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解毒后,暴君他毁约囚宠医妃了

解毒后,暴君他毁约囚宠医妃了

解毒后,暴君他毁约囚宠医妃了

连载中
  • 作者:江水渭渭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2-05-27 16:03:02

《解毒后,暴君他毁约囚宠医妃了》讲述了江挽云周嘉玉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江挽云穿到了历史上著名的乱世大萧朝,还成了暴君周嘉玉的炮灰王妃!听说这位暴君上位前两任王妃都死在他手里,趁着他还没有得势,江挽云果断决定,必须和渣男和离自己搞事业!大萧朝局动荡不堪,江挽云决定做大萧朝第一乱世女枭雄!把老皇帝从鬼门关救回来之后,老皇帝封她为郡主赐免死金牌,权妃太子抢着拉拢她,晚上回到......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3章

“快快!我还要再买两瓶!不,三瓶!”

一听方才的人又购入了三瓶,其余一些看热闹的人也都坐不住了。

“我也要一瓶!”

“我要两瓶!”

“我要五瓶!”

江挽云喝完最后一口馄饨汤,擦擦嘴巴起身。

“等等!”

她嗓门大,一声喝,把众人都叫住了。

假药贩子打眼一扫这打岔的女子,身着华贵,虽头上没有过多的钗环饰物,可单瞧这一身明橘色的衣裙,绣线精美花样复杂,布料也是软滑似绸缎,阳光之下更有微微的光彩,便知不是寻常人家,赔着笑问。

“这位姑娘,可是要买我的药?”

“我买你这红糖面粉丸子作甚?”江挽云直接戳破他的骗局。

“姑娘就算不照顾在下的生意,也不至于出言抹黑在下吧?这药丸可都是有奇效的,方才大家也都看到了。”

这假药贩子瞧着不过二十郎当岁的年纪,贴上两撇小胡子,擦了点粉便以为自己能扮作老仙师了。

“很简单,这几个都是你的同伙,你们在演双簧。”

“姑娘,你这是血口喷人!”

“你这个腿根本就没跛,还有你这个大瘤子也是假的,不过是用肥肉粘在脖子上装的罢了!”江挽云抓住两个同伙,三言两语就戳穿了他们的阴谋,一手揪住假药贩子的一撇小胡子,硬拽了下来,“你这个胡子都贴歪了。”

几个同伙见势不妙,转身挣脱逃了。

众人见状,纷纷唾弃。

“送官!这种人必要将他送官!”

“你这个死丫头!”假药贩子见状,扔了长幡,和江挽云扭打起来,众人见状,纷纷作鸟兽散。

假药贩子武功底子不错,江挽云纯现代人,最多会几个擒拿打拳的招式,仗着自己有几分蛮力,也不怕。

二人各自摆着招式,怎么看对方怎么觉得对方奇怪。

最后还是王府的侍卫赶到,拿下了假药贩子。

“死丫头你以多欺少!不算好汉!”

“我本来就不是好汉。”江挽云不以为意,“再说了,好汉有什么好的,只有吃亏任人拿捏的份,姑娘我有的是人,打架当然不能自己上。”

“说的有道理。”

在这个门风甚严的朝代,假药贩子竟然感觉自己找到了知己。

“姑娘我服了。”

不到一刻之后,两个人已经聚在馄饨摊的桌子上称兄道弟了。

馄饨摊老板和几个侍卫皆是大跌眼镜。

抓贼的到了最后竟变成了请贼吃饭的。

“江老弟,在这上京城,上流贵人的手咱们搭不上,但若说这市井小道,哥哥我有的是门路,以后有事提哥哥,好使。哥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上京城赵乾坤是也。”

“我这里的确有一桩小事,恐怕要劳烦你。我有一远房妹妹,在上京给大户人家做丫鬟,前些日子突发急症身亡,不知是不是在上京得罪了什么人物,有劳赵兄弟帮忙打探一番。”

市井上混迹的人,消息来路自然是广些,且这秀儿无权势依靠,也不怕将她的名讳说出去。

“交给兄弟我。”

同赵乾坤约好了下次还在馄饨摊碰面,时辰不早,江挽云便上马车回了王府。

王府内,周嘉玉刚刚药浴完,出了浴桶,只着一件白色里衣,坐在榻上,等着江挽云替他针灸。

他面色粉粉红红的,鬓角的黑发湿润,有一缕湿发垂下来,屋子里熏香的味道重,江挽云咳了两声,好不容易拉回点理智。

若是日后开战,只把周嘉玉这厮换出去,也能抵十座城池。

“王妃,今日开始,本王要你做本王的内线。”

“嗯?”江挽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咂摸了下,有些唾弃,“那我不是成了双面间谍了吗?”

“你本来不是吗?”

江挽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迷惑发言。

真以为她是软柿子,瑜贵妃太子捏完又被他周嘉玉捏。

这么想着,江挽云下针的力道不由得重了几分。

“今日进宫替老皇帝请脉,想必也见过瑜贵妃了,她同你说了些什么?”

她发现,周嘉玉对自己亲爹很没礼貌,表面上恭恭敬敬的,私下里一口一个老皇帝,巴不得他早日驾崩一样。

父子俩莫非有什么仇怨?

“不是什么大事。”江挽云干笑着搪塞过去。

要是被周嘉玉知道她在外面说他不举,她十有八九活不过今晚。

周嘉玉也没有多问。

几日之后,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小道消息,稷王年纪轻轻便掏空了身体,可怜了年纪轻轻的稷王妃守活寡,在王府的生活凄惨得很。

周嘉玉这才咂摸出味来,一掌劈碎了桌子。

“好你个江挽云。”

迟早有她后悔的。

然而此时以周嘉玉为原型的各种荒唐的画册绘本也开始销售,更甚者还有直接删除了女主角的,一时间在上京城流传了起来。

江挽云眼见自己推起了一个行业的兴起,自觉不能落后,当夜便执笔夜战,拿出自己初中写言情小说的文笔,洋洋洒洒写了一本稷王同番邦皇帝的二三事。

次日大早天方才亮,双喜进卧房叫江挽云起床,只见她递过来一本册子。

“双喜,我这本书一定大卖,马上找书贩子出版,姑娘我就要发大财了。”

双喜翻开书,就着鬼爬的字看了几页,满脸骇然。

“王妃,这若是被王爷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

“没关系,等他发现,我都已经......走......”

一句话的功夫,江挽云已经躺在床上睡熟了。

梦里她的书摞的天梯一样高,不一会儿就被大排长龙的人一抢而空,从天而降无数枚金币,下雨一样往下掉,她就坐在金币山上数钱,抱着金币山流哈喇子。

江挽云一觉睡到晌午用午膳时方才醒,醒过来吃了顿午饭,期间双喜站在她旁边,欲言又止的,支支吾吾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我这午饭都快吃完了,还没想好怎么说?是不是想预支月钱?要多少?”

“不是奴婢,是王妃你的事。”

“我有什么事?”江挽云不解。

“四小姐来王府小住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