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重生之侯门贵后》 第7章 他一定要拿下! 免费试读

2021-09-15 14:12:09   编辑:布丁
  • 重生之侯门贵后

    重生之侯门贵后这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神作,我也看了四五年小说了,小说界的套路也都见了一遍。但看到这本小说却给了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袅袅鱼音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重生之侯门贵后》 小说介绍

强烈推荐好文《重生之侯门贵后》,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安珺瑶谢辰烨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倾侯府之力助人渣上位,却落得个满门抄斩容貌尽毁。只在濒死之际,遥遥望了一眼那为她杀进宫的白衣银甲。重生后的安珺瑶:别问,问就是黑化。争名利,算人心,谋报应,她扮猪吃虎笑语如花,心机手段皆令人害怕。只在面对自家二哥时,眼底如同春雪融化。谢辰烨寄养侯府受尽欺凌从不多话,也早知人前柔弱的小妹妹并不是朵小白花。却实在被她缠得没办法。他隐秘练武,安珺瑶送她绝世神兵孤本剑谱。他暗中布局,安珺瑶看破全局帮忙引线望风。他密谋江山,安珺瑶满脸期待陪他分析复盘。终有一天他咬牙将...

《重生之侯门贵后》 第7章 他一定要拿下! 免费试读

看着日后叱咤沙场的战神低下头让她帮忙上药。

安珺瑶心口划过一丝异样。

她沾了点伤药,轻轻的涂在他的伤口上。

同时,一只温暖的手带着热气握着她的手腕慢慢向上。

安珺瑶忍不住瑟缩,脸颊通红。

反应过来才发现谢辰烨是用内力帮她烘干衣服。

那只手隔着衣物分寸又不容拒绝的顺着那凝脂的胳膊,落在滑润的肩头。

谢辰烨眸色微深。

他常年习武,因为持剑,不可避免的生出几分老茧。

隔着湿透的冬衣,摩挲着女子小巧的肩头。

细腻的肌肤相触,仿佛有源源不断的热量燃烧着四肢百骸。

他垂眸凝视着女子红透的耳尖,染水的眼眸。

喉间情不自禁的上下滚动。

月色如水,两人间的气氛安静又平和。

药上完,似乎连空气都变了味道。

察觉到衣服已经干了,安珺瑶后退一步,移开目光道。

“咳…二哥…好了。”

“嗯。”

谢辰烨收回手,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背过身,挡住远远的烛火。

替她在前面开路。

“走,回家。”

而另一边。

闻人宴上,四皇子醉酒调戏侯府千金一事不胫而走。

且不说安穆侯是开国功臣,便是这么多年受过安穆侯恩惠的武将也数不胜数。

不过第二日,御前的奏折便堆得如小山一般高。

天子震怒,命四皇子殿外跪守半日。

并下令亲自设宴,宽慰安穆侯一家。

南宫泽今日一上朝便颜面尽失。

那些老学究看他的目光都带着隐晦的不屑。

他跪在大殿内,胸中的杀意高居不下。

都是那个疯女人,打乱了他全部的计划。

为了不引起父皇猜忌,他只能借口说自己喝多了酒,一时唐突。

但安穆侯府,他一定要拿下!

“四弟酒醒了?”

刚下朝的太子闲庭散步的走过来,嘲讽的开口。

“你也别怪父皇无情,不听你辩解,谁让你生母是个攀权富贵,满口谎言的奴婢呢?”

“大哥也劝你勤读诗书,莫要贪图女色。”

南宫泽背挺得笔直,不卑不亢的回笑道。

“多谢大哥教诲。”

“只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太子盯了两秒,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纨绔子弟,也就那些瞎了眼的大臣会高看一眼。

南宫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眸中冷意更重。

安穆侯府。

听到帝王设宴这个消息的时候,安珺瑶正在湖边喂鱼。

大大小小的鱼顺着鱼饵一拥而上。

秀珠面带殷勤的开口。

“小姐,陛下对侯府真好。”

好吗?安珺瑶冷笑一声。

这明面上打了四皇子的脸,暗地里却不知道对安穆侯府心里下了几根刺。

就如这水中鱼儿,鱼食在那,其他鱼儿又岂会让一家独大。

投食之人,又怎愿让鱼群独大为首。

这一场设宴,是警告也是试探。

帝王的心思最难猜。

安珺瑶拍拍手,没走几步便得到小厮的通报。

侯爷回来了。

她立马提起裙摆,百感交集的向父亲的书房奔去。

前世因为母亲早去,她被姨娘蛊惑的是非不分,和父亲聚少离多。

后来又被奸人算计,导致她们父女生离死别。

跨过长长围栏,如今见到还身体硬朗的父亲,安珺瑶忍不住胸口一疼,险些落下泪来。

原本还板着脸的安穆侯,面色瞬间布满心疼。

他怒不可遏的用了拍向桌面。

“这个四皇子简直目中无人!老夫一定要再上书陛下,再对四皇子多加管教!”

看着老父亲护犊子的模样,安珺瑶又险些笑出声来。

她语气哽咽。

“爹爹,女儿并未受委屈,只是想爹爹了。”

她一会儿哭,又一会儿笑。

可把安穆侯担心坏了。

安穆侯是个武将,不懂那些文人的弯弯绕绕。

他命小厮把这次边疆带回来的好东西全部送往安珺瑶的院子里。

父女两刚刚坐下没说几句体己话,就闻见一阵清浅的兰花香。

安珺瑶面色瞬间沉下来。

这是她早逝的母亲最爱用的香粉。

她偏过头果然看见安穆侯脸上露出怀念之色。

柳姨娘穿着素雅,揉着帕子满脸欣慰的进来。

“侯爷,您可回来了,妾身日日向菩萨祈福,您离家这么多天妾身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如今一颗心终于是放下了。”

安穆侯语气柔和几分。

“你清减不少,府上的事让你费心了。”

“侯爷说哪里话。”

柳姨娘坐在他右侧,看向安珺瑶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倒是瑶瑶受了委屈,不过昔日里我曾听瑶瑶说起,四皇子俊伟非凡,没想到瑶瑶去见他时,他竟然这般越距。”

这话说的,倒像是她心仪南宫泽已久,故意独处了。

安珺瑶讽刺一笑,面上满是委屈。

“父亲,女儿以前从未见过四皇子,都是从四妹妹那听来的。”

“但是昨日一见,恐怕四妹妹让他骗了。”

她语气一转有些担忧。

“闻人宴上那么多人,他都能那般无礼,那往后四妹妹…”

柳姨娘咬牙切齿,面容扭曲。

“瑶瑶说哪里话,你四妹妹最喜雅静,和四皇子也不过是泛泛之交。”

“她知法守礼,怎会和男子独处。”

安珺瑶像是被吓一跳,小声开口。

“女儿也只是担心,毕竟四皇子和太子局势不同,四妹妹代表的可是我们安穆侯府。”

”哼。”柳姨娘还以为安珺瑶是嫉妒了,“瑶瑶放心,惜若和太子关系深厚,断不会做出蠢事。”

“够了!”

安穆侯眉眼一厉,他常年在外,为的就是把侯府脱离夺嫡之争。

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和太子四皇子都有瓜葛。

他意有所指的看向柳姨娘。

“惜若身子不好,进来就少出府走动,安心在家多修养修养。”

“侯爷?”柳姨娘惊讶的抬头。

“惜若怎么能待在家里,陛下今晚还有设宴呢。”

“陛下设宴是为了瑶瑶。”安穆侯下定决心,“惜若今天就待在家里,哪也不许去。”

柳姨娘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但这次宴会都是百官的公子小姐。

没准能让惜若再结交些权贵,提高身价。

她只能想尽办法弥补。

“侯爷,您带回来的云锦正准备给惜若裁衣,岂不浪费了…”

“姨娘说的是那九天玄色云锦吗?”

安珺瑶笑嘻嘻的挽着父亲的胳膊开口。

“姨娘不用担心,父亲已经都送给我了,让妹妹不用再去要了。”

安穆侯无奈的拍拍她的头,“不就云锦吗?之后好东西爹爹都给你带回来。”

这话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柳姨娘脸上。

她用力握紧茶杯,面上挂着笑容,牙底却恨得直痒痒。

这个草包也不知道落了水后抽了什么疯。

现在让她得意一会儿,等侯爷出门了,有她哭的时候。

思及此,她舒坦不少。

却没看到身后安珺瑶讥讽的笑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