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贵妃娇纵天下

重生贵妃娇纵天下

重生贵妃娇纵天下

连载中
  • 作者:似朝朝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2-05-27 17:00:13

主角叫林烟宗政越的小说是《重生贵妃娇纵天下》,是作者似朝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林烟被一纸圣旨迎进了宫,刚进宫就被封了贵妃,后宫之中仅次于皇后,她满心欢喜地以为是皇帝真心爱她宠她,到头来却不过是那个男人手里牵制皇后母族的棋子!重活一世,林烟决定不再扮演那个听话的贵妃了,本来就是林家娇纵出来的小作精,凭什么为了个男人就要克制!我偏要作!搅得你的后宫永不安宁!但是奇了怪了,上辈......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林烟闻言一愣。

下棋?

放着这么一个清丽的美人不睡,竟然下了一晚的棋?!

简直闻所未闻,令人匪夷所思,难不成这男人转性了?

可是平日里在她床上的时候,那生龙活虎……

也确实不像呀!

想到这的时候,林烟面上泛起红晕,怕被身侧的宁嫔看到,赶紧抿口茶水缓解心中的尴尬。

“咳咳咳!”

然而,被呛到了。

“贵妃娘娘,您没事吧?”

宁嫔投来关切的目光,满是担忧。

香凝也忙上前,小心地给林烟拍背,“娘娘,可是水温不合适?奴婢这就去换。”

林烟一摆手,“本宫无事,你们莫要惊慌。”

待缓过来之后,林烟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往宁嫔面上扫过,露出一丝迟疑。

见她在若有所思地瞧着自己,本就不好意思的宁嫔,一时间又红了脸,“贵妃娘娘,妾真的没说谎。”

她手紧紧拧着手帕,面上难掩的落寞。

林烟看出她心中的失落,也收回目光。

毕竟除了她之外,所有的嫔妃都盼望着皇上的宠幸。留宿了却什么也没发生,难免让宁嫔多想。

于是林烟抿唇道:“本宫自然是明白你的,这不是你的错。”

是那个男人的错!跟宁嫔下一晚的棋,亏他想得出来!

难不成是前半夜劳累过度,到了宁嫔那没了力气?

她越想越对,甚至还感觉有点感觉对不起宁嫔。

林烟思量片刻,开口安慰,“定然是因为宁嫔妹妹聪慧过人,棋技甚佳,所以皇上才实在忍不住拉着你一同切磋。”

闻言宁嫔面上缓和许多,但仍是没有完全放开顾虑,“真的是这样吗?我还以为皇上是因为不喜欢我。”

林烟暗骂,这个狗男人招惹人家小姑娘,害得人家胡思乱想,真不是个东西!

“怎么会呢?你这样清新可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以后机会还多的是,这与皇上对弈的殊荣,那些人可都没有呢。”

宁嫔这才重新高兴起来,欢快地问道:“那贵妃娘娘,皇上也跟您对弈吗?”

林烟眼神一怔,对弈?确实也是对弈的吧,一般都在床上对弈……

她含糊地回了句,“当然了,也会的。”

二人又聊了许久,宁嫔见林烟眉眼间有了倦意,主动提出离开。

宁嫔离开瑶华宫没一会,中宫就派人送来了太后寿宴需要准备的用具账册。

足足有三四本,交到林烟的手上。

林烟漫不经心地翻了两下,就随手放在一边,有种身不由已的感慨,“拿到这协理六宫之权,麻烦也多了起来,后宫嫔妃这样多,人员混杂,本宫同太后关系也没多好,还要操心这寿宴的事情。”

瞬间她的心情都不美丽了,无力瘫在椅子上,没有精神。

香露听林烟发牢骚,轻声道:“别人都争着抢着的殊荣,娘娘您独得一份,倒还觉得麻烦。”

林烟一想,还真是,这份殊荣可不就是她才有吗?那傅含月想要表现,可是根本没有伸展的机会。

由此可以见得,男人就是不能惯着,你越想要他越不给,越说不想要,他反倒把这权利硬塞到她手上。

她努力说服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随后伸手捞起桌子上的账册,认真翻看,想着傅含月派来的人嘱咐她的话,结合账册来看,确实能通晓不少东西。

若要把账册上的东西准备齐全,应该需要两日的时间,如有缺漏也得整合出来,让内务府提前准备,不能耽误使用。

这些东西如此繁多,要是下人不尽心,非常容易出现乱子。

且不说参宴宾客位份不同,男宾女宾亦有差别,所用的各式用具也都不尽相同,瓜果点心、美酒菜肴,其中说法众多,样样都马虎不得。

随着思考,林烟察觉出一些纰漏,赶紧提笔记下来,想着一会让宫人添进去。

依照往年的摆放喜好,太后对花草类的东西特别重视,这账册里面也特别提到了这一点,那她确实得注重这方面的摆设,不能不当回事,宫人准备时也得好生敲打一番,以免节外生枝。

直到所有账册都看完,林烟得出结论,傅含月给她的这些账册,大多对她真有帮助,不过涉及众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不少,想要一帆风顺也不容易。

林烟当即开口吩咐,“香凝,本宫刚才记下来的这些,到时候要着重跟内务府说清楚,尽量找可靠人盯着点,若是有不顺从的,直接捆了来见本宫。”

“是。”

这是林烟协理六宫以来第一次办寿宴,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风险和机遇都是并存的,若是真的把寿宴办得有声有色,与她而言,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她是对太后没有任何好感,但不代表她不能趁机拉拢。

上辈子太后与她的目标总是背道而驰,那日在慈宁宫发生的不愉快她也都记在心头。

但是不容置疑,太后确实是目前后宫之中最大的势力,她有不可小觑的地位的,不然傅含月那样自视清高的人,又怎会低下她那宝贵的头,同太后假意逢迎。

既然如此,她就要把傅含月想要拉拢的人,先一步拉到自己阵营,哪怕要用尽浑身解术。

如果实在拉拢不了,那也至少不要成为敌对。

若是树敌太多,饶是她有天大的本事,那些人联合起来,群起而攻之,她也无力抵抗。

她清楚地记得,前世的时候,就是太后一直在傅含月身后做助力,被傅含月一步步利用,对自己越来越厌恶痛恨。

甚至在最后时刻推了一把,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若是这辈子还任由太后给傅含月撑腰,她该如何在这后宫之中生存下去!

依靠那个薄情的男人吗?怎么可能!他的眼里只有权力,她只不过是他用来制衡皇后最有力的工具。

林烟眸瞳微眯,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重蹈上辈子的绝境!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