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北凉王徐北凉

北凉王徐北凉

北凉王徐北凉

连载中
  • 作者:凯神叫二哈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2-05-27 14:12:03

火爆新书《北凉王徐北凉》由凯神叫二哈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北凉苏芷柔,内容主要讲述:封王拜侯,万人之上,五年潜逃,一朝归来。他是五年前锒铛入狱的徐家大少,同样也是北境新王。至此以后,国可守,家可护,徐北凉不悲凉!...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将军,北帅来信,祝贺将军大破敌国。北帅已为您奏表请功,挂帅印,进王爵!封号北凉王。”

“贺北凉王!”

龙国北境,战区作战室,数十位将领齐齐跪地,目光炙热的看着主位上的年轻人。

此人名叫徐北凉,北凉军统帅,如今北境的新主帅。

五年前,他以逃犯的身份入北境,凭着手中的刀杀出无数军功。因此得老北帅叶镇北赏识,认为义子,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一将功成万骨枯!

徐北凉并未被加官进爵所打动。

他深知此战并非他一人之功。

北境付出了十城十万将士的代价,才换来了他奔袭三百里,灭九帅,破敌都,擒贼主的功绩。

十万英魂,十万家破,换来他一人封王,何其悲壮!

徐北凉鼻子一酸,看着面前的属下,沉声说道:“燃烽火,忌英魂!”

“将军,属下有事汇报。”

就在这时,一道柔美却又不失英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只见一道漂亮至极的身影走进作战室。

来人,正是北凉军十大千帅之一,也是北凉军中唯一的女将军,青蛇。

看到青蛇,徐北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将军!”

青蛇仓促地行了个军礼,脸色隐约带着一丝忧色。

徐北凉看到她的脸色,眉头微皱,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将军,东港传来消息,您的母亲……”

轰!

徐北凉心头一颤,失态地抱住青蛇的肩膀,问道:“我母亲怎么了?”

青蛇低头,一时不敢说话。

她很清楚徐北凉的性格,这个男人一旦动怒,没人能承担的起,若是让他知道母亲的事,东港必将血流成河。

“说啊!”

徐北凉吼道。

“是……”

青蛇深吸了一口气,将一张照片递到徐北凉面前。

接过照片,徐北凉只是看了一眼,瞳孔猛地一缩。

刹那间,无尽的怒火从他的心底迸发,整个作战室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了起来。

“将军!”

所有将领齐齐起身,心头一颤。

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个一人独面千军万马,血洗敌国三百里的男人,手在颤抖!

究竟是什么样的照片会让他这样?

众将领不解,齐齐看向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白发斑斑的女人。

女人躺在一张病床上,面目全非,白发间血污粘连,身上衣服残破,血迹斑斑,隐约还能看到一些破碎的皮肉。那只干枯的手无力地垂在床边,拳头紧握,似乎攥着什么东西。

这是他的母亲。

他徐北凉最亲的人。

“到底……怎么回事?”

徐北凉声音沙哑,紧紧握住那张照片。

“遭人毒打,重度昏迷,恐怕……”

轰!

徐北凉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一片混沌。

其他将领也是一阵震惊!

堂堂北境新王的母亲,为何会落到这种田地?

下一刻,眼睛红的出血徐北凉大喝:“备机,我要回东港!”

他这话一出口,一个没穿军装的人连忙说道:“将军不可啊!此时正值关键时刻,您若不在北境,万一……”

徐北凉猛然扭头,眼中杀意凛然:“你在教我做事?”

男人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低头,再也不敢多嘴。

“备机!”

“是!”

片刻之后,一架战机从北境冲天而起。

战机之上,徐北凉悔恨不已。

五年前他犯事,从家中逃出,至今没有跟家里联系过。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不管过去的身份还是现在的身份,一旦被有心人探查到,家人更危险。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即便这样,母亲还是遭人毒手。

一个万事忍让,朴实善良的女人,竟然被打到重度昏迷,只剩半口气。

不论是谁,都该死!

“快点,再快点……”

徐北凉心急如焚,忍不住吼道。

轰……

战机再次提速,机尾瞬间喷出一道火舌,机身顷刻撞破一片云层。可还没等他们离开北境,好几架印有特殊印记的战机追了上来。

青蛇脸色一变,说道:“将军,是督战卫!”

“不用管他们!”

徐北凉脸色一冷。

“徐帅,请立刻停下战机!身为北境新帅,您不能擅自离开北境……”

徐北凉听到这话,冷声喝道:“都给老子滚。今天东港我回定了,谁敢阻拦,我灭谁。”

母亲危在旦夕,或许自己出手还有一线生机。

可以说,现在徐北凉就是在跟阎王抢命,谁敢阻拦,他就真敢灭谁。

督战队听到回应,有些傻眼。

换成任何一个人,如果擅自离开北境,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发起攻击。

可是,这个男人他们不敢,也不能。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北境早已失守,他们今天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现在该怎么办?”

“马上给叶帅打电话。”

北境帅府,叶镇北接到电话,眼皮不由一跳。

他怎么也没想到,徐北凉会在这个时候离境。

要知道,作为一方主帅,没有调令私自离境,等同叛国。

这个混账!

叶镇北一拍桌子,立马拨通了徐北凉的电话。

大概是气傻了,叶镇北头一次对徐北凉爆了粗口:“混账小子,你特娘地发什么疯?”

他想不通,一项稳重的徐北凉为什么会在这时离境。

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比封王更重要?

“义父,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徐北凉深吸了一口气,即便这样,也难掩声音中的沙哑。

从徐北凉的声音里,叶镇北听出了一丝愤怒悔恨,和深深的自责。

心口莫名一痛,叶镇北叹息道:“小北,你糊涂啊。你要是还认我这个义父,就立刻返回。不管什么事,等国主诏令到了,你再离开。”

“恕孩儿不孝!”

“混账,你知道你现在离境意味着什么吗?叛国,叛国重罪,你承担得起吗?”

徐北凉自然知道叶镇北是为他好。

可他去意已决,就算叛国又何妨?

深吸一口气,他郑重说道:“义父,北境五年,我徐北凉身经百战,抛头颅洒热血,寸土未丢,今更奔袭三百里,大破敌国,北凉此生不负龙国,却有负家人。”

“义父,您的恩情无以为报,这次容北凉任性一次!”

“东港我必回,纵死无惧!”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