掉,想要冲掉他的味道。

不多时陈院长走了进来,她关切地看着我,“曼心你还好吗?夫妻吵架在所难免,彼此冷静后,好好沟通。我看你先生也不像是个会胡搅蛮缠的人。”

很明显陆昭函没跟陈院长说出自己的身份,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跟陈院长说了什么,只能顺着她的话道:“恩,我知道。院长你别被他骗了,这个人坏得很。”

陈院长只当我还在生气,劝道:“你呀,性格要强,有时候该服软就服软,感情是需要经营的,并不是上战场非要比个输赢。我知道你在感情上防备心重,但你既然选择与他结婚,说明你们是认同彼此的,你也别总是把心思藏起来,事情摊开了,反而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

我不能跟陈院长说我与陆昭函结婚的原因,我怕她担心,只简单地将话题扯开,“我明白,陈院长两天后我就走了,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孩子们也很喜欢你,你要是有空就回来看看。”

“好。”

两天后,陆昭函亲自开车来接我,临走前陈院长又对我一番叮嘱,我都一一应了才离开孤儿院。

我照旧坐在后车位,路上我们谁也不说话,等到了陆昭函的别墅,客厅里五六个人年轻男女在等着我们。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两步,警惕地看向陆昭函,“你又搞什么鬼?”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