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连载中
  • 作者:华媛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2-01-15 12:58:27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讲述了主角丁若瑜季时简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一朝穿越,知名的神医指挥官居然穿成了宁南侯府嫡女!...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1章

因为方才青芽出事的缘故,整个栖枝院中的下人几乎都被遣散了出去,现下老夫人一来,以至于丁若瑜身边出了一个青栀外,再无一个能够使唤的人。

庭院中的气氛一触即发,丁若瑜微微扬着头,下颔勾勒出一道优美的下颔线。

她一双黑亮的眼眸中冷意迸射而出,仿佛她面前站着的不是她亲祖母,而是有着血海深仇的宿敌。

“丁、若、瑜!”老夫人瞪着眼怒斥一声,脸上的肌肉轻轻一抖,被怒气逼到了极致,“你想要证据,那个得了怪病的丫头就是最好的证据!我早知你心思不正,只怕是因为昨日的事情你还怀恨在心,所以你才故意害了人!”

“你简直恶毒!”老夫人一双.沟壑遍布的手颤颤巍巍的指向丁若瑜,“若不是看在你身上还有我丁家的血脉,我定要将你扭送至官府!叫他们扒了你这毒女的皮!”

“还等着干什么!”老夫人用拐杖猛戳地面,话音都打折颤,“拿——拿下!”

场面再次变得混乱起来,眼看着那一群人扑上前来,丁若瑜静静的站在原地没动。

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时,她一把将青栀推到一边,无声的对她做了一个口型。

青栀瞬间会意,混在人群中悄悄从栖枝院溜了出去。

没了那一阵吵闹的声音,青栀却不敢放松。

丁若瑜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恐怕很难再有机会反抗,她必须尽快找到唯一愿意救丁若瑜的人。

丁毅国所住的主院位于整个宁南侯府的最中心,穿过一条条道路,青栀终于看到了正院的影子。

那一栋红墙黑瓦的独立院落在此刻成为青栀心中成为救世主一样的存在。

“侯爷!侯爷!”青栀一跑进就开始大喊。

她一身大汗淋漓,在刚刚开春的天气里被沿路的微风一吹,无数的冷意从骨骼中透出。

青栀却不觉得冷,她被丁若瑜的情况牢牢牵扯着,其他的什么都想不到。

“侯爷!”青栀又叫一声。

不多时一名穿蓝布衣裳的小斯将院门从里边拉开,他皱着眉问青栀,“什么事在外面大喊大叫的?若是打搅了侯爷休息,仔细你的皮。”

青栀当下什么都顾不得,她拉住面前小斯的衣袖,慌乱道:“这位小哥,求求你让我见见侯爷,我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现在大小姐出事了——”

一句话刚说完,丁毅国大约在里边听到了动静,迈步从屋中走了出来。

“怎么了这事?”丁毅国打量了青栀一眼,紧接着面色一顿,认出了她的身份,“你是跟着瑜儿的那个小丫鬟,这般慌慌张张的,是出了何事?”

终于见到丁毅国,青栀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道:“侯爷,大小姐出事了......您可以过去看看吧!”

青栀忍不住哭了起来,抽泣道:“老夫人带了一大堆人去我们院中,正要把小姐抓起来......”

丁毅力脸色一变,“赶紧带我过去。”

赶到栖枝院时,里边依旧闹哄哄的。

青栀领着丁毅国进了门,便见一大堆人群中,正有一道瞟色身影在剧烈挣扎着。

今日丁若瑜穿的便是一套瞟色的衣装,青栀当场落下泪来,大喊了一声小姐便不管不顾的扑进了人群中。

一阵混乱之中,丁若瑜的衣裳跟皮肉都难以避免的被抓破了。

她前世职业特俗,对待这些活在深宅大院中的妇人本该不在话下,但无奈这幅身体实在太过病弱,她一身功.法竟然使不出来!

“都住手!”丁毅国面色铁青的大吼一声,正忙着要去抓丁若瑜的一众粗使丫头被吓得愣在原地,纷纷不敢再有动作。

丁毅国的脸色难看得能杀人。

在一众人群之中,丁毅国成功的找到老夫人的身影,他一个大跨步走了上去,语气沉沉的质问老夫人,“娘,你这是做什么?瑜儿做了何事,竟让娘这般动怒?”

事情被打扰,任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老夫人也忍不了,她不答反问道:“以前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家中,这回倒是来得快。”

丁毅国听出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尴尬道:“娘,瑜儿好歹也是你的亲孙女,她如今年纪也不小,您也给她留点面子吧,究竟是什么事惹得您发这么大的脾气?”

丁毅国说话时带着笑,但这依然没有让老夫人的脸色好看半分。

“她害了人!”老夫人的拐杖重重杵地,激动道:“丁毅国,你直到现在还有护着这个孽障吗?”

“爹,我没有!”丁若瑜连忙喊道。

“你!”老夫人猛地将拐杖甩出,直直冲丁若瑜砸去。

眼靠着异物直冲自己飞过来,丁若瑜身形灵敏的往旁边一躲。

拐杖落了个空,砸到地上后又滚出了几丈远。

丁若瑜一把挥开身边还挡着的人,慢慢走到丁毅国面前,委屈道::“因为瑜儿从昨日落水后身体不适,今日一早我便带着青栀出了门,可谁知刚刚一回来,便有人来告诉我青芽出了事情,她全身突然生出了留脓的黑斑,瑜儿只得让人将她抬下去医治。可是事情刚安排好,祖母便带着人上门来抓我了......”

“祖母口口声声说是瑜儿害了青芽,可是出事时我都不在府上的,又如何能害她?”

“爹爹——”丁若瑜带着哭腔喊道:“我分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祖母就带着这么一大堆人来抓我,甚至连一句原因都没有问过,我就真的那名让人讨厌吗?”

“瑜儿......”丁毅国一时之间愧疚万分,伸手要去抱她。

一双手刚伸出,老夫人暴喝一声,“胡说八道!我——”

丁若瑜看向老夫人,“祖母,那瑜儿口中可有一句谎言?难道是瑜儿记错了?祖母竟然问过我的?”

“你、你——你这孽障!”

这么多年,老夫人一直将丁若瑜看做宁南侯府的累赘,她不喜欢丁若瑜,所以在接到消息时立刻带了人来问罪。

可眼下的情况,彻底违背了她的计划。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