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

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

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

连载中
  • 作者:桃花三朵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2-05-27 16:20:08

完整版小说《穿书后,黑化大佬独宠我》是桃花三朵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景瑟程墓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成书里的炮灰女配怎么办?景瑟身体力行的告诉大家,远离大佬,珍爱生命。必须将正主cp给锁死,尊重祝福!可是等等!大佬的眼神不太对劲!直到某一日景瑟被大佬堵到墙角:“听说你心心念念想把我往别人身上推?”“没有没有!”“听说你当众表示绝不会爱上我?”“误会误会!”前有来势汹汹的腹黑大佬,后有无敌团宠技能......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6章

两人四目相对,景瑟惊慌失措的躲避着程墓野眼中的灼灼热意。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有些耳熟。

景瑟下意识的回头,发现是温乐。

她怎么也来了?

景瑟下意识后退和程墓野拉开距离。

但即使是这么微小的动作也没逃过程墓野的双眼,他微微眯眼,黑眸中透露出的深意莫名让人觉得心虚。

温乐这时走了过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盛满笑意和惊喜的看着程墓野,这样的目光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

“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景瑟装作若无其事的站在一旁,顺便用眼神示意程墓野接话,奈何眼睛都快要抽筋了也得不到程墓野的半分回应。

然而她并没有注视到程墓野不悦的目光正停留在她的身上,像是丝毫不在意来人是谁。

温乐继续道,“上次你救了我,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温乐。”

程墓野这才敷衍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这让温乐的脸上有些难堪。

景瑟见情况有些尴尬,连忙上前打马虎眼缓和气氛:“你好,我叫景瑟,这是程墓野。”

“你好。”

温乐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幽怨,随即垂眸掩藏起来。

自从大病初愈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后,她早就找人把程墓野身边的人都了解清楚,其中自然会包括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傻乎乎的景瑟还不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依旧在给程墓野找补,奈何对方完全领悟不到她的意思。

眼看着程墓野朝她越来越近,景瑟突然开口:“啊对了,我突然想起我闺蜜还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

不等程墓野作何反应,景瑟一溜烟的转身就走,给他俩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温乐则趁机道,“景小姐还真是可爱。”

“与你无关。”

违心的夸赞并未得到程墓野的认同,反之引起他的反感,男人脸上神情冷漠。

他没心思和温乐过多牵扯,程墓野掠过她往外走去,脚步还带着几分急切。

温乐笑容一僵,完全没想到程墓野压根不按照剧情套路来,这冷淡的样子哪里像是会对她一往情深的模样?

可温乐不甘心,上前拦住他的去路,

“墓野,我刚进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上回那些人尾随我,他们也认识你,你要是这时候出去,万一......”

她露出一副担忧不已的神情,身上的白莲花属性被瞬间激发,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茶味。

本以为男人都吃这套,殊不知程墓野不是普通男人,反而引起他的反感。

“早知道这么麻烦,还不如不救你。”

程墓野耐心尽失,眼角眉梢都刻着冷意。

温乐心都凉了凉,但她偏不信邪,继续道,

“我只是不想你被他们报复,我知道这件事是我连累的你,对不起。”

她说起话来还带着几分楚楚可怜,要是其他男人看见这梨花带雨的模样,怕是早就心软了。

只可惜她遇到的是程墓野。

男人冷着脸晒笑,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模样。

“既然知道会给别人惹麻烦,就好好的待在家里,大可不必出来找麻烦。”

这话让温乐脸色又白了几分。

她咬着下唇眸中带泪地,妄图引起这个男人的几分恻隐之心,可惜孟乐打错了如意算盘。

“墓野,我......”

“闭嘴。”

“这两个字不是你叫的,注意自己的身份。”

程墓野不带半点怜惜的连番对话怼的温乐哑口无言,就差张着嘴巴嚎哭了。

“怎么会这样?”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温乐站在原地喃喃自语,这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剧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死心的她还是追上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我惹的就该我来解决。”

“不用了。”

程墓野凝眉,幽深的目光落在温乐的脸上,看得她心慌。

甚至就连她原本准备好的说辞都说不出口。

她有种直觉,如果再继续死缠烂打下去,不仅不会博取眼前这男人的好感,还会彻底激怒他。

几乎是想也不想,温乐立刻改变了侧脸,她握着粉拳,一副隐忍的模样。

“既然是这样,那倒是我显得有些不知好歹了,我以后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求之不得。”

程墓野的话气得温乐只翻白眼,怎么会有这么不识趣的男人?

愤恨的横了不解风情的程墓野一眼,温乐气呼呼地径自离开。

好在这条走廊上空无一人,否则她的这些失态行为早就被人听到散布出去,还怎么维持她善良无辜的形象?

“瑟瑟,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走廊拐角处传来文雅的声音,随即就听见一阵被人捂住嘴巴才发出的声响,这些都无一不落的传进了程墓野的耳朵里。

景瑟用力地捂住文雅的嘴巴示意她别出声,她可不想被程墓野知道她没走,而是一直在偷听。

“出来。”

身后传来程墓野深沉的嗓音,带着令人不由得臣服的压迫感。

文雅不断地挣扎示意,整张笑脸憋得通红,根本就喘不过气来:“唔唔。”

“再不出来,明天就上门提亲。”

“别呀,咱们有事好商量嘛。”

一听到结婚两个字,景瑟就开始犯怂,举双手投降。

“我就是没有搭到车,才会留在这里,没有故意要偷听你们说话的意思。”景瑟委屈巴巴地解释着。

程墓野逐步逼近景瑟,眸中神色莫名,吓得景瑟连连后退,直到背靠墙壁无路可退。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