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醋了

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醋了

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醋了

连载中
  • 作者:小酒轻轻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2-01-16 15:30:18

小说主人公是顾云暖傅寒琛的小说叫《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醋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酒轻轻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云暖用了十年时间都没能让傅寒霆爱上他,一咬牙给他送了个大“惊喜”,带着他两个孩子跑路。五年后回国,发现傅寒霆身边跟着的小包子居然和她的龙凤胎长得一模一样!“你偷我儿子!”傅爷两腿一跨,把她抵在墙上,“把话说清楚,谁偷谁的?”“嘤嘤嘤,你凶我......”顾云暖小嘴一瘪,他立马抱起来哄,“小祖宗,我......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三章先生,你认错人了

“笙儿,爸爸妈妈回来了,别怕啊,为什么不吃药呢?”

顾欣雨急匆匆的上楼,拿备用钥匙打开傅云笙的房间,一把将他从床里抱起来,死死的扣在怀里。

她手上用了些力气,把气全都撒在这个小贱种身上。

哪知,下一秒,傅云笙张口咬在她手臂上,两侧的咬肌都紧绷了,足以见得用了多大的力气,顾雨欣细腻的肌肤上很快渗出了丝丝鲜血。

“啊!”

她想都没想,把他拎起来扔床上,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寒琛,你看看他,我不过就是问了一句为什么不吃药!”

傅寒琛面色冷沉,目光瞬间变得幽冷。

五年了,自从傅云笙来到他身边,便是顾欣雨一直在照顾着,傅家上下被下了禁口令,谁也不准透露半句有关他的身世。

可傅云笙对“妈妈”就是喜欢不起来,连靠近都不许。

久而久之的,顾欣雨拿事业做借口,拍一部戏便是几个月,她有时间溜回来找傅寒琛,却从来不会过问云笙一句。

不是亲生的,终究生疏。

“滚出去。”

顾欣雨浑身一震,“云笙,你帮我给你爸爸说说,我也是为你好......”

“你不是我妈妈!”

傅云笙抹抹嘴巴,怒瞪回去,眉眼间阴鸷冷傲,隐约可见几分傅寒琛的影子。

傅寒琛使了个眼色,管家立马把不停叫嚷的顾欣雨给带出去了。

他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在腿上,拿起抽屉里的药瓶,往手心里倒了几颗。

“怎么又不乖了?”

傅云笙不给面子的嗤了一声:“说得好像我乖过似的。”

“你这股反劲,也不知道是随的谁。”

“那爹地说说,我是随谁呀?”

傅云笙眨巴着一双黑咻咻的大眼睛,咻咻的看着他,嘴角似模似样的勾起一丝笑弧。

腹黑小狐狸的款儿拿捏得足足的。

“顾欣雨就是你妈妈,你试探我再多次也没用。”

“哼!”

傅云笙抢了两片药丸,用清水吞了,然后翻身躺下,酷酷的拿**对着他。

小嘴儿里哼唧唧的诉苦:“没有妈咪疼的小宝贝真可怜。”

傅寒琛捏了捏眉心,“我疼还不够?”

“......”您老人家哪里来那么大的脸,心里都没点数的么。

连个五岁小孩儿都糊弄不了,也好意思?

那个坏女人才不是他妈妈!

小时候他渴望顾欣雨抱,可那女人每次都只是拿他当邀宠的工具,别人的妈妈都是又宠又爱的,可顾欣雨对他是非打即骂,看他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嫌恶和贪婪之色。

早晚有一天,他会找到自己的亲妈妈的。

晚餐过后,顾欣雨穿着清凉去敲书房的门。

“寒琛,我有事想和你说。”

傅寒琛幽深的黑眸内染上一丝嘲弄的笑意。

她抖着胆子进来,故意把肩膀上的披肩滑下一半,绕到他身后的大班椅,纤纤素手搭上他的额头轻轻按揉。

“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今晚我留下陪你好不好?”

顾欣雨瞥了眼桌上的咖啡,已经动过了,心里涌上一阵雀跃。

她下了足量的药。

“今晚......“

她大胆的挑开男人的西装,手往下钻,连纽扣都没摸到,突然手腕被拽住。

捏碎她骨骼的力道,疼得她惊声尖叫,脸上矫揉造作的媚态也吓得五官乱飞。

“谁给你的胆子?”语气里透着嫌恶。

凉意杀伐,男人抬眸间,寒潭般深冷的眸子,仿佛千年不化的积雪。

“顾欣雨,记好你的本分,你的位置随时都有人取代。”

顾欣雨浑身一震,莫大的威压镇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然后,傅寒琛起身,脱掉西装,扔脏物一般扔在地上。

手腕上的疼痛钻进了心里。

她死死的拽着裙摆,不甘心的问:“那你为什么要留我在身边这么多年!”

“呵......”

男人薄唇微挑,发出一声短促的讽笑。

半侧回眸,“不留着你的命,她怎么可能会找回来。”

顾欣雨如遭雷击,浑身抖索着滑落在地。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为了那个**!

从头到尾,他都不相信顾云暖已经死了。

难怪,当年她差点被打死,却被他从病房里提了出来,治好她的伤,捧她做影后,将她放在最光鲜亮丽的地方。

却只是拿她当靶子!

好狠,好狠的心!

......

李思思安排的住处是帝寰小区的公寓。

海城最寸土寸金的富人区。

安顿好后,顾云暖立马拍了段视频给六个哥哥发过去,卖乖讨巧的一个个安抚住了,免得他们一个不爽就杀过来。

“云暖,晚上吃牛排吧,你去买,我来做。”

“好的呀。”

顾云暖抓起钱包和车钥匙,在兮宝缠上来之前溜了出去。

“明日,首富傅寒琛和当红顶流影后顾欣雨的婚礼,必将十里红妆,极尽奢华,海城人人皆知,顾欣雨是傅总心尖尖上的人......”

结账的时候,前面LED屏上正播放着渣男贱女的结婚照。

海城人人皆知,她却不知!

结吧结吧,**配狗,天长地久!

可不知怎么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她立马甩开那些糟糕的情绪,结完账后推着购物车去车库,整理好后开了出去。

“砰——”

刚出车库就追尾了。

前面那辆黑色迈巴赫一动不动,车里也没有人下来。

顾云暖只好下车去,敲了敲迈巴赫的车窗。

哪知,车门忽然打开,一只手将她给拽了进去。

仓促间跌进一具滚烫的怀抱里,她被抵在男人的胸膛和方向盘中间,刚要挣扎,头顶落下男人粗重的呼吸,“暖暖......”

一股凉意浇下来,浑身被寒意笼罩着。

她僵硬的抬头,正对上一双黢黑深邃,满是侵略性的眸子。

难道认出她来了!

不可能的,这张脸和五年前只是轮廓没变,但该动的都动了,当时脸上的伤疤没有一处完好的,如今连鼻子高低都改变了,更没有了曾经让他爱不释手的婴儿肥。

顾云暖舔了舔唇,捏着嗓子说:“先生,你认错人了。”

啊!

下一瞬,她双手被举高,后背被抵在了方向盘上,刺耳的刹车上划破天际!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