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京铜记

京铜记

京铜记

已完结
  • 作者:小辉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2-05-27 17:03:19

主角是许明峰赵兴成的书名叫《京铜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辉创作的都市生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出生于景泰蓝手工艺世家的许明峰,怀着对传统手工艺业的热爱和执着,进入老北京有名的景泰蓝作坊铜赵记,在经过拜师学艺,探寻失传工艺,经历亲情的背叛,爱情的折磨等诸多人情世故后,许明峰初心不改,最终在师兄妹的支持下,完成师父嘱托,攻克失传的龙鳞光工艺,造就了景泰蓝的当今辉煌,并顺利完成了传承。...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梁艳,你还以为我会怕你不成吗?”赵岚原本就憋着一股火呢,这时更是恼怒不已,“你要是看不顺眼,有种,咱们也学那些男孩子去北海茬架去。你居然玩这种阴的,你可真够卑鄙**的。”

“切,赵岚,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个土里滚的**胚子啊。茬架,你还是去找别人吧,我才没空呢。”梁艳轻哼了一声,满脸都是高傲无比的神色。

“你说谁**胚子的,臭丫头,信不信我抽烂你这狗嘴。”赵岚气的咬了咬牙,张着一个巴掌就想打过来。

“来来,你打我一个试试看啊。”梁艳这时故意将脸凑了过来,这时候,她可是有恃无恐。

赵岚哪里还想那么多,这就要动手。幸亏,被许明峰给及时抱住了。

“岚岚,你别冲动,千万别再惹事了。”

“明峰,你放开她。这个死丫头,今天居然敢那么骂我,还想打我。长这么大,我还没受过这种气呢。”梁艳越说越气,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地盘。

许明峰却暗暗叫苦,这些北京丫头片子,其实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一旦火起来,那就是个火药桶。

“好了,梁艳,你别说了。今天这个事情,也是因为我引起的,和岚岚没关系。”

梁艳看着许明峰袒护赵岚,更不是滋味。“明峰,你干嘛这么袒护这个野丫头。我今天给我爸说了,等着码事儿结束,他们铜赵记落败了,你就转投我们京铜记,我爸会给你安排最好的职位。”

“哼,梁艳,我看你就省省吧。”赵岚气呼呼的说,“你以为,明峰是那种轻易就被收买的人呢。就算我们铜赵记真的吃不了珐琅器这碗饭,他也不会给你家当上门女婿的。”

赵兴成和沈玉坤哪里见过这俩丫头吵架,本来都看的有些傻眼了。这时候,听赵岚说出这番话,也更是无语了。

“赵岚,你,你以为你谁啊。你凭什么替明峰做主,你是他女朋友吗?”梁艳气的脸颊通红,愤愤的叫道。

“哼,我不是他女朋友,而是他未来的媳妇,我们早就私定终身了。所以,梁艳,你省省心吧。”赵岚这时几乎脱口而出。

她说的也无非是个气话,本来,就是没想太多。

可是,这会儿,包括许明峰在内的他们师徒三人,都有些傻眼了。

尤其是赵兴成,他一向是清清白白,自认为家风严厉,,对子女教育也是很过得去的。哪曾想,自己这女儿,而今却说出这一番大逆不道的话,他也有些气愤了,怒喝道,“赵岚,你给我住嘴,胡说八道什么呢?”

这时,赵岚这时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捂住嘴了。一时间,目光落在许明峰的身上,她也露出了几分尴尬而窘迫的神色。

自然,租觉得无所适从的,却是许明峰。面对赵岚突然说的这么一番话,他一时间有些茫然。

不过,梁艳这时却被气的不行,当下就火大了。“赵岚,你个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让你得意。”

她说着就要动手。但,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断喝。“梁艳,给我住手。一个女孩子家,这么胡作非为,成何体统。”

这会儿,梁艳方才作罢,一扭头,就见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眨着一双非常狭长的眼睛,背着手,快步走了过来。

霎时间,她就像是泄气的气球,迅速走了过去,低着头,小声叫道,“爸,你,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打算闹翻天呢。”那男人叫了一声。

许明峰他们认出来了,这就是京铜记的把式梁博达。

梁博达的身后,还陆陆续续的跟着十几个人。而这些人,都是四九城里非常知名的工艺作坊的把式。

沈玉坤看到这种情景,缓缓说,“师父,明峰,你们看到没,这梁博达可是有备而来啊。居然将四九城里的大部分把式都邀请来了。今天咱们要是落败,那可是丢人丢到家了。”

“师兄,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我们可别灰心。”许明峰看了看沈玉坤,忙说道。

尽管他心里也是没底,可是他很清楚。眼下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对自己有信心。否则,你绝对无法应对接下来的挑战。

沈玉坤暗暗笑了一声,心说,明峰,也就是你能有这么好的心态了。明摆着,这就是一场无法赢的码事儿。

赵兴成看了一眼他们俩,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那神态明显告诉他们,别乱说话。

紧接着,他就径直向前走来,迎向了梁博达。

“赵把式,幸会幸会了。”这时,梁博达也迎了上俩,挤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意。

“梁把式,客气了。其实,我想给你解释下今天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我……”

赵兴成还是抱着几分侥幸的心理,希望能撤销这场码事儿。

但是,他的话压根就没说完,就被梁博达给打断了。梁博达淡淡的说,“赵把式,既然事情已经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看你说那么多也都没什么意思了。现在,在场有这么多的把式见证,咱们就好好的码事儿最好。当然,我心里还是希望你能成事这一场码事儿的。”

这会儿,赵兴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他看了看那些人,硬着头皮说,“好,梁把式,我应了这场码事儿。”

“很好,规矩,你应该也都知道了。”梁博达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两边那早就准备的制作工具等说,“你现在挑一个工作台,咱们十分钟后就开始码事儿。以两个小时为期限,我们就来看看谁做的戒指,更能博得大家的认可了。”

赵兴成听到这里,早就有些丧气了。可是,现在,他也别无选择,只能无奈的应答了下来。

当下,他就带着许明峰他们三人,直接走到了左边的工作台这里。

赵兴成看了看他们三人,说,“你们三人尽快熟悉一下他们的工具,我现在就去设计戒指的花纹。”

许明峰见状,连忙走了过来。他看了看赵兴成,说,“师父,你打算设计什么样的花纹呢?”

赵兴成摇了摇头,看了看他说,“明峰,说实话,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暂时也没什么谱儿。”

许明峰很清楚,此时赵兴成心思已经乱了。就算现在真的勉强去设计,恐怕设计出来的也未必能够成事儿,决然不是梁博达的对手。

他想了一下,说,“师父,要不然,这设计的事情交给我吧。你就和师兄,岚岚他们先制定好工序。”

“明峰,你,你能做的了吗?”赵兴成看了看他,颇为担忧的说,“这可绝对不是小事情。明峰,虽然你之前设计过咱们铜赵记的很多珐琅器的花纹。但,这次的情况是不同的。既要小巧,还要精妙,这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放心吧,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许明峰看了看他,轻轻笑了一声。

话虽然如此,但赵兴成自然也是不太放心。“明峰,你先告诉我,你有什思路。如果我觉得可以,那你在设计也不迟。”

许明峰想了一下,看了看他说,“师父,我觉得是这样。如果单纯比设计,制作戒指的精美繁杂,咱们铜赵记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想要赢得这个码事儿,我们就得学会扬长避短,走一下捷径。”

“哦,是吗?”听许明峰这么一说,赵兴成忽然心里像是被什么拨弄了一下,来了几分兴趣。“明峰,你继续往下说。”

许明峰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师父,我觉得我们要发挥我们铜赵记的特色,比如在釉蓝的色泽,光彩度的表现上,要着力突出。而至于花纹之类的设计,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不需要学习京铜记设计的复杂,反而要越简单越好。当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契合我们这个铜赵记的釉蓝的主题,就再好不过了。”

听到这里,赵兴成转忧为喜,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他拍了拍许明峰的肩膀,忙说,“明峰,你这个思路非常好。恩,这设计就由你来做,我很放心。”

“爸,你和明峰嘀嘀咕咕的再说什么呢?”这时,赵岚凑了过来,无比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岚岚,你的掐丝技艺最好,接下来你主要负责掐丝。”赵兴成也不和她多说什么,当下就开始给布置任务了。

许明峰也不敢耽误时间,当即,就开始进行设计了。

“你就是许明峰?”正在这时,有人叫了他一声。

许明峰一抬头,赫然却见是梁博达。他愣了一下,忙站了起来,很恭敬的答道,“你好,梁把式,我就是许明峰。”

梁博达这时应了一声,然后上下打量着他,眼神里充满了赞许和欣赏。“恩,果然是仪表堂堂。怪不得,我家艳艳成天嘴里念叨着呢。”

许明峰隐约听出了几分别的味道来,有些尴尬的说,“梁把式,梁艳和岚岚之间其实有些误会,我希望你千万别介意。”

“哎,那都翻篇的事情了,咱们不提了。”梁博达一摆手,笑吟吟的说,“明峰,我可是听了你的很多事迹啊,你小子现在也算是我们珐琅器制作行当里的一颗明星了。”

许明峰也不知道梁博达究竟什意思,不过他也很客气的应答,“梁把式,你客气了。其实,这都是因为我师父的教诲。”

“哈哈,明峰,看不出你还挺谦虚的。”梁博达笑了一笑,眼眸之中更是放射着光芒。“今天,你也见识到了我们京铜记的规模了吧。实话给你说吧,在咱们四九城这珐琅器的手工艺制作行当里,我们京铜记算是首屈一指的。同时,也是全行业里发展最好的。”

“恩,梁把式,这些我都知道。据说你对经营管理非常有一套,你最近引用国外的那些企业化的管理模式来对京铜记进行改革,让贵作坊焕然一新。说实话,这也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许明峰对京铜记其实也做了很多的研究。其实,对于传统的手工艺作坊,而今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改革开放这个新浪潮中,如何顺应时代的发展。

毕竟,时代在进步,很多传统的东西,都被认为过时了。而你要是不做出努力和改变,稍不注意,就会被淘汰。

而事实上,这么多年来,许明峰已经亲眼见证着很多老北京的传统产业日渐衰微,甚至走向消失。而对于景泰蓝行业而言,同样面临不小的压力。有很多手工艺作坊,就因为经营不善,陆陆续续的倒闭。而不少,还是传承了数百年的京城老字号。

梁博达听到这里,更是流露出了几分欣喜来。“明峰,真是难得啊。你这个年纪,能够有这样的见识,可比那些老古董强多了。我给你商量个事情,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啊?”

“梁把式,你说!”许明峰也没多想,就直接说了一句。

“恩,明峰啊,是这样的。你看你这样有才华的人,留在铜赵记这个地方,实在是有些屈才了。我觉得,你应该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平台。”梁博达笑了一声,说,“等这个码事儿结束后,如果你不介意,就来我们京铜记。你放心,我一定会重点培养你。甚至,将来可以考虑将京铜记交给你继承。”

如果是对别人,开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想来定然是要非常动心了。可许明峰却很冷静,甚至说,他丝毫没一点动心的。他只是看了看徐梁博达,用很平淡的口气说,“梁把式,谢谢你的好意,我……”

“哎,别急着回答。这样,你可以先考虑一下。”说着,笑眯眯的走了。

“明峰,梁把式找你说半天,都在谈什么呢?”这时,赵兴成过来了。

看的出来,他其实早就注意到这些,一直想过来了。

许明峰倒也没隐瞒,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同时,连忙表示自己的意见。“不过,师父你放心,我根本没答应他。”

赵兴成听完,依然是气愤难当,恼火的叫道,“梁博达,你未免也太小人了吧。逼着我去和你码事儿,现在居然还想挖我的墙角。明峰,你没让师父失望。像梁博达这样的人,背祖离宗,居然把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手工作坊,利用洋鬼子的那一套什么狗屁管理模式来进行改革,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就他这改成四不像的作坊,给个把式,我都不去做,我还害怕死后没脸去见祖宗的。”

听到这里,许明峰也有些哭笑不得了。“师父,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其实,梁把式他这只是对作坊进行一些改进,这是顺应时代。”

“什么狗屁顺应时代,就是崇洋**。哼,当年他们铜赵记的把式被八国联军抓过。我看就是做洋奴做多了,太丢中国人的脸了。”赵兴成越说越气,甚至有些吹胡子等言论。

许明峰看到这里,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么长时间了,对师父,他还是很了解了。虽然赵兴成在技艺上很高超,可是他却是个极度守旧的人。他认为试图去改变传统的的行为,都是大逆不道,是对祖宗的不敬。

“赵把式,现在,我们要开始码事儿了,不知道,你们这里准备好了没有?”这时,在对面早就准备停当的梁博达,看了看赵兴成,轻轻问道。

“好了,梁把式,我们可以开始了。”赵兴成自从刚才得知梁博达居然敢背着他挖自己的徒弟,此时心态都变了。本来,他就对梁博达引进国外的企业管理模式对作坊进行改革意见很大。经过这个事情,算是彻底站在他的对立面了。

梁博达微微颔首,当下就开始着手进行手里的活计了。

这时,许明峰拿出设计好的画稿,递给了赵兴成。“师父,我设计好了,你看如何?”

赵兴成迫不及待的拿着画稿仔细看了一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明峰,这,这是不是设计的太过简单了,能行吗?”

“师父,你放心吧。我保证,绝对万无一失。”许明峰看着赵兴成,充满信心的说道。

此时,赵兴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他咬了咬嘴唇,心一横,说,“行,师父今天就信你一次。如果真的不成事儿,大不了咱们师徒四人去什刹海乞讨去,总不至于饿死的。”

许明峰闻言,也是有些无语的。

接下来,他就开始给赵岚和沈玉坤布置任务了。沈玉坤主要负责对铜胎的锻打,酸洗工序。当然,这对他而言,也是最为在行的。沈玉坤似乎对铜胎的锻打,酸洗有一种天赋,制作出来的铜胎算是他们几个人中最为出色的。不过,也仅限于此。

而赵岚,则是负责制作依照设计图进行花纹的掐丝。掐丝对赵岚而言,也是最拿手的好戏。也许,这也是继承了父亲的一部分遗传基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