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蛇嫁女

蛇嫁女

蛇嫁女

连载中
  • 作者:苏凉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2-01-15 13:00:38

完结小说《蛇嫁女》是苏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裴意元止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经营了家纸火店,可店里最好的香火全部都用来供奉一张无名牌位。有一天,牌位倒了,我也差点丢了性命。直到家里来了个神秘矜贵的男人,说要收我做出马弟子保我平安.........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8章

我大惊失色,直接将手中的椅子砸向他,自己则往后院跑。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一下砸歪了,他几步就追上了我,直接将我按在了店里的方桌上。

衣领被扯开,我哪里还能继续装哑,扯着嗓子向元止寒呼救。

我刚一开口,压在我身上的赵大山突然间失了力道,整个身子仿佛被什么拖住,直接往地上滑去。

我护着领口从桌上下来,正好元止寒也从后院赶来,我想也没想就躲到了他身后,这才有胆子看看赵大山是什么情况。

他趴在地上,一条黑色的巨蟒从他的双脚处缠绕住他的身体,直接将他整个人拖住,巨蟒昂起蛇头,连带着他也被托起,高高的悬于地面之上,脸憋得通红。

那巨蟒对着元止寒嘶嘶的吐着蛇信,似乎在等待着他发号施令。

元止寒也并未多言,只是长袖一挥,巨蟒立即收缩起蛇身,将赵大山缠的越来越紧,他本来还能断断续续的求饶,这样一缠,直接发不出声了。

若不是手上还不停的坐着求饶的动作,我都要以为他被这巨蟒缠死了。

眼看着他已经是有进气没出气,两行眼泪和着鼻涕直流,我生怕闹出人命,只好扯了扯元止寒的衣角。

“够了吧?他已经受到惩罚了,要是再继续下去,他必死无疑。”

“本座就是要他死。”

元止寒淡漠如斯,仿佛收走一条人命,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稀松平常。

对于他是如此,可我终究还是做不到袖手旁观。

于是软着声音再次劝道,“还是算了吧,他要是死在我家,我也有逃不了的干系,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您也当做日行一善,饶他一条性命可好?”

他看向我的眼神中带着通透,好像是要告诉我,我那些心思,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的。

我尴尬的赔着笑,继续晃了晃他的衣角。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听我劝阻的时候,他却恨铁不成钢般的叹了口气,“蠢货,哪天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口里虽是这么说的,但他还是挥了挥手,让那巨蟒将赵大山放了下来。

赵大山已经吓破了胆,身下早就湿了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不可言说的尴尬。

“再来叨扰,本座要你的狗命,滚!”

随着元止寒的威胁,那巨蟒的蛇头也逼近赵大山,仿佛也在威胁着他。

赵大山估计是强撑着两条腿,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仅此一次,本座卖你这个面子,以后再妇人之仁,小心本座连你一起吞了。”

我吐吐舌头,连连点头,心里却清楚,他的威胁在我做了他的出马弟子之后,就早已久无效了。

知道自己惹得他不快,我一上午都是鞍前马后,生怕这位爷心里憋着什么气,不过看着他的气色比前几天好了很多,即便是赔着笑,我心里也莫名的舒坦。

日到中午,这家伙居然也破天荒的坐在了饭桌上,可怜我这下手没个准,做的饭根本不够两个人。

可我哪敢怠慢了他,即便知道他不用吃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饭食也没任何影响,还是把大半的米饭放进了他的碗里。

他看着我们两人的饭碗,“就这么点,你吃得饱?”

我差点被一粒米噎死,看着他眼底的了然,只能硬着头皮埋头干饭,“我...我减肥,吃得少。”

不过好在,我的肚子想我抗议之前,元止寒将他碗里的米饭推给了我。

“本座不需要这些。”

他大抵是讲究吃不言、寝不语,全程都不曾和我讲话,我也不好意思打开话匣子,饭桌上安静得很。

这些东西本就是我一个人的饭量,将碗底吃了个干净,我勤快的收拾了碗筷准备去洗,此时外面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游街一般,喊打喊杀的。

我不想管那些八卦,可这声音在我家附近迟迟不曾散去,我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人敲打我家的大门,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大门抵住。

可没等我推个重物过去抵门,哐当一声,我家的院门竟被他们生生撞开了。

“就是她,她根本就不是个哑巴,这么多年来装聋作哑,潜伏在我们村子里,养一些阴邪之物,今天被我无意间撞见,居然还放出一条黑色大蟒来吓唬我,差点就把我灭口了。”

上午刚刚来闹过的赵大山此时带领着一众村民围堵在我家门口,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什么铁锹、锄头、竹竿之类的,总之来势汹汹。

“裴意本来就是蛇女,李大就是被她害死的,她现在还想祸害我们其他的乡亲,一定要把她赶出去,否则我们全村都会遭殃的!”

李二手里举着锄头,一副为众人伸张正义的样子。

村民们更是积极的响应着他,几乎对我是喊打喊杀的。

我此时才觉得,元止寒骂我蠢是对的,我就不该放过赵大山,给了他这条造谣生事的命。

正当我后悔之时,不知什么东西砸在我的额头上,我脑袋一晕,额头上鲜血直流。

一时间,密密麻麻的石子向我飞了过来。

“蛇女,滚出烛家村!”

我护着头部,承受着他们对我的谩骂。

不过这疼痛并没有持续多久,我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从地上拉了起来,元止寒挡在我的面前,在他身后,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墙体,阻挡了一切外力的伤害。

我被砸的生理眼泪直流,他看着我,秀气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表情越发的凶狠了起来。

他回过身,手臂一挥,那些石子反向而飞,将与我对峙的村民砸了个头破血流,一时间哀嚎遍地。

“本座只警告你们一次,管好自己即可,伤及他人,必遭报应。”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