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绝品小医妃

绝品小医妃

绝品小医妃

连载中
  • 作者:苏九辞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2-01-16 12:20:27

完整版小说《绝品小医妃》由苏九辞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幼宜君奕琛,内容主要讲述:【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一朝穿越成妃,坐拥医术无人能敌。谁料绿茶小妾骚操作猛如虎,让她体验到生活不易。她本想太平盛世,可绿茶步步紧逼,她跳起来就给绿茶一拳。从此以后,虐渣打王爷,出逃王府做人上人,她信手拈来,如鱼得水。直到遇到心动的人,她才发现,原来爱情美好如初。...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七章爬狗洞,被狗咬

沈幼宜养了大半个月的身子,现下,终于是活动自如。

这会儿,夜已深沉,沈幼宜带着秋蝉悄**的跑到了后院内。

秋蝉有些做贼心虚道:“小姐,我们要不还是别冒险了,这要是被王爷抓包了,我们肯定没好果子吃!”

想起沈幼宜之前的惨状,她生怕又被王爷迁怒。

可沈幼宜才不听秋蝉的劝告,她在王府里已经憋出膀胱炎了,再憋,她真的快呆不下去了。

“你有这个担心的功夫,不如搭把手把狗洞早点挖通,我们早去早回。”

沈幼宜受不了秋蝉的杞人忧天,这还没出门呢就开始想东想西。

简直就是灭自家威风,助他人气焰!

秋蝉虽然害怕被抓包,可是却仍然蹲下身帮着沈幼宜开始挖狗洞。

两个人认真的挖着狗洞,却根本没有瞧见一抹人影闪现而过,将她们的行踪如实上报。

沈幼宜挖的大汗淋漓,终于是将狗洞挖通了。

可她刚带着秋蝉从狗洞里钻出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双镶着软玉的金丝靴子让她有些狐疑。

这一抬头,就撞进了他的眼里。

“王......王爷......”秋蝉刚从狗洞里钻出来,险些吓得瘫在地上。

只见君奕琛双眼冷意,带着杀意的打探她们二人。

“秋蝉......快,钻回去!”沈幼宜二胡不说连忙就打算爬回去,可来不及了。

眼下,君奕琛用内力活生生的将她吸引而去,菱角分明的手指狠狠卡着她的脖子,让她涨红了脸。

“我的好王妃,你胆子可真大。”

君奕琛在听闻下属禀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还觉得不可思议。

堂堂王妃竟然钻狗洞,实在败坏王府的脸面,倘若传出去,他这睿王的脸面何在!

“君奕琛......你这个只会打女人的狗东西,放开我!”她的嗓音断断续续的骂着。

君奕琛真的想直接掐死她,他不能理解,这世间上怎么会有如此不懂礼节的女人。

今日,他就要替她的父亲狠狠教训她一顿!

整个王府灯火通明,大厅内更是热闹。

君奕琛用内力将沈幼宜丢在地上,硌得她生疼。

秋蝉想要护主,却被侍卫抓了起来,动弹不得。

“来人,拿我的血鞭来!”今天,他就要打死这个女人,才能解他的恨!

沈幼宜忍着痛楚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喘息的说着:“......你除了会用鞭子打我之外,还会做什么?”

“传出去......原来睿王只会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我有什么错需要被你打?我不过想要出府散散心罢了,这也是挨打的理由不成?”

君奕琛抬起手指便指了指她,却不成想被沈幼宜打掉了手指。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是疯了吗?

“指什么指,你妈没教育你这样很不礼貌吗?”她话说出口的瞬间,其实心里也怂。

但她知道,君奕琛恨极了她,不管她做的多好多完美,只要他想,她就得死。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罢了!

不如骂爽了再说!

“沈幼宜,你找死!”说着,君奕琛一掌打在她胸口上,凌厉的风袭来,她撞倒在柱子上。

鲜血从嘴角缓缓流出,刺痛了秋蝉的双眼。

“小姐!”秋蝉奋力挣脱而出,拦在她的面前,恳求道:“王爷,是奴婢告诉小姐府外很好玩,是奴婢让小姐犯了规矩,要打就打死奴婢吧,饶了小姐吧!”

“是,你也该死,自家的小姐都看不住,要你何用!”

就在君奕琛运用内力准备一击毙命的时候,沈幼宜大声道:“君奕琛!我们不如做个交易,如何?”

“你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尽管交代,今夜过后,本王一定会奏明皇上,废了你。”

沈幼宜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自信的说着:“王爷不要太过天真,你比皇上更明白,我嫁入王府是为了什么。”

君奕琛胸腔一团怒火无处发泄,因为她所言,正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国库早已虚空,沈氏作为京城首富,这其中用意的确显眼。

即便他上奏废除王妃,对他而言,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君奕琛看着她,她的眼神里有了一抹得意的光。

他有些疑惑,这个女人,从前可不是这样的。

他开始看不懂沈幼宜,不知道她肚子里卖着什么药。

“王爷,我并不想与你为敌,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她挪了几步,大大方方得走到他跟前谈判,“我只想要一点属于我的自由,我想要无条件出王府的自由。”

“哼,你拿什么来做交易?”君奕琛觉得她的提议十分可笑。

自由,从古至今,女人就应该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何来自由!

“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很久了,我今天站在这里接你三掌,如若我扛得住,那便是我命大,阎王爷不收我,可你也无需再管我,给我出入王府的自由。”

君奕琛挑眉,颇有意思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主动送上门的挨打,他可没有不接的道理。

“如若你死了呢?”他反问着,这女人若是死在王府里,他也有麻烦!

“来人,拿笔墨来。”沈幼宜对身旁的丫头说着,而身旁的丫鬟竟还要看一眼君奕琛。

堂堂王妃,在府里一点权限也没有,真是可笑极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