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第一公子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大哥,你看这路我修得可还行?”江缺蹲下身子,笑嘻嘻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江厉。

看着江缺那得意的样子,江厉心里一阵的尴尬。

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土,重新摆出了一副高傲的姿态,“你就修了这么点有什么用啊,我们要修的可是好几里长呢!”

对于江厉的不屑,江缺来懒得跟他挣着那么多。

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大哥,你啊,还是赶紧回家把你的存款好好准备准备,到时候交给我吧!”

“你少吹牛了,虽然我知道你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弄来的石料,修好的这一小段,但是我看你也就只能修这么多了吧?”

江厉之所以敢放出这话来,是因为他已经仔细在周遭看过了,一块石料他都没有发现。

至此他才敢如此的咬定,江缺顶多也就修这么多了。

“大哥你就这么肯定吗?”江缺轻佻着眉毛,一脸戏弄的看着江厉。

看江缺着仿佛已经手拿把攥的样子,江厉的心里面也不由的犯起了嘀咕,底气突然也没有刚刚那么足了。

此时,江老突然走过来开口询问江缺道:“江缺,你就别跟我们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们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石料吧?”

看江老也来问了,江缺也就不在隐瞒了。

抬手轻抚了一下衣袖,“既然爷爷您如此的想知道,那就请您给我过去看看,等您看了之后,自然就会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了。”

说罢,他就带头朝在那里干的热火朝天的劳工们走去,江家众人紧随其后。

随着越走越近,江老他们也逐渐看清楚了那些劳工们的操作。

看他们竟然仅仅就是将铺到地上的石料翻了个面罢了。

江家人全部都傻眼了,竟然还能这么做?

“江缺,你前面修好的这段路,难道就是把原来路上的石块翻了人面吗?”江老一脸震惊的看着江缺。

“对啊,反正这些石料的两面都是一样的,既然这一面用坏了,我们就它们翻翻面,用一只被盖在下面的那面好的继续用,有什么不行的吗?”江缺轻笑这反问江老道。

听完江缺这番解释,江老的心里顿时一震。

是啊,朝廷需要的只是,他们把这条官道重新修缮平整就行了。

有没有说一定要让他们给官道换新的铺路石。

想到这里,江老莫名就感觉有些羞愧难当。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他们江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想的出来。

反而是被他们一直当做窝囊废的江缺想出来了。

就在江老自愧不如的时候,江厉突然站出来冲江缺吼道:“你就把石料翻了翻面,这不是糊弄人吗?”

“糊弄人?”听到江厉这话,江缺眯起双眼,背着双手来到了他的面前。

指着已经铺设好的那一段官道问:“大哥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我这是不是按照朝廷的指示,把路面个修平整了?”

“是平整了没错,但是......你用的还是原本官道上的石料......”

面对江缺不卑不亢的质问,就为了找茬的江厉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朝廷有说,必须要让我们用新的石料替换吗?”江缺继续追问。

“这......我......”江厉顿时被怼的哑口无言。

正所谓此消彼长,他越是不说话,江缺的气势就越足。

“既然朝廷都没有这样规定,我这怎么能算是糊弄人呢,这路是不能走人了,还是不能过车了?”

随着江缺这一连三问,江厉当场就歇菜了,脸憋得通红,愣是屁都憋不出一个来。

看着以前面对自己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江缺,如今竟然当众把他给怼的哑口无言。

这把江厉给气的,伸手就准备去抓江缺给他点颜色瞧瞧。

看他要跟自己动手,江缺脸色一变,正色警告他道:“干什么,我现在可是在拯救我们江家,你老想对我动手,是不是不想让我们江家好过啊?”

江缺这么一喊,立马就引来了江老的注意。

看江厉有要胡闹,江老厉声呵斥他道:“你要是再在这里胡闹,就给我滚出江家!”

听到江老的呵斥,江厉立马将伸向江缺的手给收了回来。

然后一脸委屈巴巴的跟江老道:“爷爷,你没看到这个窝囊废刚刚......”

“闭嘴!”不等他的话说完,江老就打断了他,“他可是想到办法救了我们江家的,你却叫他窝囊废,那么出了事以后,就知道哭喊的你岂不是连窝囊废都不如?”

江老的责备就像是一把铁锤般,直直的就砸在了江厉的心上,让他当场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低下的头也再也抬不起来了。

同时心里面对江缺的憎恨也上升到了极点......

在教训完了江厉以后,江老立即吩咐老管家,让他在去找更多的劳工来,尽量用最快的时间,把这条官道上的石料都给翻个面。

在江家又加派了上百名劳工,日夜赶工的情况下。

紧紧三天不到的时间,这条官道就成功的焕然一新,江家也是提前完成了任务度过了危机......

这天中午,为了庆祝他们江家顺利度过了危机。

江老爷子也是特意在家中大摆宴席,让全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庆祝一番。

在饭席上,江家所有人都在为了度过一劫而喜气洋洋的。

唯独江厉全程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就怕江缺突然来找他兑现之前的承诺。

所以面对这宴席上一桌子的山珍海味,他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随便扒拉了两口,就起身跟江老说道:“爷爷,那个我突然觉得有些身体不适,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不能江老回应,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等等!”就在他离席后,江缺突然叫住了他。

“大哥你是身体不适啊,还是钱袋子不适啊?”江缺背着双手,闲庭信步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坏笑这挑了挑眉毛。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江厉突然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想要不认账。

江缺也早就料到,他可能会来这一套,所以他也早就已经想好办法了。

“噢,大哥你不记得那个事情了是吧?”

“不过没关系,爷爷那天不也在场呢吗?”说到着,江缺直接转头看向了坐在主位的江老,“爷爷您应该没有忘记那天的事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