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水浒我为王

水浒我为王

水浒我为王

已完结
  • 作者:风波恶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2-01-15 13:43:51

主角是韩天麟尉迟孝的小说叫《水浒我为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波恶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七雄扰扰乱春秋。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变桑田古路。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水,恐伤弓远之曲木。不如且复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十章原来是她

鲁达,韩天麟两个人在官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一步一步艰难的朝着城门口杀过去,可是每行走一步,都会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官军阻拦,以至于两个人每一步都要大杀四方才能前进。

看着人数越来越多,渐渐的鲁达和韩天麟两个人有些吃不消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再这样下去,他们可就活活的被官军的人海战术给耗死了。

官军越来越多,韩天麟手中的兵刃早就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是太轻一点也不趁手,每一次都是没使几下便已经不能用了,只能扔掉,重新从官军手中抢兵器,要是自己的擂鼓瓮金锤在这里就好了,可惜已经让尉迟孝架着马车送出城外去了。

“哥哥莫慌,俺来也!”

就在韩天麟一边浴血奋战,一边吐槽着手中的兵器的时候,城门方向传来一声大喝,即便是现场喊杀声震天,韩天麟也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可见这声音是有多么的大。

光是听这个声音,韩天麟就知道是谁,傻英雄黑面神尉迟孝,除了他没有别人,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尉迟孝的声音他是太熟悉了。

紧接着,只见城门口处一阵大乱,鸡飞狗跳,尘土飞扬,不多时,密密匝匝的官军人群,便被尉迟孝架着马车,一路疾驰,硬生生的打开了一个通道。

尉迟孝架着马车,来到了韩天麟的跟前,拿手一指后面马车上的擂鼓瓮金锤,嘿嘿一笑,说道:“嘿嘿,哥哥,俺就知道你需要这大锤子,所以俺便驾着车给哥哥你送过来了。”

此时形式危机,韩天麟也顾得不夸奖尉迟孝,只是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猛地跳到车上,一伸手将那一对巨大无比的擂鼓瓮金锤抄在了手中。

“哈哈哈,痛快,痛快,拿命来!”有擂鼓瓮金锤在手,韩天麟的底气立马就硬了起来,当即仰天长啸,大喝一声,直接跳到了人群。

“轰!”

双锤砸在人群之中,一声巨响,直接有几个官兵被韩天麟的双锤砸成了肉饼,剩下周围的好几十人,都是断胳膊断腿,那情形真是惨不忍睹。

一众官军一见韩天麟如此的勇猛,心生胆怯,纷纷后退,不敢再上前,以至于再韩天麟的周围十几米的范围之内,竟然出现了一个空区。

有了韩天麟在前面开路,鲁达和尉迟孝两个猛人在左右护卫着,官军也是拿他们没有一点办法,只得让他们出城。

可是就在他们快要出城的时候,突然身背后,城中传来一声大喝,三个人回头一看,不由得眉头一皱,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但是除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尉迟孝。

只见从城内一对马军飞奔而来,来至近前,缓缓的停了下来,三个人看得清楚,为首的是一员老将军,面容刚毅,一对虎目炯炯有神,花白的胡须胸前飘洒,根根露肉,条条透风。

在老将军身背后的还有一员女将,但见那女将顶盔又贯甲,耀眼起光华。头戴飞凤盔,上錾七星花。相衬金叶铠,美玉放光霞。狐狸尾,两肩搭。雉鸡翎,脑后插。

八杆护背旗,风摆飘洒洒。内衬丹红袍,外罩柳叶甲。九股鋬甲绦,前后紧紧扎。腰系珍珠带,尖刀两面插。两扇鱼塌尾,上绣牡丹花。生成芙蓉面,面似粉桃花。苗条杨柳腰,年在十七八。手使绣龙刀,胯下桃花马。文武双全女中魁,十人见着九人夸。

在往后还有十几员将官,都是顶盔掼甲,罩袍束带,手持兵刃,胯下宝马,气势威猛如虹。

韩天麟不认得几个,但是鲁达可是全都认得,为首的那位老将军不是别人,正是西军大将,种家军的领军人物,小种经略相公种师道。

“兄弟,那位老将军便是小种经略相公种师道,他后面的那位女将乃是相公大人的女儿,人称小木兰的种月红,别看她是个女的,本事可是不低,征战沙场,一点都不输给咱们爷们儿,所以这才有了小木兰这个绰号。至于说他们后面的那些将官都是相公大人麾下的大将,实力有的跟洒家都不逞多让。”鲁达在韩天麟的耳边给他介绍道。

韩天麟顺着鲁达的介绍,一个一个的打量着他们,可是等他看到小木兰种月红的时候,便是一愣。

“没想到是他?”

韩天麟低声说了一句,这小木兰种月红不是别人,正是她在大街之上救下来的那位姑娘,没想到还是一位巾帼英雄。

再看种月红显然也是认出了韩天麟,俊俏的小脸上也是有些惊讶,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居然会在这个形势下再一次的见到。

“鲁达,你也是本府器重的大将,平日里你浑浊闷楞也就罢了,本官不与你计较,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那郑屠打死,你可是闯下了弥天大祸,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老将军种师道横刀立马,银眉倒竖,威严无比,威风十足,指着鲁达喝道。

“哈哈哈!”

鲁达仰天长笑,然后回答道:“相公大人,洒家不觉得洒家做错了,那郑屠平日里欺软怕硬,无恶不作,洒家将他打死那也是为民除害,为何到了相公大人这里便是无故杀人了呢。”

“还不是那郑屠乃是西北监军童贯老贼的狗腿子,你相公大人惹不起那老贼,所以这才任由郑屠这厮为非作歹,此等朝廷,此等军队洒家还要他做甚!”

鲁达的一番话,句句都是实话,说的种师道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过了好半天这才缓了过来,气的胡须倒竖,指着鲁达大喝一声,说道:“好,鲁达,既然你如此冥顽不悟,那就休乖本官无情,哪位将军与我斩杀此反贼?”

“相公大人,末将愿往!”

种师道话音刚落,从后面便冲出来一员将官,面色微黄,腮边三缕长髯,手中一杆三停大刀,此人乃是小种经略相公麾下将官,名叫沈开明,也是一员猛将,平日里深得种师道的信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