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天眼迷局》薛弃卢浩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5-09 20:04:20   编辑:豆腐乳
  • 天眼迷局

    天眼迷局很好看啊!就是更新慢,能不能快点,争取在我有兴趣的时候更完。

    吃大米的老鼠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天眼迷局》 小说介绍

都市生活小说《天眼迷局》,是以“薛弃卢浩”之间的故事为主线而展开的小说,是作者吃大米的老鼠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多年前的一场车祸,薛弃父母双亡,爷爷被迫毁目退出古玩行,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的隐情?身怀观形透器的神奇天眼,熟读包罗万象的《断物诀》,少年薛弃得知隐藏的真相后,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替父母报仇雪恨、为了延续祖辈的荣光、更为了还古玩行业一片净土,薛弃毅然承担起对抗“藏云会”九头佛的大任……...

《天眼迷局》 第七章 唐代佛龛 免费试读

眼瞅着快到晌午时分,薛弃和大狗才离开面馆,又在旁边的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这才上车开始干正事。

哥俩慢慢悠悠开着车,沿着先前孟三秋师徒进镇子的方向驶去,遇上岔路口就停车向当地的居民打听孟三秋车辆去向。

就这样磨蹭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在一片老旧的建筑前看到了孟三秋的奔驰座驾。

哥俩停好车,蹑手蹑脚朝老房区中央位置摸去。

刚走了没多远,来到一座占地较大的古旧宅子前。这宅子斑驳的朱漆大门敞开着,院子里已经荒草丛生,显然很久没人居住。

两人正要继续往前走,突然听到大宅里屋传来谈话声,大狗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低声道:“是孟老拐的声音!他们在屋子里!”

薛弃二话不说,转身就和大狗大摇大摆往院子里走。

屋子里,孟三秋师徒正背对大门和一个八字胡的中年男子交谈。

中年男人看到有陌生人进来,立马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闯进我家的祖宅来了?”

“咱哥俩是和孟老板一起的,您别见怪。”大狗的狗皮脸发挥作用,赶紧掏出香烟来,笑着走过去给屋主散烟。

孟三秋回头看到是薛弃和大狗,脸上表情诧异里带着不悦,冷笑道:“你们怎么来了?找到好玩意了?”

大狗摇摇头:“我们俩对这儿人生地不熟的,转悠了半天连路都分不清,没想到在这遇到你们了。”

“那你们赶紧走吧!”孟三秋可不信大狗的鬼话,没好气道:“这地方我们先来的,甭想拿我给你们当‘明灯’!”

大狗涎着脸笑道:“孟老板,您这话就不对了,您是来收东西,咱们也是来收东西,凭什么赶咱们走?宅子又不是你家的!”

孟三秋一时语塞,只能朝屋主施压:“赵老哥,这俩小子不是我的朋友,你快赶他们走,不然咱们的生意做不成!”

屋主老赵不是傻子,看出这两拨人不对付,要是双方都看上了老宅里的东西,说不定彼此竞价,这对他来说可是大好事,实在没理由替孟三秋赶人出去。

“嗨,我看你们都是吃一碗饭的,一起看看呗,赶人家走做什么?”屋主老赵心里打着小算盘,委婉拒绝了孟三秋。

孟三秋还要说什么,身旁的吴永光老爷子拉拉他的手臂:“遇上就遇上吧,咱们比的是眼力,找到合适的玩意还得凭实力。”

这话点醒了孟三秋,即使大狗和薛弃看上宅子里值钱的老物件,他们也不一定拿得下,论财力他们两个愣头青压根不是孟三秋的对手。

屋主见机岔开话题化解尴尬:“我们老赵家打大清朝就是大户人家,到我老爹手里后,祖屋里值钱的玩意都变卖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在这儿,你们自己看看吧,看上了什么尽管说,只要价格合适立马拿走。”

主人发话,孟三秋和薛弃两边于是开始在屋子里转悠着四处打量。

这间屋子显然多年没有住人,到处积满了灰尘,也只有一些简单老旧的家具摆设,都是市面上常见的货色,谈不上值钱。

转悠了半天,薛弃和吴永光老爷子同时注意到侧屋里墙壁上的一座佛龛。

这座佛龛高约六十公分,宽约四十公分,外形像是一座小殿阁,斗角飞檐,雕龙刻凤,做得颇为精细,只是上头积落的灰尘太多,看上去邋里邋遢并不起眼。

吴永光抬手拂去佛龛底座处的尘土,仔细看了看,眼睛里放出光华,拉着孟三秋走到一旁低声嘀咕起来。

薛弃这时早已通过无形之眼看出佛龛的材质与历史,低声对大狗说道:“好家伙,海南黄花梨,而且是唐朝晚期的做工!”

如今的行市,海南黄花梨原木的价格都极为昂贵,更别说是以其为材质的古董了!更何况还是唐朝的古物!少说也得值个百来万!

“唐朝的海黄佛龛?!没开玩笑吧?”大狗浑身一哆嗦,走近两步抬起袖子就要擦拭灰尘细看。

薛弃连忙拉住他,提醒道:“镇定点,屋主估计还不知道这玩意多值钱,别醒了门子!我估摸着吴永光那老头子也看出来了!”

果然,吴永光和孟三秋嘀咕一阵,孟三秋立马眼睛放光,长吁几口气平复心情后朝门口抽烟的屋主喊道:“老赵,你这屋子里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就这佛龛看起来还凑合,我收了!”

屋主老赵一听,立马屁颠屁颠跑过来,开门见山地问道:“孟老板,咱们不是第一回打交道,你说能给多少吧。”

孟三秋有意无意看了眼一旁的薛弃和大狗,伸出一个巴掌:“一口价,五千块!”

老赵也是老油条,心里乐开了花,还想着再抬点价,于是摇头道:“五千?太少了!这佛龛可是有年头了,一直就在这老宅里,要不是我老婆信基督,我早拆回新房子里,给多少钱都不卖的!”

“我出一万!”一旁大狗心里直痒痒,见机出价。

老赵眉毛一跳,高兴得话都说不出来。

孟三秋脸色一沉,立马压住大狗:“两万!老赵,咱们老交情,这价格别人我给不了!”

老赵眼珠子一转,又望向大狗。

大狗白了一眼孟三秋:“五万!手机立马转账!”

“跟我抬价?!你们俩还不够格!”孟三秋怒了,再度出价道:“八万!回车上直接给现金!”

大狗这下不敢吭声了,他毕竟入行没几年,资金都用来屯了货,手头上能用的也就不到十万,确实不是孟三秋的对手。

一直不吭声的薛弃却突然开口:“我出二十万!”

在场几个人都被薛弃的出价吓了一跳,孟三秋还在发愣,屋主老赵搓着手掌道:“二……二十万?你……你再说一遍?!”

老狗赶紧拽着薛弃转过身去,低声道:“咱们哪有那么多资金?别玩脱线了!”

薛弃笑道:“没事,孟三秋已经急了,可定不会半途放手。就算咱们得不到这佛龛,也得让他姓孟的多出点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